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34章 降临帝宫的不速之客

第134章 降临帝宫的不速之客

        云无月一语落下,激越的余音还在帝宫中回荡。

        秦芷沐轻轻转回螓首,蛾眉微沉,看向铜棺,低眸不语。

        唯有沉默,唯有沉默。

        “无月,你不能因为魔帝曾有恩于你,    就这样偏袒他。”

        在这个时刻,洛辰又站了出来,稳定人心。

        “依我看来,他战至如此,看似为了秦朝拼命,实则不过是想抓住这个机会,    单纯报复燕仁。”

        “这表现出来的一切,    都是他装出来的而已!”

        听到洛辰的话,云无月先是用一种像是惊讶,    又像是匪夷所思的目光看向他。

        而后,这种目光又在顷刻间转为鄙夷。

        “洛辰,告诉我,你是眼瞎了吗?”

        云无月话语毫不留情,一边说着,一边厌恶般与身旁的洛辰拉开距离。

        “我想问问,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哥哥是装出这个样子的?”

        青帝将殁,洛辰已是青州当前修为实力的最强者,至高无上,无人能敌。

        可云无月,竟然敢用这种不屑的语气与洛辰针锋相对。

        其他修士脸上,不禁现出一抹骇然异色。

        “师傅曾说,一个喜欢给别人泼脏水的人,通常自己都极其肮脏,因为他受不了别人身上四射的光芒,    因为那光芒照亮了他的龌龊阴暗,    刺痛了他的肮脏卑劣。”

        云无月走到天坛另一方,与洛辰冷眼相对。

        “我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遇不到这种小人,可现在才发现,原来他就站在我面前。”

        “洛辰,你是我此生第一个,发自灵魂深处,生出这种至极厌恶感的人。”

        话音落下,修士们噤声一片,无人能言。

        有的人甚至直接屏住了呼吸,不敢预测事态下一步会怎样发展。

        而被云无月话锋所指的洛辰,脸色看上去却找不到什么怒意。

        只是一双眼睛半眯着,双拳也微微可见地在轻度颤抖,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就因为哥哥的人格光芒照到了你内心的黑暗,撕开了你的伪善,让你刺痛,让你将对自己的厌恶,转化为对他的指责。”

        云无月眼神冰冷,字字如刀,    插在洛辰心上。

        “毫无理由,    横加指责,    无端攻击,    认为一切都是哥哥所伪装出来的。”

        “企图把他拉到和你一样卑劣的地步,从而获得一种心理上的平衡感,告诉我,洛辰……”

        云无月唇边露出一抹冷笑。

        “这,就是你真实的想法,对吧?”

        洛辰没有回答,但他身体颤抖的幅度变得越来越明显。

        他的身侧,那面用来判断琉璃体内是否含有魔魂的玲珑宝镜中,渐渐浮上了一层蒙蒙黑雾。

        只是这黑雾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闪烁了一瞬,就消失不见。

        再加上那一块镜面正朝于洛辰,在场无人看到这诡异一幕。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无月……”

        仅在黑雾消散的下一刻,洛辰就发出一声声越来越高亢嘹亮的笑声。

        从一开始的低低冷笑,到后来的高声大笑,再到戛然而止。

        “我看,你完全就是被魔帝对你的所作所为给蒙骗得魔怔了,竟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洛辰抬起手掌,脸上浮现出一丝阴森笑容。

        “念在你诛灭魔帝有功,我就不过多追究你的责任,但动乱联盟人心,总得小施惩戒,以儆效尤。”

        云无月如今不仅一心向着林渊,现在还对他生出如此厌恶之情。

        既然已经无法得到,那洛辰也不介意给直接毁掉。

        “你,就先消停一会吧。”

        说完,洛辰手掌一挥,随手朝天坛另一边的云无月打出一道封禁法印,要将她捆缚制住。

        那是由半步帝君所打出的法印,其中蕴藏着至高的法则之力。

        别说是直面法印的云无月,哪怕是周围那些大圣修士,都感觉胸膛像压了座大山一样,压抑到窒息。

        这半步差距有如云泥,让人无法生出丁点反抗之力。

        封禁法印如闪电般骤然飞射,下一瞬间就到了云无月身前。

        云无月本就在方才耗费了精血,刚刚苏醒不久,还没有恢复多少力量,也就更无法抵抗。

        要是再中了这道法印,光是这股冲力,都得直接要掉她半条命。

        “如此专制独裁,这难道就是修士联盟的盟主?果真不出所料,实属小人之流。”

        也就在此刻,一道淡若清风的男子话音在帝宫上空传来。

        而先于这道如沐春风般的淡然话音响起的,是一道割裂长空的剑鸣。

        一道青光从高空飞速射下,如陨火流星般精准刺中了云无月身前的法印。

        铮!!!

        随着一声铿锵铮鸣,那由洛辰打出的法印受制,被三尺青锋深深插入砌成天坛的圣磐石中。

        就像一张被轻松穿刺的薄纸,入石三分,而后快速消弭于无形。

        所有人都还来不及为云无月,脸上的惊骇之色就直接凝固在那里。

        那可是圣磐石,天底下硬度仅次于源晶的灵石。

        哪怕大圣修士倾尽全力,都无法在它上面留下丁点痕迹。

        可这把感受不到分毫灵息的凡剑,就像削铁如泥一般,无比轻松地刺入其中。

        更恐怖的是,竟然一剑就把洛辰挥出的法印给打散。

        眼见此幕,最过震惊的莫过于洛辰本人。

        虽说这法印是他随手打出,并没有蕴藏多少灵压。

        但其中已有丝丝帝君之力,灵力、法则的层面都是极高。

        哪怕再多大圣期修士合力轰击,在这种力量层次的碾压下,依旧无法伤其分毫。

        按理来说,现在整个青州都已不可能找得出有谁能扛得下,更别说把它打散。

        可现在,却是真真切切发生在洛辰眼前。

        他眉头高皱,心下大惊。

        能做到这种地步,除非使出这一剑的人,是一个和他拥有同等层次,甚至更高层次的力量的人。

        是又一个帝君?还是和他同样的半步帝君?

        而且听其话语,似是和他有何仇怨。

        洛辰在脑海中搜索着自己的仇人,但在印象中却找不出一个。

        到底会是谁?

        包括洛辰在内,帝宫内所有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意识向天穹上方看去。

        天穹上空日月同辉,万里澄清,不见一个人影。

        ……

        铜棺内,一直目睹观察着外界变动的林泠脸上现出几分惊讶之意。

        “这音色……他竟然这么快就跨域赶来了?”

        “我知道,他一定会来的。”林渊同样微微一笑,语气无比确信。

        “也对,按你们二人的交情,其实也在意料之中。”

        林泠重新躺回林渊怀里,话音很是欣喜。

        “不过他来了也好,这专制独裁的洛辰,就没法再作威作福了,当年很多事,都有了重要的人证。”

        ……

        “来者何人?”

        洛辰朝着上空高声大喊,双手藏在袖中,拳上力量积聚,随时准备应对这个不速之客。

        “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可敢现身一见?”

        就在此刻,漫天白云在这一刻簌簌飘动。

        一眼望去风翻云涌,气象万千。

        空间在浮动,原本空无一物的帝宫上空,一道白影凭空而现。

        那是一位结冠束发的绝世青年。

        他身高八尺,长发飘逸,穿着青白剑袍,相貌俊朗,气质无双。

        他的身侧,莫名的剑光与点点灵气在不断旋转流动,仿如大道环绕。

        整个人的气息如幽静深潭,沉稳无比。

        给人一种描述不出的高深莫测感,无法探知,不可估测。

        明明连灵压都感受不到,仿佛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但只要看着他,就能感到有种如覆万钧的压迫感,久久窒息。

        所有人呆住了,失神般注视着这个不速之客。

        这个青年的相貌实在太过非凡,非凡到哪怕与青帝同肩而立,也不会逊色多少。

        虽然他没有青帝那种如星空般浩瀚深邃的内敛气质,但却与之相反,多出了一丝潇洒仙逸之意。

        难道,刚才就是这个气质还要胜过剑仙的青年,一剑打散了洛辰的法印?

        听他方才的话语,似乎和洛辰盟主有何种过节。

        可身上气息又丝毫不露锋芒,和光同尘,温文尔雅,毫无外露的杀意。

        此人,到底是谁?

        所有人静静看着青年,突然发觉脑海中对这副面孔似乎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好似刚才就在哪里曾见过他一面的感觉。

        “封……封不七?”

        人群中,终于有眼尖的修士认出了这个突然降临帝宫的青年。

        “你就是当年那个太玄圣域的绝世天骄,封不七?”

        人群中某个修士的高声发问引爆了帝宫内沉寂的氛围。

        “封不七?你是说那个齐国修士封不七?”

        “啊,我说为什么好像很熟悉……这样一看,好像还真的是!”

        “封不七,他竟然还活着?那他现在是什么修为了?”

        声浪迭起,无数人脸上的震惊之色变得愈加浓重,其中还有深深的惊讶。

        “太玄圣域?呵,真是无比令人怀念的字眼。”

        帝宫上空,封不七立于云端,眸光随意向下方喧闹的人群瞥过一眼,转向铜棺。

        “至于绝世天骄之称,在青帝面前,还是罢了吧,任谁与他相比,都只有如萤火比之皓日。”

        他面朝铜棺,抬头闭眼,面露不甘,双拳紧攥,自言自语般地遗憾自责着。

        “林兄,不七,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