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35章 争执碰撞,狠人出面

第135章 争执碰撞,狠人出面

        “你,就是封不七?”

        望着帝宫上空的封不七,洛辰眼中闪过几分阴鸷,幽幽道。

        “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魔帝被三世铜棺镇压前,在诛帝法阵中所捏碎的那颗魂珠,就是用来给你传讯的吧?”

        洛辰虚与委蛇地说着,    想要探清封不七来这的目的与实力几何,手中凝聚的圣力依旧没有放松。

        万年前,年仅二十岁的天灵境修士,现在看上去,竟然还如此年轻。

        实力到底成长到了哪种地步,无法想象。

        “你所说的来晚一步,可是想要救下魔帝的意思?”

        “魔帝?”

        封不七面朝铜棺,悲凉一笑。

        “呵呵……林兄,你听到了没有。”

        “这青州苍生,    这些愚昧生灵,就是用这种名讳来称呼于你,我真为你感到不值。”

        他的目光甚至看都没有去看洛辰一眼,显得极不把他放在眼里。

        “若不是你为了青州耗损命源,力量十不存一。”

        “就凭这土鸡瓦犬之辈,率领一群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把你逼至如今之境况。”

        “封不七!你……!!”

        洛辰一声怒吼,脚步向前迈动,双拳从袖中猛然取出,两排牙齿几乎都要被他咬碎。

        这封不七明明话里不带一个脏字,却又把他贬得狗血淋头,让他在麾下如此多修士面前下不来台。

        最关键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今的青州除了他,竟然还有人突破了大圣之境。

        若不是不清楚对方的虚实,    不敢贸然出手,洛辰差点就要控制不住。

        但能走到今天这地位,    他的忍耐力也绝非一般。

        “听你这口口声声的意思,    似乎魔帝为了青州苍生,付出了很多代价?”

        洛辰很快压下心中愤恨,半眯着眼,沉声阴语。

        “我看,是你没有搞清楚状况才对吧?”

        “如果不是魔帝屠戮青州苍生,又何至于今日这万夫所指之地?”

        他大手一挥,向封不七展示着帝宫内汹涌的修士人潮。

        “你这魔言惑众的魔帝余党,若还是这般蛊惑人心,我修士联盟必将把你与魔帝一同绳之以法!”

        洛辰舌绽声雷,其中蕴藏的灵力共鸣,震撼人心。

        可封不七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依旧静静注视着铜棺上正在放映的画面。

        那些印象中无比深刻的熟悉场景,勾起了他与林渊无数久远的回忆。

        “屠戮苍生,难道真是如此?”

        他闭上眼,缓缓而语。

        “所以说,这天下愚昧无知的永远是大多数,只愿意相信他们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听到封不七并不否认林渊的所作所为,洛辰笑了起来。

        “照你这意思,不也就是说魔帝杀害青州无辜生灵,    确有其事,只是还有人所不知的隐情?”

        “魔帝本就是恣意妄为,杀人还能有什么隐情?”

        洛辰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灿烂,觉得自己已经把封不七拿捏在手,继续道:

        “我倒是想听听,你要为魔帝如何辩解,把他的恶行欲盖弥彰到哪种天花乱坠的地步。”

        “辩解?”

        封不七反问一句,终于低下头,居高临下地睥睨着洛辰。

        “林兄一生磊落行事,何须向你解释!”

        他的语气冷淡,且极为不屑。

        “况且林兄当初决意发动圣别,清洗青州人族的真正理由,也绝非只言片语就能解释清楚。”

        “即便我能解释明白,以汝辈之鼠目寸光,也绝无法认知,更不可接受。”

        “哈哈哈哈……何须解释,解释不清,不可接受,这真是我这辈子以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封不七话音刚落,洛辰便发出一连串的高声大笑。

        “依我看来,事实上你本来就解释不了,真相就是魔帝杀人!”

        “杀了便是杀了,还要给这屠杀加上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话风至此,双方已然完全对立,冲突一触即发。

        “你说的不错,杀了便是杀了。”

        仅仅沉默片刻,封不七便发出一声冷笑。

        之前收到魂珠感应,他忧心忡忡,跨域而来,路上得知帝城被修士联盟攻陷,青帝受困。

        却没想到,这修士联盟的盟主,竟是如此卑劣无耻之流。

        事已至此,他已经懒得再与洛辰废话。

        “那我杀你,也同样不需要理由,直接和林兄一起陪葬吧!”

        话音都没有落下,一柄通贯苍天的圣剑虚影就在封不七身后的天穹深处显现。

        那柄金黄色的圣剑虚影长达千丈,宽有百米,其上剑光恢弘,灵压覆世。

        好比一座压下的浩瀚山岳,分隔天地阴阳,荡清层云。

        无尽威压如滔天洪流滚滚而下,帝宫内修士们跪倒一片,有的甚至直接昏死过去。

        就连那些大秦元老们都死死按着胸膛,压抑到无法呼吸。

        洛辰早有准备,狠狠打出一道巨大无比的拳影。

        拳上数道法则流转,神秘莫测,直直对着自天穹落下的剑影轰去。

        两道同为半步帝君的灵压若是对撞,光是能量余波就得震死无数修士。

        “定。”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清幽至极的渺渺女音在天地间响起。

        仿佛言出法随,那贯天一剑与浩然一拳就这样死死定在半空,无法动弹一分一毫。

        “散。”

        下一瞬间,相同的飘渺女音传遍四方。

        那足以将天穹都捅个窟窿出来的一剑一拳,就如琉璃玉碎般乓然破裂。

        这一刻,封不七与洛辰脸上,闪过同样的惊骇。

        清风徐来,灵压散去,所有人顿时只觉如沐春风,重新抬头看去。

        在灵子破裂的空间中,一道身着月白长裙的女子身影一步踏出,凌空傲立。

        她衣袂猎猎,秀发轻舞,光泽闪烁,丰姿傲人,超然凌尘,如仙临世。

        如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雪白脖颈上,本应是一张冠绝世间的仙颜。

        但却被一张似哭似笑的鬼脸面具取代,仅露出一双剪水双瞳和莹白下颌。

        她的身侧,蕴藏无尽流转的空灵道韵。

        仿佛天地间唯她独尊,随时会羽化登仙而去,超脱世外。

        所有人眼眸僵住,震骇欲绝。

        一语定万物,一字破万法,以如此飘然姿态抵消两位半步帝君的力量。

        这种存在,只可能是帝尊。

        那个惊才绝艳可比肩青帝,名为狠人的异州女帝。

        看清这道突然出现的身影的第一刻,洛辰眸中就闪过一道极为炽烈的贪欲目光。

        但这不正常的目光,很快就随着他喉间咽下的唾沫一同掩盖下去。

        他抚正衣袖,身子微躬,试探着出声询问:“女帝大人,你怎么突然出面了?”

        “我若是不出手,你们二人争斗起来,这帝城内还要死多少无辜的性命。”

        狠人女帝下颌微动,清丽的话音传入每个人耳中。

        “我应你之邀,跨州而来,帮忙推翻青帝统治,是为了解救青州苍生疾苦,而绝非为了看到这一幕。”

        感受到狠人女帝话中的几分不悦,洛辰连忙把矛头推向封不七。

        “方才女帝大人你也目睹了全过程,如果不是此人率先挑起事端,我也不会这般大打出手。”

        被洛辰直指,封不七脸色平淡。

        他并没有因为这个哗众取宠的小丑再去动怒,也不打算解释什么。

        而是把目光投向这位突然出现的女性帝君。

        面对帝君的绝对实力,任何话语都是苍白的。

        刚才,他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她任何一丁点的气息。

        封不七之前还有疑惑。

        为什么只凭眼下这群臭鱼烂虾般的修士联盟,就能把林渊给镇压。

        这才知道,原来这位从异州而来的女帝,才是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主力。

        不过听其话语,似是被洛辰蒙骗,并非是不辨黑白之辈。

        “你是青帝挚友?”

        封不七还在思忖,就听到狠人女帝的一声询问,点头以作回答。

        “方才你说青帝害得青州生灵涂炭,实则是另有隐情?”

        “不错,此事绝非表面所见的那么简单,还请帝君明辨。”封不七淡然回道。

        眼见狠人女帝是这种态势,洛辰赶忙朝着高空传音大喊。

        “女帝大人,他可是魔帝同党,你别被他的花言巧语给蒙骗了!”

        “青帝之事,我自有分寸。”

        狠人女帝目光微微向下,瞥了洛辰一眼,便重新看向封不七,缓缓道。

        “只是在这之前,我曾化身到访过青州各地,目睹生灵涂炭,民间疾苦。”

        “不管到何处,见到何人,他们无一不对青帝抱有深仇大恨,这该如何解释?”

        被这样问,封不七脸上表情一时凝固,不知要怎么组织措辞。

        事实上,林渊也没有向他透露太多相关的讯息。

        对于提到的一些关键点,连他都无法亲眼见识,同样只是单方面的选择相信。

        封不七微叹一口气,沉默的目光转向正在播放着画面的铜棺。

        一切解释的话语,此刻都尽显苍白无力。

        只有青帝,唯有青帝,能够用他的记忆,来证明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