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45章 谁拦……谁死!!!

第145章 谁拦……谁死!!!

        画面内。

        一句句听着秦成蟜把话说完,林渊的全身上下,就连脸上的每一个器官,每一块肌肉,都止不住在颤抖。

        而且颤动的幅度,在这个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剧烈。

        那从心海中冲起的滔天怒焰,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直接冲昏过去。

        他已经到了暴怒的最边缘。

        赤瞳内的眼白也早就已经完全被血色染红,    遍布猩红的血丝。

        模样看上去瘆人无比。

        “改了记忆,动了神魂,是什么意思?!!”

        林渊一把揪起秦成蟜的衣领,恨不得直接一拳把他的头都给打爆,在暴吼中质问。

        “那噬魂蛊……专以神魂记忆,七情六欲为食……”

        瘫软的身躯被林渊抓起,秦成蟜在半空上下无力地起伏摇晃。

        “也就是……她已经不再记得……和你的回忆……对你的那些情感……”

        “不过林渊……你知道吗?”

        画面中,    秦国皇子那张覆满了痛苦,    汩汩流着浓血,扭曲到快无法辨识的脸上,隐现出一抹穷途末路的阴森笑意。

        “我这个……单纯天真的妹妹……可还真是坚强啊。”

        “我曾在天狱里,拿过无数穷凶恶极……杀人不眨眼的囚犯……做过实验。”

        说到这,秦成蟜大喘一口粗气,扭头向旁边吐出一口流到嘴里的猩血,而后微微狞笑着。

        “一只小小的噬魂虫,就能把他们折磨到以头抢地,恨不得直接自杀。”

        “可你知不知道……我这妹妹明明正在被噬魂虫啃噬着神魂,却竟然还能留有意识。”

        “对了……当时,她可是也像你现在这样……剧烈颤抖着身体。”

        秦成蟜像是已经麻木了身上的剧痛,声音听起来有力了几分,也隐隐愉悦了几分。

        “痛哭流涕,    凄厉地喊着你的名字,跪着求我……求我不要抹掉你的记忆,说着宁愿做任何事。”

        “嘿嘿嘿……何等感人至深的爱意……”

        “要知道,    当时可是所有人都以为……你跟着那些命魂灯碎裂的参赛者一起死了。”

        秦成蟜的眼睛都被血糊得有些睁不开,    对着身前的林渊发出嘿嘿讥笑。

        “林渊……没想到我这妹妹,竟然爱你爱成了这种……死去活来的样子。”

        “以前,    我本来是想直接杀了她的,但在那时,我就改变了想法。”

        耳边汹涌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秦成蟜脸上的狞笑变得越来越明显。

        他毫不顾忌地刺激着林渊的怒火,自信有着秦芷沐作筹码,不怕没了性命。

        “所以,我不仅摧残了这凄美的爱意……”

        “我还在她神魂里种下了暗示,她爱的不再会是你……”

        “是燕国太子……是燕仁!哈哈哈哈……”

        ……

        轰!轰!轰!

        铜棺外,亲耳听到大皇子的一句句话语,秦芷沐脑海中仿佛有数道惊雷炸响。

        她的疑惑,她的担忧,她心中那种失去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的痛感,全都在此刻验证成真。

        假的……都是假的……

        她脑海中自以为对燕仁的爱意,只是秦成蟜用巫术,以降头单方面下的暗示,驱使她的行为。

        她和林渊所经历的一切,那些画面,    那些话语,才是发自真心,才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她之所以不记得,是因为这些记忆,这些画面,全都被人为抹消,全都被摧残殆尽。

        她本以为万里迢迢赶来这里,是来目睹杀死她至爱之人的死亡。

        却没想到,会亲眼目睹到这被掩埋在岁月里,难以为人所知,难以被人置信的真相。

        会亲眼见识到,自己年少时的纯真感情,是如何被弄得支离破碎。

        生存信念的崩塌,人生观的彻底颠覆,神魂的巨大冲击。

        一阵一阵如浪倒山崩,涌上秦芷沐的心头。

        她紧紧闭上眼,倾尽全力,想要彻底回忆起脑海中那些甚是模糊的画面。

        从铜棺画面里看到过的那些记忆片段,听到过的那些话语,与她脑海中闪过的一幕幕场景不断重合。

        痛……

        痛苦……

        剧烈无比,难以形容的痛苦……

        随着记忆的不断融合,秦芷沐的脑海深处,整个人的灵魂深处。

        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像分尸一般,疯狂撕扯着她的神魂。

        疯狂把那些她曾忘却过的画面,掩埋的记忆,不顾后果地注入、狠狠地烙印、生生地雕刻在其中。

        那些神魂中缺失的片段,失去的记忆,掩埋在灵魂深处的那些画面,在一点点复苏,在一点点重整。

        这种烙刻在魂魄上的剧痛,让秦芷沐的身躯在巨大的痛苦中颤抖。

        她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什么叫常人根本就无法忍受的痛楚。

        那并不是寻常的肉身之痛,而是万蚁噬心之痛。

        而是发自内心,源自神魂,蔓延全身的噬魂之痛。

        脸颊两侧突然传来一股细微的异样感,让秦芷沐下意识抬手抚摸。

        当她低头看向湿润的手,却发现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流下了两行清泪。

        也许命运对人的惩罚并不是忘记,而是永远记得。

        秦芷沐记起来了,她隐约记起来了。

        那一天,昏暗的柔仪殿内,她跪倒着,承受着与现在一模一样的极致痛楚。

        面前血流了遍地,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因为秦小瞳为了保护她,就直接横死在她眼前。

        她确实是在向秦成蟜撕心裂肺地乞求着什么。

        可终究还是无法把那团蒙在眼前的漆黑迷雾完全给拂去。

        所有与林渊有关的词语,事物,一切,都完全被噬灭。

        在一旁大秦元老们的惊呼中,秦芷沐在神魂的阵阵撕痛中直挺挺倒了下去。

        她摆摆手,拒绝了旁人的搀扶。

        她的意识已经被无数突如其来的记忆碎片给完全充斥,已经痛到眼前天旋地转,根本没办法保持站立。

        但她还是强咬着银牙玉齿,自己一点点扶着舟舷,颤巍巍站起。

        “秦朝皇族,怎么会生出这个吃里扒外,泯灭人性的畜牲!”

        一旁的秦非子看着画面,忍不住出声怒斥。

        帝宫内一众人也跟着纷纷摇头。

        谁能想到,当年的事竟然会如此出人意料。

        但秦芷沐充耳不闻,目光紧紧注视着画面。

        还差一点……

        还差最后一块决定性的记忆拼图,还差最后一点情感上的深深触动。

        那天燕国皇宫,那个大婚之夜,她记忆中唯一对林渊有过不可磨灭的印象的一次。

        她需要再目睹一次那给了她深深触动的画面。

        冲破记忆的枷锁,拿回曾迷失的记忆,恢复曾失却的情感。

        ……

        “我是蛊主,你不能杀我……”

        “要是我死了,她体内种下的蛊就会彻底失去控制……哈哈哈哈……”

        画面中,秦成蟜还在发出狰狞的狂笑,整个人的状态已经几近癫狂。

        心理上对林渊报复性的极致愉悦,让他甚至忘记了身上的痛苦。

        狂笑到极致,直到气息都喘不上来,直到他咯出几块碎裂的内脏,笑声才停下。

        极致的痛感再度占据了秦成蟜的脑海,他面带痛苦朝林渊威胁道。

        “万一蛊虫暴走……我可不能保证……会造成什么无法恢复的创伤。”

        “快听,林渊……皇宫侍卫,成百上千的禁军……已经来了。”

        正在这时,秦成蟜听到了涌入乾清宫的脚步与一声声的高喊惊呼。

        “皇宫出事,清门那些长老也马上赶过来……”

        “天罗地网,你是根本逃不掉的……”

        说到这,秦成蟜露出一丝惬意至极,弧度愈发高扬的阴笑。

        “老头子暴毙……所有矛头都只会指向你。”

        “……你根本解释不清楚,就等着死吧……”

        他把头凑到林渊耳边,用只有二人才听得到的声音低声道。

        “你死的时候,可秦芷沐……说不定正心满意足地躺在燕仁的胯下,尽享承欢呢……”

        “桀桀桀桀桀桀……”

        一个个字眼,一句句猖狂话语,一声声得意至极的狂笑……

        让林渊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秦成蟜所描述的一幕幕画面。

        秦芷沐承受过的痛,秦芷沐将要迎接的一切……

        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让他此刻心中盈满的全部的愤怒、恨意、暴虐……

        本来已经恐怖到无以形容的煞气,所有负面的情绪,全都在这一刻骤然暴涨膨胀,而后又瞬间轰然炸开。

        “呃啊啊啊啊啊!!!”

        一声仿佛恶魔咆哮般的大吼,传遍了整个皇宫上空。

        传入了每一个刚刚赶来的地灵境禁军们的耳中。

        让他们的耳膜都震鸣不止,心脏都要破裂,心魂都在颤荡。

        因为这音色已经彻底扭曲的暴吼声中,携带了太多负面的情绪。

        绝望,痛苦,暴怒,屠戮,虐杀,嗜血……

        实在无法想象,究竟是怎样的打击和怒火,才会让一个人发出如此恐怖的吼叫声。

        只要听着,不止是心胆俱裂,就连精神意志,也会被其中蕴含的极端情绪给彻底打乱。

        禁军们一个个心中大骇,脚步不前,仿佛再往前,就要进入地狱深渊。

        下一刻,一股可怕到无法形容的煞气凌空降下,笼罩了乾清宫内每个人的身心,让他们瞬间窒息。

        原本明亮的天空,也在这一刻覆上了阴暗的沉云。

        在变得阴暗的光线中,所有人抬头看去。

        高高的殿顶上,林渊抡起右拳,在野兽的咆哮声中轰向秦成蟜的腹部。

        砰!!!

        一拳下去如闷雷炸响,整个乾清宫的大殿都震动不止。

        大片砖瓦抖落,四处尘土随着大片蓬开的血花和碎裂的内脏爆射飞散。

        而后,一声喋血般的惨叫从秦成蟜口中嘶喊而出。

        他的腹部完全爆开,被一拳砸成了稀巴烂。

        如坠地狱的剧痛让他整个身躯都彻底痉挛,意识陷入了痛苦和恐惧的绝望深渊。

        但这还不是结束。

        魔鬼的咆哮还在继续。

        如喷泉般向四处喷开的血水和内脏中,林渊双手抓住了秦成蟜的双脚。

        他一脚踩下,狠狠踩在秦成蟜的两腿之间。

        嘭!!!

        又是一团血花飞溅,又是一声如恶鬼嚎哭般凄厉惨绝的惨叫。

        被林渊一拳打到意识临近昏迷边缘的秦成蟜,在更为巨大的痛苦下完全清醒。

        他唯一还能活动的左臂死死捂住自己的下体,发出一声声仿佛来自地狱的凄惨喊叫。

        那喊叫声之惨烈,惨烈到让听到这声音的所有人都全身战栗,下体一凉,遍体冷颤不止。

        哧!!!!!

        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撕裂声响起,秦成蟜的双腿被生生撕裂开来。

        而后再被林渊一左一右远远丢了出去,洒落漫天血雾。

        飞溅的断肢和血液,疯狂的咆哮,凄惨的喊叫,吓得这些禁军们肝胆欲裂。

        浑身如坠冰窟,脸色苍白一片,完全忘记了反应。

        “呃啊啊啊啊!!!”

        那双来自魔鬼的手,抓在了秦成蟜最后仅留下的一只四肢上。

        咔嚓的脆响中,他的左臂再次被生生扯断。

        四肢全部被撕裂,秦成蟜仅剩下的身躯在这一刻僵挺,抽搐不止,口中发出微弱无比的绝望呻吟。

        铜棺外,见到这种场面的所有修士全身直冒冷汗。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一定会相信绝对是在目睹着地狱。

        轰!!!

        轰鸣声中,大片屋瓦碎裂,秦成蟜的半截身体被林渊狠狠砸落地面。

        尘土纷飞,坚硬的地面顿时崩裂,溅开无数碎石。

        秦成蟜的身体被硬生生砸入到地面下,剧烈无比的撞击让他全身都被震裂,意识轰散。

        可林渊依旧在疯狂吼叫着。

        双拳在咆哮声中,如一把把千钧重锤,狠狠砸向地面。

        每一拳下去,都会溅开大片血雾。

        他的吼叫一声高过一声,手上力量一拳比一拳还要狂暴。

        周围的地面已经被爆开的血液染得猩红一片。

        这样的轰击下,没有人会怀疑,秦成蟜的身体绝对已经被砸成了渣滓。

        别说皮肉,就算是一块骨头也都别想找到。

        “魔……魔鬼……一定……一定是魔鬼……!!!!”

        乾清宫四周,那些身经百战,对死亡和鲜血已经麻木的地灵境禁军们,全都一动不动。

        他们目光呆滞,表情木然地看着癫狂了一般的林渊。

        没有一个人能说话,没有一个人能有动作。

        眼前的一切,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地狱噩梦。

        燥热的气温下,他们的身体却感觉到一阵又一阵无法止住的地狱寒风。

        这个从来都是安详平和,不可能会有任何动乱的皇宫,此刻真正在上演着只该出现在地狱中的画面。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残忍无情,暴虐的杀人方式。

        那根本就不是在杀人,不是在屠戮……

        那被生生撕扯开来的四肢,被轰裂的内脏……

        被砸碎的身体,四散飞溅的血液,魔鬼一般的吼叫……

        完全就是单纯在发泄,发泄着那来自地狱深渊般的怨恨与愤怒,绝望与痛苦。

        最后一声轰鸣终于停下。

        散开的尘土与血雾中,魔神抬起了他赤红的双眸。

        “谁拦……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