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27章 碰撞

第127章 碰撞

        刚才燕仁那一枪之威,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就连坚硬无比的战台,都在这种巨压下被崩裂。

        哪怕同为地灵境巅峰的修士,都不可能抗得下来。

        可林渊不仅从正面接下了,而且甚至还出手反击,不落下风。

        就连气息,看上去都没有丝毫紊乱。

        身上更是找不出半点受伤的迹象,    脸色亦平静如水。

        从他身上突然爆发出的灵压,那种惊人幅度的膨胀速度。

        以及明明只有玄灵境,却能发挥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他身上一个个匪夷所思,无法理解,无法令人接受的事实,无人能解释到底是为什么。

        呈现在画面四周的六国修士们,    脸上神情就这样一点点从瞠目结舌,    到沉默无言,    到心神俱寂。

        主战台上,两道人影在不断晃动。

        狂暴的苍焰四散飞射,各种爆炸般的轰鸣声不断响起,战况变得越来越焦灼。

        被辟邪血脉改造躯体的林渊,第二次开启临字秘术,这次的情况,远比第一次要好上许多。

        他的强悍肉身,已经能承受住那暴涨的灵压。

        但这股灵压也不是无穷无尽,必须速战速决。

        林渊身影一晃,骤然出现在燕仁身侧,一剑带起汹涌的灵压风暴,轰向他的侧身。

        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威压,燕仁甩动枪身,口中低吼。

        “苍焰龙炎击!”

        那些围绕在他身侧的苍焰感受到召唤,以瞬息之速在半空相撞,聚成一体。

        其后,一条苍青色的狰狞炎龙从火焰中衍化而出。

        炎龙周身卷起一团团灼热的烈焰风暴,气浪席卷,    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那些烈焰风暴爆炸而开,将汹涌的灵压风暴轻松焚毁。

        随着扩散开来的苍焰,林渊的身形也不得不被逼退,无法近身。

        成百上千道火舌在巨大的战台上混乱舞动,把空气都灼烧得嘶嘶作响。

        燕仁不断朝炎龙输送着体内的火灵,苍青炎龙不断在半空旋转舞动,以获得更大的力量与速度。

        呼!!!

        下一瞬间,苍焰之龙便携着周身火焰暴虐而出。

        伴随狰狞的炎鸣咆哮,它的身躯在极速舞动中呼啸着飞向林渊。

        “来啊!有本事再把它给正面接下!”

        炎龙之后,燕仁的身影紧随而至,他发出一声狂啸,发泄着心中方才被林渊逼退的屈辱与愤怒。

        苍炎枪的整个枪身上,都燃起了深邃到极致的青焰,由燕仁之手,操控着炎龙,长驱直入。

        炎龙所及之处,空间都发生了可见的扭曲。

        铺设在战台台面上的玉石,都被一点点熔化。

        赛场内的上百万修士,都同样感受到了从主战台上涌来的灼热气浪。

        隔着这么远都是如此,可想而知这炎龙身躯上爆燃的灵压之烈。

        就更别说正身处战台上,直面炎龙的林渊。

        “这就是焚苍炎谷的独门绝技……苍焰炎龙,    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种灵压威势,简直令人绝望,地灵境修士都不可能扛得下来吧?”

        林渊的衣袂被扑面而来的气浪吹飞,全身衣袍也被澎湃的火焰风暴冲击得呼呼作响,蓬蓬鼓起。

        但他丝毫没有退却,而是尽全力挥动双臂,倾力释放着从灵根深处暴涌而出的灵压。

        残老村的众老们虽然没有单独教授他何种大剑类的灵技,但他早已将所有攻击的招式融会贯通。

        全身灵力被林渊运转到极致,他一挥、一劈,一砍、一刺。

        毫不保留、不留余地、不知疲倦地,一次次挥出交叉的灵力风暴。

        欲将那化龙的火焰绞灭。

        两道、四道、六道......

        一道道力量强大到足以绞灭精铁的风暴,向火焰长龙飞速席卷而去,沿途翁鸣作响。

        在两者碰撞的那一刻,炎龙火口一张,令人心悸的风暴瞬间被吞噬其中。

        林渊控制着灵力,在炎龙身躯中轰然炸开。

        遮天蔽日的火浪爆开,整个战台都彻底淹没在火焰之中。

        可这并不是苍焰炎龙的真正威力,那些爆开的苍焰在半空很快就重新聚拢凝聚。

        化作成一条条的小型炎龙,足有成百上千条,在高空肆意飞舞。

        “给我在烈焰中焚成灰烬吧!”

        燕仁一声高吼,目光中带着无尽残虐。

        他狞笑着,控制漫天炎龙,挟着无可匹敌之势,极速掠向林渊,欲将他彻底吞噬。

        那些分散于战台四周的小型炎龙们如受指使,甩起漫空炎影,如暴风雨般在空中极速前进。

        它们愤怒舞动着长躯,掀起片片火海,把林渊的身形笼罩其中,将他淹没,避无可避。

        青焰向前,四面八方地轰击在林渊的护体灵力上,毫不留情地把它们体内蕴藏的骇人灵压爆发而开。

        轰轰轰轰!!!

        那一条条炎龙撞击在林渊身上,接连爆发出的闷响,震耳到令所有人的心脏都随之在不断颤动。

        这一刻,无数修士从坐席上猛然站了起来,瑟缩的瞳孔紧紧盯着火海中被苍焰淹没的林渊。

        在这种程度的灵压轰击与爆炸下,就算不死,也得几乎没命。

        “太恐怖了……林渊……他该不会就这样直接死了吧?”

        “那不是废话?地灵境的修士估计都得直接买没命,何况还是他?”

        “能逼得燕国太子使出这种绝技,也该知足了,只是可惜了这样一个天才,明明假以时日,他肯定……”

        可在台下围观的其他参赛者们话都还没说完,脸上的表情便瞬间僵在那里。

        只见战台上,那漫空爆开的苍焰缓缓消散,一道依旧立在原地的人影在逐渐退去的火光中变得愈发清晰。

        “什……什么?!”

        燕仁脸上刚刚才露出的笑意,也同样马上凝固。

        下一刻,随着苍焰彻底消散,所有人都看见了低着头颅的林渊。

        他正用双手撑着荒骨大剑,肩膀在剧烈的喘息中上下耸动。

        身上衣服被灼烧得遍布焦烂的焦痕,破损不堪,露出被灼烫得殷红的皮肤。

        “那……那是林渊!他……他没死!他竟然还有气息!”

        “不但如此,而且貌似只是气息变得紊乱,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重伤啊!”

        “那种程度的攻击,他竟然……这怎么可能?!”

        方才沉寂下来的赛场,再度涌动起阵阵声潮。

        所有人嘴巴大张,目瞪口呆,半天都无法合拢。

        此刻呈现在他们眼前的这一幕,比之前任何一个场景都更有冲击力。

        看着剧烈喘息的林渊,所有人最先感受到的并不是震惊,反而是一种惊恐的情绪。

        苍焰炎龙击之名,在整个太玄圣域都是人尽皆知,声名显赫。

        更何况是由地灵境巅峰的燕仁发挥出来,其中所蕴藏的苍焰炎力,足以将玄铁都直接熔成铁水。

        可林渊身上,仅仅除了一些被烧得焦烂的衣服,和被烫红的皮肤,连一点焦痕都没有留下。

        难道他的肉身,比玄铁都还要坚韧?

        就连那些焚苍炎谷的长老们,脸上都难言掩震惊之色。

        他们当然不知道,林渊的荒古圣体,被荒塔淬炼过的肉身,被辟邪血脉改造的身躯,已经强悍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

        只要他有心防备,纵然是天灵境修士的全力一击,都不可能直接了解他的性命。

        而所有人中,最为震惊的,莫过于燕仁。

        他知道自己这苍炎之龙的威力,就算是轰击在一个天灵境修士身上,最少也得要留下一大片醒目的炎疤。

        可冲击在林渊身上,却只能把他的皮肤给烫红。

        他面对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对手?

        尚在喘息的林渊恢复了些许气力,他抬起头颅,露出了那张遍布热汗的冷峻面孔。

        那眼中透出的冷冽目光,看得燕仁的心脏都忍不住狠狠颤动了一下。

        再次面对林渊,他是真的有些心惊了。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完全低估了这个秦国修士的真正实力。

        二人隔着数丈距离,遥遥对峙着。

        林渊虽不吐一言,不发一字,但看着燕仁的眼神,却有种居高临下般的审视。

        仿佛在用目光嘲笑着他的无力。

        “把我逼退,让你很得意是吗?”

        燕仁双眸眯起,脸色重新变得平静。

        他的嘴角微微咧起一丝狰狞笑意,话语中终于带起了浓浓杀意。

        “正面抗下我的攻击,让你很忘形是吗?”

        说话间,他身上再次燃起了苍焰。

        “我承认,你很强,我也低估了你的实力。”

        苍焰在燕仁身上熊熊燃烧,他背后的一轮青日,也变得愈发凝实。

        “哪怕你有资格让我使出全力,但你终究只是一个卑微的秦人,可别太得意忘形了!”

        暴吼声中,一股比之前更为强大的气势,从燕仁身上爆发。

        几息之间,他的灵压气势就远远超过了之前所表现出来的那般。

        之前燕仁的确没有倾尽自己全力,可他现在,却是有些失去理智了。

        他已经顾不上自己尊贵的太子身份,控制不住在六国修士面前用言语侮辱林渊。

        他是燕国太子,也是圣地分宗苍焰谷中,年轻一辈的最强弟子。

        日后,定将带领燕国成为七国之雄。

        可现在,却在各国上百万修士面前,被一个从未听过的无名小卒,被一个年龄比他低,连灵压境界也比他低上一整个满阶大境界的人,逼得必须使出全力来应对。

        这个事实,让他彻头彻尾的怒了。

        如果不能将林渊以最为残虐的方式给焚成灰烬,他永远都咽不下这一口怒气!

        “看来太子殿下真的怒了……竟然被林渊逼得要使出全力!”

        看着燕仁身上不断窜高的苍焰,燕国坐席上的修士们咬牙切齿着。

        燕仁身上的气势还在不断攀升,身上的火光已经直窜数十丈,冲天而起。

        数条炎龙在他身旁环绕而生,它们怒目圆睁,龙身火焰熊熊咆哮,发狂般冲撞、撕咬、焚烧。

        火焰向两边蔓延,热浪往两侧波及,大半个主战台都直接变成了火海。

        随着苍焰的快速扩散,林渊也被逼得接连后退,逐步被逼到战台边缘。

        歘!!

        一声爆鸣,那些燃烧的苍焰终于变得安分下来。

        燕仁此刻整个人都被包覆在熊熊苍焰中,他手持苍炎枪,眼神阴戾,嘴角冷笑。

        “阳炎幻影!”

        一声低吼,燕仁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下一瞬间,那些升腾而起的苍焰中,竟然出现了数十个燕仁的身影,如同幻影。

        这些在火海中游移逡巡的幻影分身,全都是由他的灵力幻化而成,虚实难辨。

        而燕仁本体,则在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分身之中,一枪枪刺向林渊,让他险象迭生。

        “这就是焚苍炎谷的身法灵技‘阳炎幻影’吗?也太过变态了吧?这该怎么防备?”

        “这样一来,林渊已经被逼入绝境了,估计撑不了多久。”

        “竟然已经把炎阳幻影修成了这种地步,这个燕仁的天赋,的确超人。”

        主席台上那些焚苍炎谷的长老们,看着数十个变换的幻影,纷纷点头称赞,嘴中振振有词。

        “苍焰焚击!”

        其中一个靠近林渊的幻影一动,燕仁真身在火海中显现。

        他脸色一阴,藏在身侧的苍炎枪带着澎湃炎力呼啸刺出。

        换做常人,早就该被这突然袭来的一枪刺中。

        但曾在荒神试炼中以一抵千,有着旷古绝伦的战斗天赋的林渊,又怎可能如此轻松就被攻击到。

        哪怕这些阳炎幻影再多个几倍,对他来说也是同样的结果。

        砰!!

        苍炎枪狠狠刺在了荒骨大剑上,发出一声闷响。

        “呵呵,反应不错,可是,你还能挡下我几枪呢?”

        一击尚未得手,燕仁很快退下,将身形隐匿在火海中。

        “好好抓紧你的大剑,争取多让我享受一会这场虐杀游戏吧,可别太无趣了。”

        连成一片的火海中,四处传来燕仁的狂笑。

        “尽情挣扎吧,绝望吧,嘶吼吧,哈哈哈哈……”

        面对无法捕捉的身影,林渊直接闭上双目,凝神感受着四周灵压的变化。

        “这种阴险的战斗方式,可真是和你的性格一样啊。”

        言语中充满不屑的话音穿过灼热的气浪,传入燕仁耳中。

        林渊察觉到燕仁本体波动的灵压,身姿扭转,抡起大剑,向着方才察觉到的方向凶猛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