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40章 哪怕焚尽灵魂,即便天崩

第140章 哪怕焚尽灵魂,即便天崩

        封不七一击得中,但脸色却陡然一变。

        因为他感觉自己手中的纯钧,仿佛刺入了一面固若金汤的铁壁之上。

        剑尖才刚刚刺入林渊的血肉,连短短半寸长度都不到,就无法再深入一分半点。

        这可不是他随手刺出的一剑,而是他凝聚了所有剑意,由天级极品灵剑所刺出的一击。

        哪怕是刺入磐石、玄铁,    都能如削泥一般,轻而易举刺个窟窿出来。

        就算是天灵境修士,都无法挡下。

        可就是这样的一剑,却无法刺穿林渊的骨肉。

        所有人都只被他那无比惊人的狂暴力量吸引了注意,但却总是会忽视他那变态般的防御能力。

        他的肉身,为什么会强悍到这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难道他还是个体修?

        封不七还处在这一剑的惊异中,    林渊的大剑就已经向他挥来。

        汹涌的灵压风暴迎面而至,    封不七迅速收剑,    身形暴退。

        同时,他手中纯钧疾挥,眨眼间挥出数道凌厉恐怖的剑气,欲将那团卷起的灵压风暴给切裂。

        两股惊人的能量近距离当面相撞,狂暴的力量让封不七几近窒息,把他的护身灵压瞬间击散。

        他口中狂喷数道血箭,白衣染血大半。

        身体在巨力下向后飞转,沉沉砸在战台边缘的透明屏障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一瞬间,封不七全身如遭山岳重击,轰然一片,    五脏六腑如翻江倒海般剧荡不已。

        观众席顿时惊呼一片,    猛然炸开。

        刚刚才坐下不久的各国修士全都站起身来,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这七国年轻修士比拼的舞台上,    林渊创造过的奇迹太多。

        一次又一次震惊了世人,颠覆了认知。

        可就在所有人觉得已经看到了林渊的极限后,他再一次打破所有人的认知。

        二者互相打在对方身上的一击,    林渊身上只留下了一个小小血洞,可封不七却是明显受了不小的内伤。

        现在的林渊,已经根本就不是与燕仁对战时的林渊。

        才短短半月过去,实力层面就堪称脱胎换骨,天壤之距。

        所有长老的目光锁定在林渊身上,齐齐无言。

        这些立于七国之巅的人物,又一次因为这个小辈怔然不已。

        此子,将来必定名震太玄,君临天下。

        主战台上,封不七缓缓站起。

        正面吃下林渊一击,此刻他的脸色覆着苍白。

        白衣上的大片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气息远不如前。

        观众席上的哗然来得快,去得也快。

        所有人屏住呼吸,心脏狂跳不止。

        难道……林渊真的……可能会胜?

        这个开战前所有人只觉荒谬绝伦的念想,此刻却不断在心魂中回荡。

        嗡嗡嗡……

        正在此时,封不七身后的剑匣不受控制地剧烈震动,而后主动打开。

        随着两股向外汹涌激荡的剑气,两柄无鞘之剑同时飞出,放射出交相辉映的青红光芒。

        两柄灵剑如有灵性一般,    不断在封不七身边围绕,剑身颤动,发出声声亢奋激昂的剑鸣。

        看着两柄主动飞出,    战意高扬的灵剑,封不七凌乱的目光突然变得柔和无比。

        那目光温柔如水,仿佛这两柄剑像是他的挚亲挚爱,像是曾发生过何种不堪回首的凄婉往事。

        他慢慢松开手中纯钧,任其同方才的君子三剑一起悬浮在自己周围。

        他低着头颅,嘴唇微动,口中振振有词,不知低语着什么。

        双手一左一右,握上双剑,封不七于此刻缓缓抬头。

        他弱下去的气息,在陡然一转间发生了巨大变化。

        他的眸中再无丁点惊异动荡的色彩,亦看不出任何波动的感情。

        就连开战时那股毕露的剑意锋芒,都全部消散得无踪。

        林渊眉头高皱,面对此时的封不七,他的身体第一次向他发出了忌惮的警告。

        他的呼吸和心跳已经不受控制,时而缓滞,时而急促,全身上下的肌肉也都在不断轻微颤抖。

        此时封不七所释放出的恢漠剑息,要比之前他用出任何一剑都更为强盛。

        未动灵力,一股无形剑意就已在战台每一处角落激荡,如有万千剑气虚影齐指,如芒在背。

        如果说,之前都是他御使着灵剑。

        而现在,与这两把融合相生的雌雄双剑结合的封不七,真正有了一种人剑合一,浑然一体的气息。

        随着人与剑的呼吸间所溢出的那股剑势,也凌厉了无数倍。

        就连远在战台外的数位天灵境长老们,都有了一种如芒在喉之感,浑身不舒服。

        很明显,虽然这两柄灵剑的品质依旧是天级,但却比荒级灵剑都要珍惜。

        因为这是两柄蕴有着剑魂的灵剑。

        这一届排位赛中,封不七从来没有亮出过这两柄雌雄双剑,亦没人能够有实力逼出。

        可这两剑一出,仅是灵压与气息的碰撞,林渊就已经落于下风。

        此刻与这两把灵剑剑息合一的封不七,已经一扫方才颓势,将灵压提升到远盛其境界的地步。

        面对这样的封不七,哪怕是这些天灵境长老们,都没有信心能够正面赢下。

        连能否吃下他一剑都无法确定。

        一青一红,两柄雌雄双剑在封不七身前交错。

        他的左侧荡动着水纹般的剑气波澜,右侧缭绕着焰火般的剑气火浪。

        这两股截然相反的剑气,竟已浓烈到成了实质的地步。

        封不七长发高扬,脚步微动,轻微的动作却带起战台空间内剑风席卷,空间战栗。

        尚未出手,这股陡然爆发的气势便让所有人心中震骇,生出深深慑服。

        “嗡!!!”

        随着空间内剑气的剧烈震颤,封不七出手了。

        “双剑华斩!”

        一声高喝,他脚踩的天玄石猛然炸裂,身影化作一道流光,骤然射向林渊。

        同时,那两股凝成实质的剑气骤然凝结,在半空划出两道华丽的剑光。

        剑光推动着一道道足以湮灭一切的剑气锋芒,斩向林渊。

        这一次,林渊没有再选择用狂暴的力量去与之硬撼。

        只凭那股扑面而来的气息,他就知道,那绝不是只凭一柄荒级大剑就能抵挡下来的。

        在封不七手握双剑的那一刻,他就果断放开了大剑,选择以双色金莲来对抗。

        晋入地灵境后,他对灵子的操控能力变得愈加精微。

        再加上有了前几次的经验,他已经轻车熟路。

        不过瞬息之间,那朵双色金莲就已然成型。

        青金二色在其中交融,传出阵阵闷雷般的响动。

        这次,林渊的手掌没有再被暴虐的灵压给弄得血流如注。

        他的表情也不再向之前那么艰难狰狞,只是同样无比凝重。

        但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如今这一朵灵子金莲,其中那股骇人灵压,绝对要远超燕仁的那一朵。

        可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异样,但林渊的身体绝不好受。

        那种恐怖绝伦的压力,是对整具肉身的巨大挑战。

        只在成型的那一刻,他的气息瞬间就虚弱了下来。

        “去。”

        林渊一声轻喃,屈指一弹,那朵双色金莲便轻飘飘地向层层剑光波澜飞去。

        轰!!!

        那是一声仿若天塌地陷的轰鸣。

        在这声巨响中,那些灵压尚低的修士双耳瞬间失聪。

        整个战台在剧烈颤抖,灵压屏障同样震动不休。

        就连整个剑巢的空气都彻底动荡,仿若地震降临。

        惊叫声传遍了观众席,越来越凝重的震惊之色出现在每个人的脸上。

        这是整届排位赛迄今为止声势最为浩大的对撞,超过了之前所有对战中能量碰撞的总和。

        如此恐怖的声势和惊天动地的轰鸣,就算是个两个高阶天灵境强者都难以做到。

        能量碰撞,恐怖的灵压在骤然间爆发而后又瞬息湮灭,经久不息的风暴在战台内卷起。

        碎石纷飞,沙尘高扬,将主战台都几乎淹没,也把林渊和封不七的身影完全遮蔽。

        轰……轰……轰!!!

        所有人都无法看清里面发生了什么,只能听到两股凶狠无比的力量在不断碰撞。

        明明双方都已经在刚才那一击中耗散了巨量的灵压,可紧接而来的这一剑剑对轰,却不下于之前初次照面时的动荡。

        整个战台完全被狂暴的力量充斥。

        刺耳的剑啸,震耳的轰鸣,交杂如织,狠狠撞击着在场所有人的听觉和神魂。

        如果不是有着炎阳焱的结界相隔,那股余波足以扩散至整个剑巢。

        震耳巨响,轰鸣声声,如有一个无形巨人正用双手狠狠刨挖着地面,扬起漫天沙尘。

        数位长老合力加固而成,坚不可摧的灵压屏障,也随着每一声巨响的传出而隐隐战栗。

        轰!轰!轰!

        最后三道连续响起的轰鸣猛然爆开,而后整个剑巢又陷入无声。

        漫天尘埃中,两道身影以相反的方向倒射而出。

        弥漫的灵压与沙尘风暴快速消退,主战台上的震动缓缓停止。

        当视线中的影像逐渐变得清晰时,所有人都狠狠倒吸了一口冷气。

        短短时间过去,那由昂贵的天玄石所铸成的主战台就如同经受过天灾一般。

        每一处地方,每一个角落,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大坑,数不尽数的裂痕。

        整个战台都已被狂暴的灵压摧毁得面目全非,看上去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目睹这一幕,所有人脸色直接僵住,好似已经石化。

        这的确是一场激烈的对决,但没有人能预想到,竟然会激烈到这种程度。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谁都无法相信,这会是两个不到二十岁的修士所造成的场景。

        战台两侧,林渊与封不七的身影终于浮现而出。

        砰!

        一声异响,荒骨大剑轰然落下。

        噗通!

        林渊扶着大剑,单膝猛然跪倒在地。

        随即脸色一白,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把脚下疮痍的台面染红大片。

        他满头黑发凌乱,满面灰尘,身上衣服被剑气撕裂得破碎不堪。

        此刻,他的手臂上、胸膛上、后背、大腿……

        全身上下,只要是裸露出看得见的每一处地方,都被锋利的剑风撕裂出触目惊心的伤痕。

        那血肉淋漓的模样,得好似被拉去凌迟了无数刀。

        “咳呃……咕……嘶……”

        全身血流如注,痛苦的呻吟声从林渊剧烈喘息的口中响起。

        方才那上百个来回的对撞,他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量,现在就连站起的力气都几乎使不出来。

        而连续吃下林渊那狂暴的灵压轰击,封不七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虽是站立着,但身体也在明显摇晃,想要保持平衡也有些艰难。

        雌雄依然在他手中,只是方才那透射而出的凌厉剑气与剑光已经不复如初。

        一同封不七那苍白得不见一丝血色的脸颊。

        他这辈子都从来就没有像这样肆意倾泄过灵力。

        此时浑身灵脉疲倦不堪,灵力的流转也变得很是艰涩。

        现在的他,所剩的力量连平常状态下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到此结束吧,林渊。”

        封不七平复下双眸中剧烈动荡的色彩,声音听起来很是虚弱。

        “你已经彻底力竭,胜负已分,没有再战下去的必要了,不然只是单方面徒增创伤。”

        “呃……”

        带着痛苦的喘息声中,林渊撑着荒骨大剑,踉跄欲坠地缓慢站了起来。

        “谁说……胜负……已分……”

        他哆嗦着牙关,吐出一口混杂着血液的浓稠唾沫,一点点抬起头来。

        “我可是……还没有,倒下……”

        那不甘沉寂下去的眸中,依旧充满着毫不服输的浓烈战意。

        与之前相比,不仅没有分毫退却,反而更盛了数倍不止。

        越是绝境,就越是能激发出少年青帝骨子中的狠劲与凶性。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

        林渊看着远在战台另一方的封不七,用着虽然低沉,但却足以让封不七听得清楚的声音回道。

        “就没有……输……”

        他靠着身后的灵压屏障,一点点拖动大剑。

        脚下破损不堪的碎石堆中,被沉重的剑身犁出一道深深凹痕。

        “封不七……你看,清楚了……”

        林渊的话语断断续续,每说几个字,他都要大口喘息,经过数秒停顿后才能继续下去。

        他的双手紧紧抓握着荒骨大剑的剑柄,狠狠喘下一口粗气后,双眉猛地沉下,牙关紧咬,一口气把它从地上抬起。

        “你还没有……击倒我!!”

        林渊颤巍巍地把剑尖遥遥对准封不七,口中低声暴吼。

        封不七:“……”

        看着哪怕战至这种状态还不肯放弃的林渊,封不七表情凝结,一时间愣在原地。

        他闭上了眼睛,短暂的沉默中,战台内只剩下林渊粗重的喘息声。

        过了好一会,他的气息和心境才平静了下来。

        “我知道了。”

        封不七睁开双眼,最后注视了一眼林渊的身姿,似是叹息般道。

        “那如果面对的是这种力量,你还能再鼓起战意吗?”

        轰!!!

        随着白玉剑匣最后一次打开,一股浩瀚剑威如君临世。

        一柄宽厚的青铜古剑抓握在封不七手中,他把手指抵在剑柄上,向上一推。

        锵!!

        随着一声重鸣,泰阿古剑出鞘半分。

        仅仅只是出鞘半分的刹那剑威,主战台的台面就开始大幅度下陷。

        咔咔咔……

        在这股剑威下,林渊的两只脚掌都被深深压入了碎石堆中,全身更是如覆万岳。

        轰!!!

        而他好不容易费力举起来的荒骨大剑,同样在这一刻轰然落地,砸出一道深坑。

        就像是有成千上万柄玄铁重剑狠狠压在上面,让他再把剑无法举起一分半点。

        铮铮铮铮铮铮铮……

        这时,林渊突然在耳边听见了一道接一道的混乱剑鸣。

        剑巢内各个角落,随着响起的无数惊呼,无数修士随身携带着的那些灵剑,全都在这一刻同时出鞘,颤栗嗡鸣。

        封不七此生都从未示人的第七把剑,仙剑泰阿,首次在世人面前出现。

        在这柄泰阿古剑面前,那些灵剑就如同看见了一个威严无上的帝王。

        在敬畏中主动出鞘,发出声声臣服般的铮鸣,震颤不止。

        就算它们的主人死死抓握住剑柄,都依旧在剧烈颤抖,无法控制。

        这才是封不七的极限,真正的实力,在一次次的比拼中,终于展现出来。

        剑巢内无人能言。

        主战台上,林渊全身紧绷,瞳孔在剧烈颤抖中收缩。

        血液与汗水从他的额头渗出,顺着比白纸还要苍白的脸颊成股流下。

        作为这股剑威特意针对的存在,他感受到有一股强烈无比的死亡气息,正不断覆盖上自己全身上下。

        每一滴血液,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他眼前这柄仙剑到底有多么恐怖。

        都在告诉他,一旦这柄剑完全出鞘,必然将夺走他的性命。

        都在以封不七的意志逼迫他,理智放弃这场对决。

        “呼……嘶……唔、咳呃……咳咳!”

        如有万钧压迫,林渊本就无比粗重的呼吸变得更加短断断续续,双唇都变成了深紫色。

        光是吸取些许空气,肺部就像即将炸裂一般,剧痛不已。

        封不七……竟然以凡体之身,征服了一柄仙剑……

        光是这种剑威就已至如此……或许真的如封不七所说,他已经败了……

        林渊的意识被压迫到临近模糊,一个又个负面想法从其中浮现。

        是啊……

        像他这种空洞的人,怎么可能赢得过这种对手。

        他多想抛开一切知觉,就这样一睡不醒,就这样输掉比赛……

        输了的话,会怎么样……

        林渊的脑海彻底糊成一团。

        他已经彻底搞不懂,为什么自己会站在这里,为什么还要这样苦苦撑着。

        也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哪,又要做些什么。

        意识在重压下临近错乱,愈来愈模糊的视野中,林渊恍然看到某种正在他眼前耀动的物体。

        “啊……”

        那是火。

        一团熊熊燃烧的焰火。

        不知何处生起的一股燥热,让林渊浑身都如陷火炉般,沸腾不已。

        这份燥热,这股同样负重不堪的身躯,让他在这临近昏迷之际,想起了一件事。

        想起了被那苍青色火焰灭门的那无月之夜。

        想起了在十万大山里,压榨一切精神,一切力量,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前进的相同感觉。

        一晃过去这么多年,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他没了亲人,没了众老,没了妹妹,没了一切,孑然一身。

        他丝毫不被谁期待,丝毫做不到任何事,甚至丝毫无法改变任何现状。

        打从那天开始到现在,一点都没变。

        明明依旧是如此,可他却弄得一身伤痕累累,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

        林渊什么也想不起来。

        身体疲惫到无比想要休息,想要陷入沉睡,永远解脱。

        只要在这里停下,就可以永远解脱。

        他很清楚这一切,可是……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林渊的喉咙发出沉声咆哮,像是无比想要聚起力量而产生的嘶吼。

        他一点点抬起脚掌,折磨着就要在重压下崩裂的身躯。

        他已经无法思考,他不知道答案。

        但是从那团燃烧的焰火中,一直明灭摇曳着一抹倩影。

        糊成一团的记忆中,林渊已经完全想不起那道背影到底是谁的,又到底是什么模样。

        但是每当那一抹倩影在火焰明灭中浮现时,他的内心便悸动不已。

        他的体内就燃起一道又一道力量,驱动着已然竭力的身体。

        感受着那一滴从灵根深处涌出的燥热,林渊终于想起了一件事。

        想起他曾在何处,与流着泪的她,发下誓言。

        他听不清她说了什么了,但那熟悉的音色,燃起了他心中的火焰。

        他有必须背负的期待,有必须完成的愿望。

        “因为,我和她……约定好了……”

        战斗吧……

        咚咚……咚咚……

        妖帝之心带来莫名的力量,让林渊朦胧的意识拨云见日。

        荒骨大剑从深坑中猛然拔起。

        “什么?!”

        封不七脸上闪过难以置信的惊惧。

        他感受到林渊体内,突然涌现出一股狂躁不安的诡异力量,一股令他手中泰阿都在颤栗的力量。

        “所以……我非战不可……”

        林渊整个身躯颤抖着,双手死死抓在荒骨大剑上。

        “不远……万里,排除……万难……”

        他低着头,笑了起来,笑得无比凄厉决绝。

        “来到这里……我林渊,唯战……而已……”

        “战……即一切……”

        “哪怕焚尽灵魂……即便天崩!”

        随着口中一个个字眼蹦出,林渊紧紧闭合的眼前,忽然蒙上一层猩红赤色。

        眼缝中,两道鲜血流淌而下。

        在这种竭力至极的状态下,他再次开启了临字秘。

        他那灵力已经完全枯竭的身体,忽然升腾起一股无比狂躁,且极不稳定的灼热气息。

        哧哧哧……

        混乱如麻的撕裂之声在林渊全身各处响起。

        他的皮肉、血管、骨骼……

        他全身上下的一切,皴裂开一道又一道的血色裂痕,汩汩血流争相涌出。

        只要一秒就够了。

        只要一瞬就行了。

        视觉、味觉、听觉、触觉、嗅觉、痛觉……

        任何体感,乃至呼吸,全都是多余的,全都不需要。

        所有肌肉,所有骨髓,所有血液,榨取出全部的力量,只为这极限的一瞬。

        灵根深处,那颗红如玛瑙般的妖帝之心在颤动中,挤出一滴殷红至极的血液,释放出强烈到刺眼的光芒。

        辟邪之血,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