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30章 鏖斗

第130章 鏖斗

        林渊本就受了重伤,又被金莲炸开的气浪轰击,此时模样已经凄惨到无法形容。

        尤其是他的双臂,彻底变得残破不堪。

        一双手臂上,只能看见浸满血沫与挂着些许碎肉的肱骨。

        完全找不到哪里有一处完好无损的血肉,全都被那股爆发的气浪轰击到无处可寻。

        乍一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具被千刀万剐之后的行尸走肉。

        伤成这般模样,    放在普通修士身上,按理来说早就该死得不能再死。

        但在场所有观战者却清楚地看到,林渊的身躯竟还在微微抽搐。

        那两片已经被鲜血浸染的惨白嘴唇,在滴落着血液与唾液混合而成的红白黏液。

        并在轻微颤动,隐约传出痛苦的呻吟。

        看清这幅场景的第一刻,所有人的眼瞳便骤然收缩。

        这么重的伤,    林渊不仅没有死,甚至还留有着意识。

        他们现在才猛然意识到,    他们每个人所低估的,并不只是林渊那超出自身境界的实力。

        更是他蛮横强韧到一种超乎寻常、无法想象的地步的肉身躯体。

        被苍焰炎龙直接爆轰,和燕仁对轰不知多少个照面,再被灵子互斥产生的暴虐灵压贯体。

        连续这几番下来,哪怕是一个天灵境修士,也得当场死亡。

        可他,居然还能留住意识。

        这场战斗开始前,他们本以为这定会是一场一边倒的对战。

        可事实上,却是燕仁被逼得必须使出全力,而且到现在还不能说一定能赢下这种战斗。

        而林渊,则是不惜以命相搏,拿出这种力量来与之对抗,顽强支撑了如此之久。

        每个人都绝未想到,战况竟会发展到这种惨烈的地步。

        “秦国……林渊……”

        秦国坐席后方,那些被他所折服的六国修士们双手紧攥,在心中疯狂呐喊着林渊的名字。

        “胜利,一定要胜……一定要赢下来啊!!”

        他们已经被林渊这种不屈不畏的精神所感染。

        他们已经不再去想什么哪怕就算是输了,    也必将名扬太玄,虽败犹荣之事。

        而是无比迫切的希望,能够看到林渊的胜利,能够目睹他赢下这场比赛。

        血腥的气息随着灼热的烈风在战台内蔓延,剑巢四周的观众席变得越来越沉寂。

        所有人死死盯着那个跪倒在地的血色人影,眼睛不敢有哪怕一瞬间的眨动。

        “……咯……嘶……咳呃……咕……”

        痛苦无比的咯血声,接连不断的呻吟声,与只有一直在强行吞咽逆血才能产生的声响,接连从林渊嘴中响起。

        他咽下喉间最后一口涌上的逆血,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挺直自己弯下去的膝盖。

        虽然整个过程看起来无比缓慢,无比艰难,但他却还是缓之又缓地站了起来。

        臂骨上,那青金二色灵子还在断断续续地流动,维系着金莲之中的灵子平衡。

        林渊挺直腰杆,猛然抬起头,背靠着身后的灵力屏障,带着不屑一顾的冷笑,看向腾于半空中的燕仁。

        那映现在他双眸中的,是两道有如绝望凶兽般的狰狞凶光。

        林渊摇晃着身躯,一点点抬起两只几乎只剩下十根指骨的手掌。

        随着身上浓血迸洒,    他紧闭的双掌张开,举起了那朵已经彻底成型的双色金莲。

        那轮灿世金莲内,青金二色灵芒光华大盛,流转不息。

        两类不同的灵子分割了金莲内的空间,看上去像太极两仪一般,阴阳交融,达成了一个完美的流转平衡。

        青金二色交融之处,随着灵子相触,时时传来如闷雷滚动的炸响。

        爆开炽烈光芒与小型闪电,如一轮忽然降临世间的曜日与惊雷。

        金莲已经彻底成型,那股威人灵压虽然比方才稍稍衰弱了一些,但感受起来,却依旧很是可怕。

        而且散发着一种极不稳定,强横到让空间扭曲的致命气息。

        如汪洋般澎湃,如山岳般浩瀚。

        位于剑巢四周的那些修士,只觉得胸腔上像是压了一座小山一般,被压迫得窒息,无法喘息。

        而与林渊相隔数十丈外的燕仁,看着金莲的目光同样充满了惊惧与骇然的色彩。

        在场所有人中,当属他与林渊手中那朵双色金莲离的距离最近。

        他也最能感受到,那其中到底蕴藏着怎样一种程度的暴虐能量。

        忤逆了法则的灵子,竟然产生了那般磅礴的灵压。

        还要远远他枪尖上这一轮苍炎之日,甩开一大截。

        不可能……

        这不可能!!!

        燕仁喉中的低吼声越来越嘶烈,两排牙齿几乎都要被他给咬碎。

        眼前这个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的对手。

        这个来自秦国的贱民,竟然发挥出了让他都只能心生惊惧的灵压。

        而让燕仁最无法忍受,最不能自已的是,无论是林渊的神态,还是看向他的眼神。

        到现在都还是和刚开战时的那样,一直都带着种发自灵魂深处般的不屑。

        看起来让他觉得,就像是完完全全被林渊俯视。

        根本没被他当成一个无法战胜的对手,反而是有种必胜般的坚定信念。

        从头至尾,林渊都没有对他露出过丁点惧意,更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放弃的想法。

        这怎么可能不让燕仁为之疯狂!为之狰狞!为之愤怒!!

        但无论他再如何凝聚青日之上的灵压。

        就算是把全部的苍焰汇聚到极致,都无法把双色金莲上透来的那股灵压给压制下来。

        “不可能……我是燕国太子……是苍焰谷最为天才的弟子……”

        燕仁声嘶力竭地咆哮着,声音干枯而嘶哑。

        一双眼睛中,布满了赤红无比的血光。

        “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这样输给你一个秦国贱民!!!”

        干枯而嘶哑的咆哮声落下,燕仁眼中血光在失去理智的绝望中,全部化作成一股狰狞的疯狂。

        他一咬舌头,猛地喷出数滴精血,淋在手中苍炎枪上以及他的身上,随后快速燃烧起来。

        顿时,枪尖上那一轮苍炎之日轰然炸开。

        遮天蔽日的火浪爆出,将整个战台都彻底淹没。

        整个剑巢,如同瞬间坠入了火焰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