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武侠修真 - 天龙从攻略王语嫣开始在线阅读 - 第436章洗髓经的副作用

第436章洗髓经的副作用

        天龙从攻略王语嫣开始第436章洗髓经的副作用长流奔逝,岁月不返,转眼间已是两年过去。

        辽金交战,不死不休,时至今日当是第二个年头了。

        辽国已兵马之数占优,百战不竭,大金则是以骁勇为胜,屡战不殆,在和辽军一次次的大战中靡坚不摧,逐渐打造出了一支精于战场奇袭奔射,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飞翼骑兵,也就是历史中宋人所称的拐子马原型。

        两年交战,双方皆互有胜负,直到大金拐子马的出现,大辽在与大金的交战中才渐渐落入了下风。

        而辽金在北方征战不休,位于战场最近的西洲以及燕北等地,却平静的宛如乐园一般,不仅战火波及不到,就连此处的百姓也过的安居乐业,无论是契丹还是大宋的百姓,都能和平的生活在一起。

        尽管辽金双方打得火热,但凡是涉及大燕的领土,便是寸步也不敢僭越,其中有次大辽的一支军队被大金的骑兵追杀,仓惶之间,逃入燕地寻求庇护,大金的骑兵见状,不敢踏足半步,只能原地整军,等辽兵出来后再杀。

        结果不出半日,那些逃进燕地的三千辽兵尸体,就被大燕的将士给丢了出来,一个活口没留,如牲口般扔在了大金骑兵的面前。

        自此之后,哪怕是为了求生,也不会再有辽金的任何一方军队敢轻易踏足燕地,显然都不愿招惹这位北方的霸主。

        见识到大燕的强大后,也更加坚定了那些百姓留在大燕的决心。..

        慕容复自第二年起,就让户部开始统计大燕的子民,除了西洲还有部分人有些迟疑外,燕北留京的契丹或是大宋百姓,都登记入册,成为了大燕的百姓。

        而慕容复考虑到西洲的特殊性,也没有过分相逼,表示逃难来的难民,可留在西洲生活三年,若三年之后,便需要登记入户成为大燕的子民,才会享有一切特权,否则就要缴纳一定的税额,才能继续留在西洲生活。

        如今西洲已经有九成的百姓选择成为大燕的子民,从户部统计的人数来看,大燕如今有着契丹百姓七十一万人,大宋百姓四十五万人,渤海族十五万人,再加上未登记入册,暂居大燕的人加起来,已经超过两百万人众。

        其中有的是外来商户,以及游历此处的番邦外域之人。

        燕国眼下屯兵已达二十万人,州府官员大小千人,朝堂七品以上的官员已有百人。

        看着规模逐渐壮大的燕国,慕容复心里自是十分欣慰,不过一想到大业未成,仍要蹉跎数年,又不免感叹了起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事让慕容复较为在意,这两年来,他辛苦的在后宫耕耘,但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位妃嫔再能怀孕。

        为此,后宫诸女都惶恐不已,隔三差五就去找王语嫣诊脉,看看是不是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慕容复本就是个神医,问题自然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上,加上他战力彪悍,因此诸女总觉得是自己体质不行。

        为了安抚众女,慕容复也是花了好一段时间研究才有些眉目。

        如果问题不是出现在她们身上的话,那定是与所修炼的内功有关,其中能改善人体质,且众女都修练过的唯有《洗髓经》。

        慕容复猜想,或许是常年修炼洗髓经的缘故,不仅使得她们青春永驻,更是导致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的体质,都达到了趋离凡体的地步,因此才难以受孕。

        听到慕容复的猜测后,众女顿时都慌了,甚至萌生出废去功力的想法。

        慕容复赶忙安抚她们的情绪,表示这种情况只是让她们难以怀孕而已,并非从此绝孕,譬如王语嫣和阿紫她们,从小就修炼自己传授的洗髓经,不是照样怀孕了吗?

        还有李清照,也是生下了霜儿,或许只是个人机遇不同而已,以后未必没有机会。

        见众女仍是为此忧心,慕容复只好说修炼了洗髓经后,可保她们容颜不老,活到将近两百岁,众女这才美眸泛光,恢复了笑容。

        能活两百岁,且还能容颜不老的话,有没有孩子倒也没那么重要了,毕竟慕容复已经有了一儿两女,何况还能活这么久,谁又能保证将来不会怀上呢?

        解开心结的众女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容光,不再为此事所烦恼。

        但慕容复每晚,却并没有因此而得以闲情,有时候女人执着起来,就连阿碧都能偷摸着溜到阿朱的床上,与她一同侍寝。

        尤其是轮到梅兰竹菊四姐妹的时候,直接就一拥而上,慕容复每每都要在第二天服食人参、鹿茸等大补之物,才能恢复过来。

        毕竟再强壮的牛也有累倒的时候,谁知阿紫这个缺心眼的鬼丫头,居然把葵花宝典中的双修之法教给了梅兰竹菊四姐妹,那场面,堪比康敏、阿紫、李秋水和刀白凤一起向自己扑来,饶是慕容复也不得不借助外物来进补了。

        这一天,慕容复正在批阅奏折,忽听闻游坦之带人求见,便当即宣召。

        游坦之带着一个胡子花白的男子走了进来,在见到来人时,慕容复登时起身,面露喜色。

        “大哥,你怎么来了?”

        来人哈哈大笑,正欲上前与慕容复相抱,但突然又想到了他的身份,便恭敬的下拜行礼“草民游骥,参见陛下!”

        慕容复快步上前将他扶起,与他抱在一起,说道“大哥今后见我无需行礼,你我兄弟之间,何须如此见外?”

        游骥心中感动不已,但还是说“今时不同往日,陛下身居帝位,我又岂能不拜?”

        “唉,本来兄弟想给两位哥哥授封侯爵,但你们……唉!”

        慕容复看着游骥,一连叹了两声,表情十分无奈。

        游骥朗声大笑,对此却丝毫不在意。

        慕容复立国之初,便要封赏游氏双雄,毕竟没有他们在背后掏空家底的支持自己,自己也难有今日的成就,但当他找到二人时,游骥和游驹却谢绝了他的好意,表示已经习惯了江湖上无拘无束的生活,不愿涉足庙堂。

        为此,慕容复苦心劝谕良久,见他们当真不愿为官封侯后,便也只能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