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43章 秦襄王之“死”

第143章 秦襄王之“死”

        柔仪殿的巨响很快传遍了皇宫。

        宫内警钟长鸣,四面八方的皇宫侍卫,以及分散在各处的地灵境禁军在第一刻齐齐出动。

        人如潮水,分成两股,分别向柔仪殿与秦襄王所在的乾清宫涌去。

        林渊虽然处在极端的暴怒中,但却并未完全失去该有的理智。

        他没有在人多眼杂的宫宇楼阁中穿行,而是直接在殿宇屋顶上腾空起落。

        他的速度很快,    只是数个腾身闪转间就来到了乾清宫。

        作为一国之君所居的大殿,这里本该有不少高手暗中把守,但林渊却反常地没有遇见一个。

        他在殿门口凌空落地,把那个看守着殿门的中年太监给吓了一大跳。

        那太监眼睛一瞪,尖声厉喝:“来者何……”

        砰!!

        一声闷响,那太监话还没说完,    就连痛吟声都没有发出,    便直接被林渊打晕过去。

        乾清宫内,御书房门口。

        随着一阵阴冷的寒风拂过,    一股可怕到无法形容的煞气笼罩了那些持刀侍卫的身心。

        令人心神俱颤的窒息间,他们只觉眼前黑影一晃,便感觉后颈传来一阵剧痛。

        这些训练有素的侍卫们甚至连人都没有看清,就齐刷刷倒下。

        御书房内的龙榻上,听到门外异响的秦襄王刚撑起身体,就发现一道快到无法看清的人影冲入房内。

        人还未至眼前,一股山岳般的汹汹气势与暴戾气息便扑面而来。

        整个御书房仿佛一下子进入了阴寒地狱,让秦襄王本就干枯蜡黄的脸庞变得更为失色,全身直打哆嗦。

        他艰难地抬起头,浑浊的目光中,看到了一张在无尽暴怒与怨恨中完全扭曲的脸庞。

        以及他那双正弥漫着无尽煞气,    猩红得让人根本无法与之对视的一双赤目。

        “林……林渊……你竟……竟然回来了?”

        面对林渊,这位秦国地位最高的统治者的声音和心脏都在颤抖不止。

        他从来没有在一个人身上,    感受到如此恐怖到令人心惊胆战的气息。

        “孤听……前些阵子,听闻燕人说,你胜过了燕国太子……”

        秦襄王的大脑处于混乱中,结结巴巴,    断断续续地说着。

        “你替……替秦国赢得了荣誉……孤很欣慰……”

        秦襄王一句句话不择言地说着,林渊也从正门一步步走入,带着漫身煞气,走向龙榻。

        踏,踏,踏——

        他的脚步很缓慢,而且是一种极不正常,极其克制的刻意均匀。

        缓慢,却又踏踏作响。

        再配合他脸上那阴沉无情,狠狠压抑着的狰狞表情。

        这脚步声光是听起来,就让人不自禁在心底产生一种没来由的极端恐惧。

        沉重得像是踏在每个人的心间,仿佛死神缓慢靠近的夺命脚步。

        随着林渊的靠近,龙榻上本就显得有些昏暗的光线变得更加阴暗。

        他低下头,看着身躯在不断颤抖的秦襄王,赤红的双目中放射出的暴戾与杀戮的眸光。

        “你……外面……刚才是发生什么了……”

        秦襄王的喉咙剧烈蠕动,挣扎着想要从龙榻上坐起,却发现瘫软的身体都已经提不起一点力气。

        “怎么都……都没人和孤通知一声……你就自己来了……”

        死寂的御书房内,嘈杂的人声和杂乱的脚步从远处隐隐传来。

        那是正赶来护驾的侍卫和皇宫禁军。

        “我记得第一次见你时,你称自己为‘朕’。”

        林渊抬起眼眸,    突然微笑起来,但那笑容却笑得比魔鬼还要阴森。

        “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现在,又自称为‘孤’呢?”

        “是因为你太恐惧,太混乱,所以才终于露出原形了是吗?”

        林渊的语气很平静。

        但就是在这种异乎寻常的平静中,能听得出一种似暴雨来临前,如火山爆发前,那种死寂的压抑感。

        “现在,我是该叫你秦襄王……还是该叫你,大皇子呢?”

        铜棺外,众人全都哗然了。

        他们也同样看出了秦襄王的异样。

        作为秦王,他没有任何理由在林渊面前表现得这么慌乱。

        少年青帝的这些话,再联系上从之前画面中所看到的一切蛛丝马迹,一个不敢令人相信的想法在所有人脑海里出现。

        眼前的这个秦襄王,是被大皇子控制的秦襄王。

        ……

        平静到可怕的声音,被看穿的话语,让秦襄王眼眸死死瞪大,眼瞳剧烈收缩。

        他的身体在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惧中,下意识向后蹬着腿缩去。

        他无比想要高喊快来人救驾,但那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十指狠狠扼住的喉咙,已经发不出一丝声音。

        秦襄王的异常反应无疑让林渊确信了自己的判断,也成为了压倒他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和混乱的想法涌入他的脑海,让他的身体止不住在颤抖。

        一个月前,秦芷沐就被嫁往了燕国。

        一个月前,从七国排位大败而归,败在他手里的燕国人,就带走了秦芷沐。

        以这种方式,以另一种意义,在赛场之外,战胜他,战胜秦国。

        一个月前,当他还远在齐国,和封不七争夺太玄第一时,这一切就已经发生。

        那个纯真、善良、美好的公主。

        她的笑容,她的眼泪,她的爱,她的恨,她的音容、她的相貌、她的一切……

        已经成为了他无法再去挽回的过去。

        他好恨,恨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回来,恨自己为什么离开秦国。

        如果他在,他一定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他无法想象,无法想象当秦芷沐得知他虚假死讯的那一刻,会遭受到何种打击。

        无法想象秦芷沐到底是以一种怎样的状态,去往燕国。

        他好怨,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怨恨此刻眼前的一切。

        无边无际的怨恨涌上林渊的心头,传遍他的全身。

        让他感觉自己的意识、身体,都仿佛要从中炸开。

        眼前的世界猩红一片,看着眼前的秦襄王,林渊如一只绝望的野兽咆哮着。

        他早该推断出来的,早该知道秦襄王是早就已经死了的。

        早该确信眼前的这具躯体,不过只是大皇子的一具傀儡。

        他暴怒而起,直接揪住秦襄王的衣口,把那枯槁的身躯抓起,嘶吼着质问。

        “告诉我,你到底对芷沐做了什么?”

        “为什么她会愿意去燕国?!”

        秦襄王剧烈收缩的眼瞳瞬间变得无神,整个躯体也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僵硬。

        那种状态,看上起像是直接死掉了一般。

        而后,随着一道体表皮肤被撕裂,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

        一只阴诡可怖的脊蛊从秦襄王的后脊部位破体而出,爆开大片的污臭黑血,在戾声尖啸中飞速蹿上殿梁。

        铜棺外。

        看着从秦襄王的七窍向外爆射而出的大片黑色脓血,还有那只骇人的蛊虫,所有人都惊骇得瞪大了双眼。

        尤其是那些大秦元老和秦芷沐,完全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画面。

        他们的脸上,竟是惊惧,骇然,恐慌,无法置信。

        那只曾在画面中出现过的脊蛊,竟然寄生在秦襄王的体内。

        而少年青帝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刚才还好生生的秦襄王,就变成了这种凄惨死状。

        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杀秦襄王。

        秦襄王,其实早就死了。

        眼前这个秦襄王,只不过是一具被脊蛊控制的躯壳!

        ……

        随着那只脊蛊在一阵窸窣声中蹿上房梁,一道人影也跟着从上面翻落下来。

        那人影四肢着地,连滚带爬地,几乎是不要命地想要想要向外逃去。

        看着慌张逃窜的大皇子秦成蟜,林渊放开秦襄王的尸体,发出一声令人耳膜轰鸣的咆哮震吼。

        他的身体如闪电般射出,眨眼间来到秦成蟜身前。

        林渊抬起右腿,向秦成蟜的腹部狠狠踢去。

        砰!!!

        随着一声如炮弹爆炸般的闷响,秦成蟜的身躯直接弯成了弓状,向后飞射而出,重重砸在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