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36章 转折

第136章 转折

        青帝城,帝宫。

        短短时间内连续出现的两位绝世强者,让众修士都不敢出声言语。

        就连呼吸声都控制得极为小心。

        “话语、表情、动作、声名……这世上有很多东西都会骗人,但唯独发自灵魂的倾诉不会。”

        狠人女帝傲立长空,长裙飘舞,青丝拂动。

        “仅以目前铜棺上出现过的这些神魂画面来看,青帝绝非何等残暴不仁之辈,    反倒重情重义,心性坚毅。”

        看着画面中依旧瘫在血泊里挣扎起伏的林渊,狠人女帝眸中隐现朦胧泪光。

        她本无心在意青帝过往,却被他的荒古圣体吸引,才一直留了下来。

        而后,又接连被他的性情深深打动。

        为了自己的骄傲与尊严,为了守护要守护的人,他甘愿付出一切,乃至生命。

        每次遍体鳞伤,他都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更知道将会承受的代价与后果,会是什么。

        可他却根本就不会犹豫,也没人能阻止得了他。

        每每看到这样的青帝,她的眼前,总是会不由自主地隐约浮现出那个令她魂牵梦萦的身影。

        狠人女帝的目光在一阵模糊中微微发怔。

        画面中挣扎的血色人影,正在那道映刻在她灵魂深处的形象缓缓重叠在一起。

        这不是二人体质相同与否的问题。

        而是就连行事,性格,所有的一切,林渊都和她记忆中的哥哥一模一样。

        这世上,真的有如此相似之人吗?

        ……

        恍然意识到自己突然的失神,狠人女帝眼眸眨动。

        “可能……正如你说的一般,我对青帝先入为主的判断或许有误。”

        她望着沉默的封不七,语气出其凝重。

        “至少现在,我愿意选择相信这一切如你所言,确有隐情。”

        “但如果真是这样,    我恐已酿成大错。”

        狠人看着向天外而去的九龙拉棺,轻叹一口气。

        微微沉吟后,    她朝着最高空打出一口黑色大鼎。

        那口龙纹黑金鼎通体闪烁金属光泽,当中成千上万条乌金黑龙盘踞。

        它们怒目圆睁,炯炯有神,栩栩如生,真实得像是由真龙之躯凝铸而成。

        个个龙首朝天,像是作腾空之势而束缚不得,被困在鼎中。

        龙纹黑金鼎飞至九龙拉棺之上,随着声声龙吟震耳,上下沉浮的鼎体不断放大。

        直至变得壮如山岳一般,遮天蔽日,把九龙拉棺的大道痕迹狠狠压落在下。

        此鼎乃是帝级神兵,虽无法与三世铜棺这般的混沌至宝相提并论,但足以撄其锋芒。

        腾空而起的九龙速度又再度骤然变缓,甚至连整个棺体都隐隐坠下几分。

        眼见此幕,洛辰不由得高声惊呼。

        “女帝大人,好不容易抓住机会镇压青帝,解救青州苍生于水火之中,现在此举又是何故!”

        付出这么多心血与努力,    他就盼着九龙拉棺把林渊堕入深渊,万劫不复。

        好让他稳坐青帝之位,    执掌青州疆域,聚天下宝物突破帝君,统一天玄四州,成就至高无上之位。

        可现在九龙拉棺又被狠人女帝给强行压下,生出变故,洛辰怎能不心焦气躁。

        可他深知这狠人女帝才情比肩青帝,修为通天,人如其号,一个狠字震烁万古,性情不可琢磨。

        怕有得罪之处,所以洛辰的言行举止也不敢太过,只得从青州大义为出发点,向她谏言。

        “青帝入棺,木已成舟,争论不休已经没有意义,相较于他人片面之词,我更愿意相信自己所见。”

        狠人并没有在意洛辰的控诉,而是我行我素,宁愿正在当今天下人对面。

        “如果青帝所为真有难言之隐,即便会耗尽帝君力量,我也会把真相画面昭示青州各大小疆域地界,以告世人。”

        “如果不是,我同样愿意背负苍生骂名,作为罪罚,把三成灵力播散青州。”

        听到狠人这决绝到不容置喙的语气,洛辰直接傻了眼。

        本来推翻青帝的谋划进行得无比顺畅,只差这九龙拉棺的最后一步。

        却接连这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坏他好事。

        “可是,女帝大人……”

        洛辰本来还想再劝解狠人,要说些什么,但话还没说完,便戛然而止。

        他的脸色在这一瞬间骤变。

        因为他的耳畔旁,突然响起一道只有他一人才能听到的神秘传音。

        那神秘传音嘶哑晦涩,骇人刺耳,在洛辰脑海里循循回荡。

        魔音贯脑,声声催耳,仿佛有一具恶魔正在极力诱惑着他。

        下一刻,洛辰的脸色再次平复正常。

        他默然不语,向狠人躬了一身,退后一步,微低着头颅,再也不发一言。

        但他的眸光却是在不断变换,像是内心在与恶魔做着何种不为人知的邪恶交易。

        帝君出面,洛辰盟主也为之让步,其他修士都同样没了意见。

        帝宫内的修士现在各持三方想法,一方是青帝的忠实拥趸,如封不七、云无月二人。

        一方以洛辰为代表,一直对青帝有着无法改变的偏见,恨意难消。

        另一方,像大秦元老们,明明都带着深仇大恨而来,却又在看见一幕幕画面后,内心变得摇摆不定。

        一切似尘埃落定,只待青帝的记忆曝光于众。

        也恰在这时,封不七看见了静立灵舟上的秦芷沐。

        “秦国公主?”

        那熟悉的凤冠霞帔装扮一眼就映入眼帘,让他脸上闪过几分讶异。

        下一瞬,封不七身形闪动,落在灵舟上。

        “多年不见,你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林兄已经把你受损的神魂记忆给恢复如初了吗?”

        封不七这话一出,一众人为之侧目。

        而更多人,脸上都同时浮现出一种近似于惊吓般的神色。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芷沐眼眸睁大,心率陡然加快。

        她不可置信地、面带惊惧地望着眼前的封不七。

        “神魂受损,记忆恢复……又指的……是什么?”

        她的语速很慢,里面能听得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深深惧怕。

        接连目睹这么多不合常理的画面,秦芷沐的心境早就动乱如麻,神魂更是曾屡次刺痛。

        她在惧怕,惧怕封不七会说出什么她无法接受的东西。

        她也在担忧,越是临近当年真相要揭露的那一刻,这种忧虑就越是浓烈,越是混乱。

        凡事到了回忆的时候,那种真实感,简直就像是假的一样。

        她还有种痛感,一种自己已经错过了生命中最珍贵的宝物般的痛感。

        那种隐隐作痛的感觉,越来越烈,越来越烈。

        已经烈到她认为自己一定会无法接受到当场崩溃。

        “什么?你没有恢复记忆?”

        秦芷沐的茫然反应让封不七的神色同样变得更为惊讶,他转过头,猛然看向铜棺。

        “难道林兄他,并没有……”

        视角转回画面。

        遥遥一眼望去,在场每个六国修士脸上都是出奇的神似。

        他们呆呆看着那两个匆匆抱起燕仁腾空而去的燕国长老。

        呆呆看着主战台上,倒在血泊中的林渊。

        一个个神色全都是震惊一片,到现在都无法回神。

        至于那些燕国修士,此刻更是根本找不到任何言语,来形容自己脑海里混乱的思绪。

        唯有一句话,在不断回荡。

        燕国败了,被秦国打败了……太子败了,被林渊打败了……

        燕国年轻一辈的最强修士,燕国的太子,正面败给了秦国。

        败给了一个年龄比他还要更小的修士!!

        这种视觉与心理上的双重冲击,将他们的世界和认知都完全给颠覆。

        相差一整个满阶大境界,将不可能的结果逆转,反败为胜。

        开战前,全场上百万个修士,无一人能想到竟然会是这种结局。

        不论是参赛者,还是观众,还是长老。

        其中过程,这个结果,无人敢信,无人敢想!

        整个太玄圣域历史上,都没有人做到过。

        但今天,他们却亲眼目睹到这场精彩绝伦的对战。

        亲眼见识到这个打破历史的少年修士!

        方才那个发号施令的燕国苍焰谷长老目视林渊,眼神中杀意浓烈,一脸煞气。

        但他没有动作,也没有开口。

        因为无论燕仁伤成怎样,无论林渊的身份尊贵与否,这里毕竟是七国排位的赛场。

        林渊是从正面击败燕仁,这个事实全场百万修士有目共睹,更有圣地长老一同见证。

        他身为苍焰谷大长老,如果在这种时候追究林渊的责任,那无疑是自损燕国与苍焰谷的威严,引得天下人耻笑。

        但他能忍住情绪,不代表所有燕国长老能咽下这口怒气。

        他的身旁,其中一个苍焰谷长老向前一步,怒斥林渊:

        “秦国小儿,你竟敢伤太子殿下,简直找死!!”

        林渊没有回答,更无法回答。

        他双耳中都流溢着血液,以现在的状态,别说出声,连外界的声音都难以听清。

        那长老一不做二不休,仗着自己有着苍焰谷的宗门背景,话刚刚说完,便向林渊甩出一团苍青焰火。

        所有人眼睛瞪大,下巴都要掉到地上。

        这可是天灵境长老的灵火,要是打在林渊身上,以他现在的情况,莫不是会被直接烧成灰烬。

        就在这时,随着一声铿锵嘹亮的剑鸣声响起,一道白影骤然掠过,挡在林渊身前。

        剑光翻飞中,那团飞射的苍青火焰率先湮灭成虚无。

        四周观众虚惊一场,全都松了一口气。

        等他们定睛一看,却发现那人竟是……

        齐国剑修封不七?

        他为什么会主动帮林渊挡下这一击?

        难道二人还有什么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