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37章 声讨

第137章 声讨

        画面中。

        “这里是七国排位的赛场,而这位秦国修士,是在这赛场上,堂堂正正击败了燕仁!”

        封不七手中灵剑合鞘,眼神凌厉,义正言辞。

        “赛场相争,拳脚相加,    刀剑相向,其中难免受伤,况且本就是燕仁技不如人,落于下风。”

        “难道苍焰谷连这点程度都输不起,甚至恼羞成怒到要杀他泄愤么?”

        “你!”那燕国长老本就是怒到极点,才没控制住情绪,想直接取了林渊性命。

        现在还被封不七当着大庭广众如此质问,或许本就知道自己确实理亏,一张脸直接变了颜色。

        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    一道忿忿不平的大吼声便从秦国坐席的方向传来。

        “说的不错!这里是七国赛场,对战中实力不敌,受伤昏迷怪得了谁!凭什么要怪罪于林渊!”

        话音刚落,另一道扯着嗓门的吼叫声也跟着响起。

        “没错!只要对战中不是故意下阴招狠手,别说是受伤,就算当场重伤而死都不得追究,这可是七国排位有史以来从未变过,谁都知道的规矩!”

        接连两道大吼声把那燕国长老被说得面红耳赤,他还想辩解道:

        “谁说林渊不是故意下阴招狠手,难道你们没看到他妄图融合灵子吗?这种不要命的招式要是都不算狠手,那什么还叫狠手?”

        听到燕国长老这样说,封不七横眉冷视。

        “苍焰炎龙,阳炎幻影,日烬劫炎,面对低了一整个大境界的秦国修士,燕仁各种绝技尽出,最后甚至不惜燃烧精血,    都依旧落败。”

        “请这位来自苍焰谷的长老告诉我,    这一个个疯狂举动,能不能称之为狠下杀手?”

        “封不七,你……”那个燕国长老彻底被怼得无语辩解,无法下台。

        “再者,面对底牌尽出,几近疯狂的燕仁,这位林兄弟同样重伤濒死,可有谁为他追究责任?”

        封不七更进一步,厉声质问。

        “七国修士在战斗中受伤,不得追责,这可是圣地定下的规矩,无论谁都一视同仁。”

        “难道别国参赛者受伤了就得忍气吞声,而你们圣地分宗的燕国苍焰谷,就一点都伤不得吗?!”

        此话一出,那个燕国长老直接气得浑身发抖,手指不断指着封不七,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封不七话音落下,整个剑巢顿时炸开了锅。

        作为本届排位战参赛者中的实力最强者,    毫无悬念的夺冠热门,    他本就拥趸众多。

        再加上他在此届排位战中的表现,明明有着碾压全场的实力,却总是留手,给足对手面子,点到即止,自始至终未伤过一人。

        为人正直,行事有君子之风,真正坐实了“君子剑”之名,博得了在场所有修士的好感。

        可以说几乎整个剑巢赛场的观众、参赛者甚至许多长老,都是他的支持者,号召力极强。

        所以当眼见封不七为了一个莫不相关的秦国修士发声,还这样直面质问圣地长老。

        他的那些狂热粉丝们一阵热血冲头,纷纷跟着吼叫起来。

        “太玄圣域这么多届排位战,不知有多少参赛者受过伤,从来就没有追责过,可你们苍焰谷为什么就能怪罪!甚至还直接动手报复?”

        “就因为伤的是燕国太子,伤的是最得意的弟子?要是这样,那七国排位以后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干脆改名叫燕国排位,苍焰谷排位吧!”

        随着一声声呼喊,加入这场声讨燕国苍焰谷的人变得越来越多。

        不仅是那些齐国人,其他几国修士也纷纷为林渊鸣不平,连带着圣地之名,抨击那位苍焰谷长老。

        “身为圣地的下属分谷宗门,能不能要点脸啊!”

        “堂堂燕国,堂堂圣地之苍焰谷长老,难道就只有这么一点气度魄力吗?”

        混乱无比的声浪淹没了整个剑巢,为林渊声讨的汹涌人声此起彼伏。

        那种穿云裂石的喧嚣威势,那种四处人头攒动,震撼人心的场面,哪怕是此刻在铜棺外看着的众修士都被深深感染。

        那些秦朝元老们,更是感觉激动得背后直起疙瘩,浑身都在隐隐颤抖。

        如果单单只是封不七,只是个别人。

        面对圣地威压,纵然心有怨言,目中鄙视,也断然不可能声讨质问至此地步。

        但在场上百万修士在封不七的出头牵引下,却是凌然不惧,对燕国、对苍焰谷群起攻讦。

        这就是氛围的力量。

        身为秦朝元老们,看着林渊以秦国修士的身份,以极为震撼人心的方式,击败不可能击败的对手。

        而且还引得各国修士,自发为其声讨苍焰谷,博取公平正义,大扬秦朝国威。

        之前他们心中那股屈愤,全部都变成了吐气扬眉。

        个个恨不得当年能够直接在场,好好感受这种从身到心的舒爽。

        画面中,混乱的场面很快平复下来。

        “大家都安静下来,不要说了。”

        焚苍炎谷大长老炎阳焱出面,镇压下声讨的音浪。

        但他的脸色同样稍显混乱,活了大半辈子,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

        苍焰谷虽说只是圣地的一宗分谷,但依旧代表着圣地的威严。

        可现在,却在七国盛会的舞台上被各国修士如此声讨,史无前例!

        就因为这个叫做林渊的秦国修士,圣地不可触犯的威严竟然受到了挑战,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这事要是传出去,触怒到圣主,后果不堪设想。

        炎阳焱不禁在心底痛骂这些来自苍焰谷的长老,现在他们丢的不仅是燕国的脸,更是把圣地的脸都给丢尽了。

        但作为圣地派来的代表,他必须出面把这事给妥善处理好。

        “这里毕竟是太玄盛会的舞台,七国汇聚于此,都是为了切磋比试,彰显国力,弘扬国威,而不是像这样争辩不休。”

        炎阳焱落在主战台上,雄厚的灵压震动,他自带威严的低沉声音瞬间就压下音浪,传遍全场。

        “也请大家放心,我圣地既然定下了排位规则,哪怕是分谷弟子,也没有任何特权,全都一视同仁!”

        炎阳焱脸色平静,看着一众脸色苍白的燕国长老们,带着微微怒气沉声道。

        “燕仁自损精血,却还是败在林渊手下,以致重伤昏迷,纯粹就是技不如人,不得追究他人责任,你们可有意见?”

        “被逼得自损精血却还是失败”,这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七国笑柄,要是出自别人之口,这群燕国长老们必是会当场发飙。

        可现在,他们却一个个面露惶恐,不断摇头,示意没有异议,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本来回国就要承受燕王的怒火,现在还引得圣地长老动怒,迎接他们的将会是什么,简直无法想象。

        而刚才那个想要直接了结林渊性命的长老,更是在剧烈的颤抖中跪下,身上冷汗如瀑流下。

        看着这群长老的惶恐模样,炎阳焱发出一声冷哼。

        接着,他手臂高举,高声传道:

        “燕仁昏迷,失去战力,我宣布,七国排位四强半决赛第二场,秦国林渊胜!进入次日决赛!!”

        以往每次宣读对战结果,观众席上纵然不是哗然不休,也必会有些响动。

        但这一次,宣告声落下许久,全场却依旧是一片安静。

        当亲耳听到这个结果,每个人都还是难免会有些无法接受。

        本来他们对这一战并没有抱多少期待,认为这会是一场结果注定的对决。

        却未曾想结果竟会截然相反。

        在这一届的七国排位开始前,没有人想到,也不可能想象得到,会有玄灵境修士进入决战。

        从这一代七国年轻一辈角逐而出的两名最强修士,灵压境界竟会是这样两个极端。

        二十岁,天灵境的封不七。

        十八岁,玄灵境的林渊。

        无论哪个,都是无法理解的存在。

        只要一想到这个年龄、境界与他们的实力,所有人的心魂无一不是在不受控制地战栗。

        而能亲眼目睹到这开创太玄圣域历史的一届七国排位,在场修士心中都生出了一种庆幸之感。

        就连很多并没有取得理想成绩的参赛者们,也同样有着如此感受。

        因为他们亲眼见识到了两个必定成为太玄圣域未来王者的年轻修士,更是在见证一道时代洪流的崛起。

        啪啪啪……

        沉默后,观众席的一处角落,忽然响起了一道响亮且突兀的鼓掌声。

        鼓掌声起初只是零星一块,而后快速扩散至几片,数片,一大片。

        最终几乎所有人,包括那些长老也全都站起身来,面带赞叹的异彩,鼓起掌声雷动。

        在这些天里,剑巢内的掌声很普遍。

        可像这种响彻全场的掌声,却从未有过。

        放在历史上,也极为罕见。

        但林渊,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承受得起这满场修士对他的掌声与喝彩。

        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封不七转过身,屈膝跪下,把林渊上身抱起,靠在他的臂弯上。

        浓血滴溅而下,可封不七却不管不顾,神色自若。

        任由那些猩红血迹把他洁白无尘的剑袍给污染。

        他把手覆在林渊胸口,脸色无比凝重。

        林渊的伤实在太重。

        全身上下,由内至外,都有或大或小的伤口,几乎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

        这种程度的伤要是放在他自己身上,都难说有几分存活下来的可能。

        短暂的惊异过后,封不七快速把手掌覆下。

        而后,一团温和至极的白芒把林渊全身覆满。

        看着封不七这种举动,剑巢四周的掌声渐渐停息。

        因为在场修士都因他这一举措而忘记了动作。

        这一战后,林渊已经是封不七的对手,将要争夺七国第一修士之位。

        可封不七,不仅为林渊出面鸣不平,现在还亲自为他疗伤。

        这种道义之行,只有真正的君子才能做得出来。

        这也是属于封不七的傲气,他的行事风格。

        他不允许自己乘人之危。

        反而无比渴望,能与林渊在公平的情况下,堂堂正正的切磋对决!

        所有人更为沸腾了,更为期待了。

        他们无比想要看到,这二人到底能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林渊的伤势被白芒压制下去,从七窍中不断流溢出的血液也不再流下。

        可他的眼眸被血液粘住,只能睁开微微一丝,看不清是谁把他给抱起。

        他的意识也在模糊的边缘,连方才炎阳焱的那声宣告,他都没有听清。

        但他能感受得到,有股莫名温和的气息,正在为他压制着伤势。

        这说明,战斗应该结束了。

        “赢……是赢……了……吗?”

        林渊的嘴唇微微开合,声音很是微弱。

        微弱到与他近在咫尺的封不七,都几乎无法听清。

        “对!你赢了,你打败了燕仁,你进入了决赛!”

        封不七把消息轻声告知林渊,话音中难掩几分激动。

        “赢了……好……太好……了……”

        林渊嘴角轻轻扬起,那是一个无比满足且幸福的笑容。

        “好……好累……好想……睡觉……”

        得知自己获胜,林渊一直紧绷着的精神意志终于突然松懈下去。

        而后,一股如洪流袭来般的脱力感从身体各处涌起,让他在一瞬间就变得恹恹欲睡。

        “你已经尽力了,做得很不错,好好大睡一场吧。”

        随着封不七的一声细语,林渊双目终于缓缓闭合而上。

        “我很期待,能与你一战。”

        感受着已经沉寂下去的气息,封不七的嘴角同样露出了一抹微微笑意。

        铜棺上的画面,至此再次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