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武侠修真 - 执魔在线阅读 - 第1291章 葫爷我,首逆第一枯!

第1291章 葫爷我,首逆第一枯!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执魔    !

        宁凡和南柯老仙不过初见,但不知为何,宁凡却觉得南柯的气息有些熟悉。

        他一定在哪里见过这位悟道树之祖...

        于是沉吟间,世间的因果,仿佛化作庞大的信息流,在宁凡眼前一闪而过。

        忽有一缕因果,与南柯的身影重合,被宁凡从茫茫洪流之中捞出。

        而后他恍然理解了一切。  在紫薇北极宫中,有着一棵梧桐老树,是宁凡之前闭关的场所。此树树龄足足有四十三亿年,其树干比天柱还要粗壮,随便一片树叶落下,便足以覆盖一座人间城池。树身上,长着一个慈祥老者的人脸,老者胡须花白,每一根胡须都有数百里长...嗯,早该察觉到的,这南柯老仙确实和那人面古树的脸,长得极其相

        似...  只是为何,身处不同轮回的二者,骨龄竟然相同...人面古树的骨龄是四十三亿年,眼前的南柯老仙也是四十三亿岁,二者之间,骨龄不存在差异,若二人是

        同一人,则必有先后,为何却是等同...  还有一点,人面古树只是命仙修为,眼前的南柯老仙也只是命仙修为...人面古树倒也罢了,因为生机所剩无多,常年沉睡,气势并不如何骇人;但眼前这位

        南柯老仙,却让宁凡感受到了面对太白圣等人的压迫感!

        命仙堪比圣人,此事究竟...

        “骨龄也好,修为也好,皆定格于一刹,这便是老夫的【永恒】啊...”南柯老仙似能看穿宁凡的想法,解释道。

        永恒?

        宁凡一诧,他已不是第一次接触这个词,如今的他,能理解何为永恒,甚至还修习了一门永恒之术。  赤薇道法之六,赤薇花开,持明永恒,其中便记载了教人种植永恒道果之法。这段时间里,宁凡初步习得了赤薇六道,虽只是堪堪入门的程度,却也不再是

        对永恒一无所知之人。

        所谓永恒,即是不朽不灭,但古往今来,只有逆圣才可真正修成不朽,未入第四步者,欲证永恒,则必定需要付出代价,来作为等价交换...

        这位南柯老仙欲以命仙之身证得永恒,必定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且,永恒虽可不朽不灭,却也意味着骨龄、修为、道法乃至一切停步于此刻,再无法前进。于弱者而言,第二步就获得不朽之躯,可平添无穷战力;但对本

        就有资格入圣、入逆之人而言,太早永恒,并非收益,而是无可挽回的损失,通往无上的资格将被彻底剥夺...  此人不像是那种修到命仙境界便无法寸进的平庸者,那么,他为何要选择在命仙之时窃取永恒呢...是有某种百死不悔的理由,还是说遭人算计,误堕永恒之

        渊...  “呵呵,是老夫自己的选择,但理由,此时还不能说。若有一日,你能成长到你师紫斗、两仪那般的高度,便可如他们一般,来老夫这里,听一听远古的故事

        ...”南柯目光追忆着。

        他竟知道紫斗仙皇!  但这并不合理,因为圣子试炼的轮回世界,推演的是紫薇成道的那段轮回,然而此时紫薇都还没成道,世间更不该有紫斗二字...因为紫斗这个名字,是紫斗

        仙皇一统紫薇、北斗二域以后的事情...

        至于两仪这个名字...两仪圣,是师尊韩元极的真界身...师尊曾拜访过南柯老仙,来听故事?其中因果,无法一窥...  “因为老夫已然化作永恒,又怎会被轮回之雾遮蔽双眼...老夫看到的世界,你以后会看到的...”南柯笑容慈祥,如古国星辰般璀璨的目光,却并不给人任何疏离

        感,看宁凡只如看一个晚辈。

        但这并非是以命仙之身占宁凡的便宜,而是此人确有资格。

        他是古国神王逆月的义子,和紫斗、两仪平辈相交,面对故人徒儿,不以长辈自居,又该如何呢?

        只是,他又将北蛮神视如义妹,北蛮国五灵之花,皆于南柯悟道树而生。红藕白花青荷叶,本是兄弟姐妹的对等关系。说北蛮神是他义妹,并不为过。

        考虑到这只蝴蝶和自家妹子因果纠缠了无数世...倘若此情缘终可开花结果,却不知那时的辈分该如何算了...

        呵呵,永恒真是有趣啊,只要活得足够久远,果然什么事情都能遇到...

        “我可以去看看北蛮神吗...”虽然震惊于南柯老仙和紫斗、两仪相识,宁凡却并没有听那些远古故事的闲心。

        仙石倒是对远古故事很感兴趣,可他同样记挂着五弟石鬼,想要看看五弟的伤情。

        而当他看到五弟如今的模样,即使有宁凡事先提醒“做好心理准备”,他仍是彻底失态...  石鬼真人被劫念重度侵蚀,如今六亲不认、走火入魔,甚至一见仙石就想杀亲证道,简直离谱!幸有南柯老仙设下妖灵禁制将之封印,暂时算是保住了石鬼

        一条命,亦不至于令他胡来,但想要救治石鬼,却是困难重重...

        见五弟沦落至此,仙石只觉万念俱灰,跪在禁制之外嚎啕大哭,不断扇自己耳光,埋怨自己不该和五弟失散,没有履行好兄长的职责...  宁凡倒没有多么沉痛,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张道,和石鬼的交情也仅限于下过棋喝过茶而已,且看南柯的表情,石鬼的事情应该还有转机,虽困难重重,到底

        也不是真的不可挽回...

        但当宁凡来到北蛮神跟前,无论道心多么坚硬,却还是瞬间有了裂缝,有无尽痛与怒从那裂缝之中宣泄而出,难以遏制...

        眼前之人,不是女子,只是一株千疮百孔的将死之莲...造成这一切的元凶,是诸圣诸逆的算计,但刺向此红莲的剑,却是紫薇魔君所握!

        然而即使是将死之莲,却还是在感受到宁凡来到的一刻,如欢欣,如释怀,轻轻摇曳起她的莲叶...

        宁凡伸出手,却又停在半空,不敢触碰那伤痕累累的红莲,哪怕是再轻的触碰,都可能破碎她濒临朽落的花与叶...

        “对不起,这一次,我又来晚了...”

        从前宁凡只以为,两道平行之线永不相交,便是世间最大的残酷。然而此刻他体会到,比无法相遇更沉重的,是终于相遇,却又来得太迟...  恍惚间,宁凡的眼前出现了无数画面,每一幅画面,都是一段苦苦寻找的旅程,每一幅画面,都终将以一方悲剧而收场,而后所有画面终于汇聚成最后一幕

        :

        于苍茫的轮回之海,有两只鱼渴望逃离,他和她终于逃到岸上,却又即将因无水而死。

        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然而即使相忘,又如何呢...

        他可以用尽最后的力量,将她重新推回轮回之海,然而等在海中的,不是家园,只是无数的猎食者...

        入海则苦难重重,离海则永堕不归,世界对她而言,只有半分善意,却有百分恶意,而她竟是无水可凭,无枝可依,无家可归...

        那就永堕不归好了!只是这不归之人,不是她,只能是他!

        他不归岸,亦不入海,他要飞上天空,破开苍穹,而后化作风雨,换那脱离大海的鱼儿...一线生机!

        “哦?你的雨意大成了?”南柯老仙微微一诧。

        此子只是看了一眼红灵悟道花,竟就掌位大成了?此花虽是诸圣渴求至宝,但若不服食,合该无用才是。

        所以,不是红灵悟道花的缘故么,是此子自己堪破了轮回因果,并从中领悟到了自己的雨之源流...

        以灵钧圣宗的标准,道法的强度超过五百灵钧可为掌位大成,此子如今的雨意,嗯,约是超过了五百灵钧少许...

        “雨意大成了么,似乎是这样...”宁凡摇摇头,刚刚的他,没有刻意去感悟雨意。

        他只是看到了一些轮回因果,而后生出了忤逆之念,只想化作风雨拯救一人...却不料,本还差少许的雨之掌位,却在此时得到了补全,于无心处大成...

        “可惜了,你在无量劫地掌位大成,小劫当避大劫,你难以在此地引下掌位天图之异象,要少掉许多天之恩赐...”南柯老仙惋惜道。

        “天恩么,即使没有无量劫干扰,这一次,怕也不会因我忤逆之念来到吧...”宁凡摇摇头。  “你对天,有误解啊。如今的天,在你看来似是冷漠无情,但那只是因为天失其主,大道之权柄旁落于鼠辈之手...但从前的天,不是这样的。那时的天,无私

        洒下万世荣光,生万物以养人,可,人无一物以谢天,反报之以刀剑...于是红日坠落不复存,黑月长死不复生,星辰窃夺不复归其主...”

        言及于此,南柯老仙话语一收,不再多言,再说,就要涉及远古大秘了,对如今的宁凡而言有害无益。

        知道的太多,就难以善终,他不就是因为学识渊博,才被人算计入了这场无量劫?

        不,或许那些高高在上的眼睛,警惕的也不是他,而是他那长眠于万古长夜的主人吧。

        古国神王,逆月...即使归于长寂灭,那些人仍然心惊胆寒,不肯将他放过吗...

        可悲!可笑!可恨!

        逆枯爱人,反为人戮!逆尘护道,反为道叛!逆月有灵,反为万灵所弃!

        于是鹤失其心,鸦失其血,雀失其灵,古国不复存!

        窃心者,以明穹自居,真以为自己成了太阳;窃血者,以大道自居,真以为自己成了三千大道之主;窃灵者,以轮回自居,真以为自己执掌了众生平等...

        古国三神王,如今只余其一,但便是这最后一位,也堕入尘劫,永失真我,成了一尊只知杀戮、憎恨的冰冷机器...

        后来呢...

        后来一个猴头儿出现了,非要拜入斜月三星洞,但南柯知道,此猴儿是诸逆的算计,是想借由这枚棋子,找到神王逆月藏身之梦...

        南柯不愿此事发生,但神王却似观测到了什么,于是从长寂灭中苏醒,给了猴儿一个可能...

        而后那些叛徒成功找到了逆月,再一次弑了这位神王...

        但猴儿也最终成了逆月的后手,于漫长轮回之后一统紫薇北斗,甚至险些唤回逆尘...

        然而悲哀的是,令逆尘不可回归的,最终却是逆尘自己...

        最终,猴儿不得不走上逆枯的老路,如逆枯一般,纵有不世之威,却为了守护众生,灭却了自己的灯火...

        而今,却又有一只蝴蝶到来了...

        此蝶,不像是紫斗留下的后手,反而更像是一个愣头青。明明对于此间庞大因果一无所知,却还是无惧于踏上这条不归路...

        逆枯爱世人,逆尘爱大道,逆月爱万灵,紫斗爱理想...

        然而这只蝴蝶所爱者,却只是一个女人,以及此女遗留于轮回之海的无数幻影...

        和那些无上存在相比,此蝶战斗的理由十分渺小,但却更加纯粹,更加偏执...

        或许他可以成为主人等待的五灵之一,又或者,他并没有办法走到昔日神王的高度,无法参与五灵之谋...

        但无论如何,他都来得太迟...否则,神王逆月或许能如从前对待紫斗一般,于长寂灭中苏醒,留给此子一些助力吧...

        “红日,黑月,星辰...”宁凡能感觉出,南柯老仙此言牵涉巨大,其中因果,便是以天人第三境也无法理解,更无法窥探分毫!

        有无数摘星握月的大手,联手遮掩着一切。

        于是便也不再深究此事,而是思考着拯救北蛮神的方法。

        如尝试一般,宁凡发动了刚学会不久的赤薇开花之术。

        赤薇开花,持明永恒!

        欲得永恒,则须持明!

        欲得持明,则须点燃灯火!

        闭上眼,眼前黑暗之中,忽而出现了一盏灯火,而后是第二盏,第三盏...第七盏。

        此为宁凡所修命灯灯火,修命灯者,最多也只得拥有七盏。

        灯可点燃,亦可熄灭。熄灭容易,点燃极难。人死如灯灭,轮回吹复燃。但若仙之七灯皆灭,则念散...

        睁开眼时,宁凡看北蛮神的红莲之躯,只能看到千疮百孔;闭上眼时,他才看得到北蛮神的命灯灯火。

        与宁凡七灯皆燃不同,北蛮神的命灯,此刻已熄灭了六盏,便是最后一盏灯火,也以光芒微弱,行将熄灭。

        而后,以熄灭三盏灯火为代价,宁凡恢复了北蛮神残余的一盏灯火,令此灯火复原如初。

        如此一来,北蛮神虽只剩下一盏灯火,但只要一火不熄,则可趋避于死亡了...

        但以宁凡如今的道法练度,尚无法牺牲灯火点燃北蛮神第二盏命灯。

        道法的练度太低了!  之所以练度过低,是因为赤薇道法品阶太高,只能自学自练,无法借助外力。可以提升神通练度的黑风葫芦,却因等级差距过大,无法用来修炼完整的仙皇

        道法。

        却不知,是葫芦本身的品级不够,还是里面的血灵品级太次了...莫非得抓些圣人炼为葫芦血灵,帮忙修炼仙皇道法?算了,有点异想天开了...

        “此术学来,本是为了救你残魂,却不料会在此时,救你轮回之影,倒也不算浪费...”宁凡暗道。

        “嘶!三盏命灯,你说熄就熄!”南柯老仙倒吸一口冷气。

        什么情况!

        这蝴蝶只有命灯七盏,却一上来就自灭三盏,玩这么大么!

        这个时代的执修,已经头铁到了这等程度吗!

        我知道你救人心切,但你怎么就不问问我,有没有代价更小、效果更好的办法救人呢?

        “前辈勿忧,区区命灯,只需些许时日,些许代价,还能再度修出。”宁凡解释道。

        南柯人麻了。

        好家伙!

        什么时候命灯都叫区区了!

        知道你学了些第四步道法,能修复命灯,但那修复绝不容易,更不至于拿生命当儿戏吧!

        这种感觉,就像是甲乙两人对话,甲问乙:兄弟你伤得太重了,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乙却说:区区致命伤,不值一提!

        这不是头铁,什么是头铁!

        人说过刚易折,但你这刚得有点转瞬即逝了吧!

        这厮真是紫斗徒儿?不像,不像啊!此子更像两仪,两仪那小家伙,可不就是个万古头铁的莽撞人...

        敢种植逆月的梅花,刚收养逆枯的鹤羽,敢收录逆尘的道法,敢和紫斗交往过密,甚至敢把一生所修,赌在一只意义不明、紫斗都不太重视的蝴蝶身上...

        服了服了!惹不起惹不起!

        这等头铁之人,绝不可能是老老实实下棋之人,五灵棋局所需的五位灵主之位,绝不可能落在此子头上。

        以五灵棋局逆转宿命意志?这师徒二人有可能遵守规则老实下棋?

        且不闻当初的韩元极面对五灵棋局的邀请,是何答复!

        南柯:两仪小友,以你之姿,入逆不过是手到擒来,一旦入逆,棋局五灵之一,非你莫属!苍生与宿命,唯你可救!

        韩元极:啊?念在你我交情,帮你对付宿命倒也不是不行,可,为什么是下棋呢?我明明长了两个拳头!

        南柯:?

        韩元极:你说锤哪儿,我就锤哪儿!你说掀桌,我就掀桌!下棋?老子揍的他丫拿不稳棋子!哈哈哈哈!

        南柯:算了,我还是代替我主,再等下一个可能好了...

        于是等呀等,等来了一个又一个微小可能,却再无两仪那般惊才绝艳、能走到入逆门槛的绝世天骄了。

        紫斗仙修之中,自然也有不少人杰,但那些人杰,同样无法在这条路上走远...

        东溟小妖求道而来,他传给对方妖月之术,赠给对方逆月酒葫,但对方却无法将诸物善用,最终居然被人算计,于轮回彼岸被人捞出、灭去...

        不死善尸求道而来,他传给对方黑月傀术,但此子终究只是一具善尸,无法踏足圣路...

        无数人杰求道而至,他以悟道之祖的身份,择其善者而教之,但,无人开花,无人结果...

        而今,一个如两仪一般资质上乘的蝴蝶出现了,却也如两仪一般头铁,不堪一用...

        不过么...

        蝴蝶固然不堪一用,但蝴蝶身上,似有一股赤薇花香,或许...

        但那都是后话,此刻,当遵从蝴蝶所愿,以救治北蛮神为先,这也是南柯所愿。

        “你虽有自损之术,以三换一,换回了红灵一盏命灯,但你可有二十一盏命灯,将她的灯火全部换回?”南柯老仙问道。

        “暂时没有...”但如果用些手段,或许能有,宁凡暗忖道。

        等等,南柯喊北蛮神红灵...红灵,是她此时的名字么...  “别走神!代价太大,收益太低!老夫有更好的办法,下次遇事,记得先问一句,若连我都无计可施,你再去冲动无妨。”南柯责道,责备中倒是有不少关切

        ,心倒是极善。

        南柯的弱点,可不就是心善么,若非善念太重,总想着拯救他人,以他的本领及其永恒之躯,谁可引他入劫。

        “呃,前辈教训的是...”不知为何,面对区区命仙的南柯,宁凡竟敢到了一种久违地、面对师长般的压迫感。  与修为无关,这股师长般的气度,是南柯教导无数人杰之后锤炼出来的,未成道的紫斗、两仪见了南柯,都得乖乖站好挨训,宁凡挨训那不是很正常。悟道

        树之祖,那是开玩笑的?

        万物沟通之下,宁凡能清晰感受到南柯身上纯粹的、近乎庞大的善念。

        然而善念太重,也必将成为弱点,宁凡天人第三境的双眼,甚至可以看到没有他干涉的轮回中,南柯会是何等下场。

        北蛮国入了无量劫,北蛮神被当场斩杀,南柯欲救生灵,却反而与北极山一道,被紫薇当场夺走...

        等等...

        此刻,北蛮神并没有被当场斩杀,南柯也没有被当场夺走!

        这却是为何...

        而后宁凡看到了许多因果,理解了一切。  是了,当日紫薇感应到我的到来,欲阻我,却阻的不够完全,蔑视我的同时,他也忌惮着我的下一次到来!我在紫薇眼中,虽说只是不值一提的变数,但在

        成圣大事面前,再小的变数都不容忽视,所以,他取走北极山时,仓促而果断,并未念战,亦未多花时间给北蛮神补刀,也不欲节外生枝夺完北极山再夺南柯...  还有一点,那就是因为我的介入,夺灵棋虽提前降下,但却没有对北蛮国的战力造成太大损伤,尤其是北蛮神,少了夺灵棋内的巨大损耗,面对紫薇之时,

        便也多了不少自保之力,从而成功保住了一盏灯火...

        所以...

        我虽然来迟,但我还是成功改变了一些东西...如此,则我所做的一切,皆有意义,并非白费!  “是的,年轻人!老夫也好,红灵也好,此刻还能在此,都是靠了你!此刻的轮回,正是因你而在的世界!所以,不必愧疚,不必自责,不必迟疑,不必迷茫

        ,正如三逆王中首逆之王所言,这是一个相信就能存在的世界!”

        “好了,接下来,开始筹备老夫所需的四件宝物吧!”

        “老夫所需本是五宝,但你既已保住红灵最后一盏灯火,事情便也简单了许多,当然代价也大了许多...”  “其中两件所需之物,根据老夫推算,此刻应该就在你身上。一为炼神鼎,一位焚炼炉,有此古国二器在,救治红灵的难度,可降低五成...除此二器,你还需要取来另外二物。北蛮樊家的幸存者中,持有一尊古国磨盘,你设法借来;最后一件东西,是你的黑风葫芦。此物说来话长,是昔日东溟小妖求道时,从老夫这里借去,今当还回。当然若你不舍得此宝,老夫也不至于强夺,只是多少有些遗憾罢了。此乃吾主昔日酒葫,东溟小妖遇害前,本就有心将此葫还于故人,却因

        黑风童儿背叛,最终此事落空...既然遇上了,老夫便想将之取回,祭于主君灵前;作为补偿,老夫会设法帮你弄来另一个你寻找多时的葫芦,借你一用...”

        南柯此言刚落,却又有另一道愤怒之声,从阵法某处传来。  “南柯贼树,休要僭越!葫爷我乃是主君座下第一大将,首逆第一枯的古国至宝!开天之下我无敌,开天之上一换一!你竟敢不经主君许可,擅自将我借出!

        你放肆!”

        随着葫爷一怒,霎时间,无尽血光飞出,化作无边之巨的人脸葫芦巨影,居高临下,俯瞰众生!

        看得也不是众生,而是...宁凡!

        开什么玩笑!  葫爷只愿随我主逆月征战第四步!区区一个婴神期的后天神灵娃娃,也想支配爷,做什么春秋大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