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48章 大婚之夜

第148章 大婚之夜

        画面中,高天之上,两侧层云飞速向后掠过。

        林渊、风清阳、封不七三人身如流光,风驰电掣般向着燕国皇都燕京的方向飞去。

        离三人离开紫荆城,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天一夜的时间。

        一路上,林渊已经把情况与二人细说。

        风清阳与林渊是忘年之交,封不七与林渊则以兄弟相称,二人自始至终都对林渊的为人品行不疑。

        对于他所描述的事实,二人也都愿意选择相信,纷纷扼腕叹息。

        而在马不停蹄,不吃不喝,亦不作休息的长途飞行下,三人距离燕京只剩下这最后一段路程。

        燕京位于秦国北方,昼短夜长。

        待日暮西山时,天色就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朔风猎猎,阴沉的天色越来越晚。

        空气中那股沁透身心的冷意也越来越浓。

        来燕国接回秦芷沐,是硬抢,是强夺,而不是谈判,不是协商。

        不出所料,接下来定会有一场九死一生的恶战。

        明明已经到了这种最终时刻,林渊脸上的神色却愈发平静。

        他的身旁,另外二人的脸色反而是出奇凝重。

        如此长距离且不作休息的跋涉,还带着他们二人,就算林渊的身体还能承受住仙器的消耗,但精神必是疲惫不堪。

        他们只有三人,可到时候要面对的,是燕国皇室,是成千上万的无数精锐。

        在这种身心状态下,擅闯燕国皇宫和羊入虎口没有丝毫区别。

        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就是林渊非但救不了秦芷沐,会连自己,再加上他们的性命,也一起搭进去。

        但二人知道,完全能看得出来,也明显能感受得到。

        在林渊那双遍布血丝的疲惫双目中,透出着视死如归的决然。

        他的全身上下,同样有股隐埋其中,就要一触即发的滔天煞气、愤怒与无尽杀意。

        一种只要出手,就必然让敌人见血殒命的气势不断在他身上凝聚着。

        这种杀气,让站在他身旁的二人都越来越心悸,感受到一种发自心魂深处的冰冷惧意。

        夜幕已然降临,摇曳着万家灯火的燕京在视野远处映入眼帘。

        远远望着闪烁的火光,林渊凝滞的眸光在这一刻剧烈颤动起来。

        他的指尖往胸口轻轻一点。

        一团璀璨金光冲起,把他全身都笼罩在绚烂的金色光辉中。

        个人排位战首名奖励,极为珍惜的仙级灵甲,普通的天灵境修士都无法破坏的金甲圣衣,覆盖在他的体表。

        一眼望去犹如一团正熊熊燃烧着的金色焰火,在夜色中显得极为炫目耀眼。

        林渊闭上双眼,缓缓、深深地长吸一口气。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总有一天,他会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

        “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

        此刻他的耳边,一句句回响起秦芷沐对他最后的脉脉传音。

        他的脑海中,不断回荡着秦芷沐背转的侧影,那些哭笑的音调。

        “我来了,芷沐,按你的约定……”

        “很快,一定不会……不会让你等太久。”

        林渊在心中高喊着,而后缓缓睁开双眸。

        燕京已在近眼前,他的身旁,风清阳与封不七的呼吸声也同样急促了起来。

        “我还是那句话,你们二人没必要陪我这样以身犯险。”

        他转头望向风清阳与封不七,语气凝重中带着真挚。

        “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不想拖你们下水,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难道你忘了那日我说过的话?窝囊一世,总得好好勇敢一次。”

        风清阳仰头豪饮下数口浊酒,眉目中满是临危不惧的神色。

        “如果想跑,我这把老骨头还会一直陪你到这?”

        “只要救得回芷沐殿下,就算这条命真栽在这,也死而无憾!”

        “风老……”林渊攥起拳头,话语一时凝噎。

        他转过目光,看向封不七。

        “不七兄,你与我非亲非故……”

        “风中传来苦咸。”

        不等林渊说完,闭紧双眸的封不七便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着,打断了他的劝告。

        “是悔恨的气味吗?”

        铮——

        雌雄双剑骤然飞出剑匣,持于封不七手中,漾开缭绕的剑意。

        “如果那时我也能像你这般决绝,想必也不会悔恨至此。”

        他没有回答,但却已经用森然欲战的凌厉剑意来回应。

        “既然如此,那我只有一句话。”

        林渊点点头,低头看向下方,沉声而语。

        “我们三人,无论是谁,今夜都绝不能死在这!”

        说话间,三人已快速落至半空,迎面便被燕国皇宫入口处的一道无形屏障挡住。

        “站住,前方乃皇宫重地,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

        一个满面威严的天灵境长老挡在面前,一脸警惕地看着面容陌生的三人。

        由于当前的场合与时间点很特殊,再加上林渊与封不七二人相貌不俗,气质超凡。

        尤其是林渊身上披着的那套鎏金圣甲,一眼便能看出极为珍稀。

        这个燕国长老脸色在下一刻变得无比恭谨,他将三人当成他国的贵宾来客,低头询问道:

        “三位也是来参加太子大婚晚宴的宾客吧,可有请柬?”

        大婚晚宴?

        听到这四个字,林渊眼眸骤然瞪大,越过此人向皇宫内看去。

        此时燕国皇宫内四处张灯结彩,喜意融融,嘈杂喜庆的声音此起彼伏。

        亭台楼阁内,万千宾客,人流如织,歌舞盛宴,钟鼓齐鸣,八方来贺。

        正如这长老话中所言,此刻燕国皇宫内赫然是一副正在大办喜事的景象。

        秦国公主与燕国太子联姻成亲,这不是一件小事。

        把秦芷沐接到皇宫后,燕国皇室整整准备了一个月的时间,来策划这场七国瞩目的大婚。

        他们在七国广发请柬,邀请各方了有头有脸,赫赫威名的人物前来。

        各国皇室成员、各大势力、宗门长老,一方霸主亲临。

        他们要用这场声势浩大的婚宴,来洗刷燕国被秦国在七国排位中夺去的耻辱。

        但这个燕国长老并没有等来肯定的回答,而是突然感受到身前一股轰然爆开的暴戾气息。

        随着沉重到无法形容的煞气与杀意笼罩身心,他在惶恐中抬起头来。

        夜幕中,他看到了一张被无尽的怨恨、暴怒与痛苦完全充斥的脸庞,以及一双狰狞得无法让人直视的双眼。

        “让开,否则……死!”

        可怕的声音落下,这个负责接待人员入场的燕国长老在恐怖的气息中战栗。

        “你……你想做什么……”

        他这辈子是第一次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感受到如此令人胆战心惊的气势。

        “没有……没有请柬的话,不可以进入皇宫!”

        他回答的声音都在颤抖中变得结巴,一开始那强硬的语气,也同样不再。

        “你的意思,是要拦我了?”

        眼前这欢腾的场景,瞬间让林渊心中压制一路的怒焰与杀意全然炸开。

        “既然这样……那便死吧!”

        暴吼声中,林渊抡起右拳,轰向这个燕国长老的头部。

        砰!!!

        一声足以媲美炮弹爆炸的闷响响起,大片红白相间的脑浆与血花爆射而出。

        那个燕国长老的头颅直接被狂暴绝伦的拳力轰击得稀烂,整个头部都消失在身体上。

        喷射的血流如喷泉般从脖颈中汹涌喷出,他浮在半空的身体瞬间跌落下去。

        太子、大婚……

        一个个字眼,一幕幕喜庆之景,带起无尽的怨恨怒火,让林渊的意识、身体都仿佛要直接爆裂。

        随着这个燕国长老的死亡,眼前阻挡着他的结界一点点消散。

        “有人擅闯皇宫,快来人!!!”

        随着异响响起,宫门前鸣金大震,警钟撞响,大片侍卫在呼喝声中提刀向这边涌来。

        林渊自半空直直坠下,手中光芒一闪,荒骨大剑被他握在双手中。

        霎时,一股如山岳撼世般的沉重威压自上空落下,狠狠砸在宫门前方。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大片红墙与地面上的砖块直接炸裂,溅开漫天碎石。

        就连这一片大地都在震颤,数不清的裂缝沿着地面迅速向周围延伸。

        在宫门上挂着的数个大红灯笼,同时震了下来,里面的烛火把整个灯笼都给熊熊燃烧。

        有如万钧磐石下坠的浩大声势,让所有涌来的侍卫面露骇然。

        在这种声势下,都有数个境界稍低的皇宫侍卫被那股冲击力给震击到不省人事。

        燃烧着的大红火光映照着灰暗的夜色,散开的灰尘中,露出了林渊那张慑人的面容与同样猩红的双眸。

        笙歌曼舞透过宫门,远远望着皇宫内闪烁的大喜红光,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一抹比魔鬼的笑容还要阴森的弧度。

        燕人……苍焰谷……燕国……

        你们杀死了我的亲人,毁了我的一生……

        让我孤苦飘零……经受地狱般的折磨……

        现在……又要夺走我生命中仅存的美好……

        眼前人如潮水,从皇宫内不断朝着宫门涌来。

        芷沐……

        在你最无助……最痛苦……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能陪在你的身边……

        你等着……我马上,就能找到你……

        我会给这些燕人……一个永远无法抹消的噩梦……

        所有挡在我面前的……

        全……部……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