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臣亦为侠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朱艾暴怒,乐室负爆哭

第十三章:朱艾暴怒,乐室负爆哭

        永安城除了白虎门、朱雀门、青龙门、玄武门这四个大城门,还有十二小城门。

        而如果是杨潇潇身为秦国公夫人,又身为“风华将军”,从镇漠东归回永安的车驾自然不会走西边的另外三个小城门,肯定会选择走西大城门——白虎门。

        朱艾之所以把风华首饰铺开在白虎长街,就是想等哪天杨潇潇东归进入永安城,走在白虎长街上的时候,能被“风华”二字吸引进店买首饰。

        她还给了这铺子掌柜一幅杨潇潇的画像,说若是画像上的人进了店,一定要立即通知她。

        这样的话朱艾就能以“来查账”之名跟杨潇潇“巧遇”,然后跟杨潇潇诉说她对风华将军的崇拜之情。

        可惜她没有成功。

        这十几年来,杨潇潇就去年跟随唐戬回了次永安,还是为了参加皇臣宴。

        杨潇潇当时因为一路上舟车劳顿,进了永安城后就睡了过去,也没看白虎长街上有什么店子,也就没发现着这风华首饰铺。

        虽然朱艾去年也在皇臣宴的后宫宴上见到了杨潇潇,但因为见到偶像后的激动慌乱,就只跟杨潇潇胡言乱语了几句后,直接捂着脸跑了。

        好在杨潇潇当时喝醉了,也没注意到什么,只是觉得朱艾那几句胡言乱语挺合她的脾气。

        可惜杨潇潇在参加完皇臣宴后,并没有在永安继续逗留,第二天就拉着唐戬回了商洛走娘家。

        这也让朱艾好一顿失望,但还是继续开着风华首饰铺,等待下一次机会。

        而丁芝的身份一是风华首饰铺的掌柜,二则是朱艾安排的专门通知她的人。

        丁芝知道这个首饰铺子对于朱艾来说有多重要,所以虽然她是掌柜,但还是每天早晨当第一个开门的人。

        只不过今天早晨,她带着两个伙计来开门的时候,就远远看见自己铺子门前聚了一堆妇人。

        这些妇人对着铺子的门前一边讨论,一边指指点点,还动不动发出一阵哄笑。

        “呦,王家婶子,您看这谁啊,屁股可真白嘿!”

        “谁说不是呢,现在这小年轻都玩这么刺激的吗?”

        “谁知道呢,哎哎哎!李家媳妇儿,快过来看,这里有个光腚男人嘿!”

        “什么什么?我来看看,哎?他这亵裤上怎么还挂着五贯钱嘞?”

        “谁知道去呢,不过咱们别碰,万一惹上事就不好了。”

        “确实确实……”

        “……”

        她们在看什么呢?

        丁芝黛眉一挑,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对着旁边的伙计笑道:

        “赵二,你过去看看咱们铺子前有什么聚了这么多人,待会回来跟我说一下。”

        “好嘞,掌柜的。”

        赵二也是十分好奇,嘿嘿笑着跑了过去,过了好一会儿,又脸色难看地回来了。

        丁芝瞧赵二脸色不对,也放下了笑容,问道:

        “怎么了?”

        “掌柜的……咱们铺子门前有个光着的男人!”

        “什么!?”

        丁芝瞪大了美眸,亲自走过去扒开人堆,低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男人正被条绳子捆着,正撅着个屁股趴在铺子门前,旁边还有一堆衣服,似乎是被人扒了个干干净净,就留着一条亵裤。

        亵裤上还挂着五贯钱,就快把亵裤给坠掉了。

        “赵二!王五!”

        丁芝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脏了,赶忙把两个伙计都招呼过来,把看热闹的人遣散,又让两个伙计把这个光着身子的男人翻过来。

        只不过当丁芝看到男人的相貌后,俏脸顿时拉了下来。

        这特娘的不是乐室负吗?

        丁芝一看乐室负被翻过来都没醒,猜想乐室负定是被人下了迷药扔在这里的。

        只不过,这到底会是谁干的呢?

        丁芝低下头沉吟一会,突然想起来前天的事情。

        前天的时候,因为乐室负调戏唐拾的丫鬟,就在铺子门前收拾了乐室负一顿。

        对了!

        肯定是他!

        想到这里,丁芝马上下令道:

        “王五,你负责开门营业!赵二,别看那五贯钱了!赶紧给乐二少解绑,再给他套上件衣服,连人带钱送回乐府!”

        “好嘞!掌柜的那你呢?”

        “我去跟东家说一下。”

        丁芝吩咐完后就提着衣裙匆匆往皇宫方向跑去,她可是知道这铺子对朱艾的意味着什么。

        现在乐室负光着撅着屁股趴在铺子门口的场景,已经被人看了好一会儿了,再过一会儿肯定会传遍永安城的茶馆小巷。

        到时候就会有很多关于风华首饰铺风言风语。

        这些风言风语可不是朱艾想听到的。

        而且这件事现在又涉及到一个国公的儿子和一个吏部侍郎的儿子,这可不是丁芝敢处理的。

        更别说她昨天还听说那唐拾被皇帝召去参加御宴。

        现在丁芝只能去找朱艾,看朱艾要怎么处理这件事儿。

        ……

        ……

        东宫之中的四君亭里,长公主朱艾正在跟太子朱玄民吃着甜点喝着茶。

        当然,大部分甜点都是朱艾在吃。

        朱艾跟朱玄民都是皇后欧阳奂所生。

        但似乎每一对姐弟之间都会有着一段相爱相杀的成长经历。

        不管这姐姐长得有多么花容月貌,这弟弟长得有多么风流倜傥。

        虽然朱玄民只比朱艾小两岁,但打小就被朱艾可着劲的欺负,而且动不动就会被揍一顿。

        他那时觉得自己只是年纪太小,打不过朱艾,所以便暗暗发下誓愿:等长大之后一定要找机会揍回来。

        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会打洞。

        朱亟既然能够带兵起事君临天下,自然也有一身不俗的武艺,而朱玄民身为龙子,武学上的天赋也是极高,自幼在太子太傅盖冲手下刻苦学武,进步惊人。

        朱玄民刚开始还以为,过去被姐姐欺负的悲惨生活就要一去不复返了。

        但可惜的是,他的悲惨生活不仅没有结束,反而还变本加厉。

        朱艾因为将风华将军杨潇潇视为偶像,所以也向朱亟请求在盖冲手下学武。

        朱亟对朱艾宠爱至极,而且一个公主在太子太傅手下学武,也不会遭到朝臣谏言反对,自然是应允了朱艾的要求。

        朱玄民也是在那时候才悲哀地发现,他这厚着脸皮蹭师傅的姐姐,武学天赋竟比他还高,进步也比他更快。

        从此,朱玄民不仅私底下会被朱艾偷偷欺负,而且还隔三岔五就会被朱艾以切磋武艺为由胖揍一顿。

        不过,不管挨了几年打,朱玄民那“莫欺少年穷”的信念却一直没有被磨灭。

        “玄民,姐姐跟你讲,我从来没见过父皇对一个年轻人那么重视。”

        朱艾说着就明目张胆地伸手从朱玄民盘子里拿了块桂花糕。

        朱玄民看见后嘴角一抽,赶忙将盘子里仅剩的三块桂花糕都填进口里。

        他身为太子,早就知道了朱亟召唐拾参加御宴的事情。于是便一边嚼,一边鼓着腮帮子不屑地分析道:

        “唔……什么重视!秦国公牧守新漠多年,当初不光决定自己留在镇漠,还把家眷都接到那里吃沙子。

        那唐拾被接到镇漠后十几年来从没回过永安,父皇这次有可能是念在秦国公劳苦功高,特意召那唐拾吃御宴,以示恩典而已……嗝!水水水!嗝!孤的水呢?!嗝!”

        朱玄民这一口终究还是吃的太多,吞咽的时候噎住了,连忙找水想喝掉顺下去,却发现自己桌上的茶杯被人拿走了。

        不用说,现在敢做出来这种事的只有朱艾。

        “哼哼~”

        朱艾看着朱玄民被被噎住的样子一声坏笑,慢慢将茶杯还给朱玄民。

        臭小子,居然把你桂花糕全吃了,都不知道给我留三块。

        朱玄民一把夺过茶杯喝下水,一阵表情紧拧后才咽下去。

        抚着自己的胸膛顺了顺后,朱玄民突然转头咬牙切齿地看着朱艾。

        “朱艾!你不要太过分!”

        “没大没小的,叫姐姐!”

        “不叫!”

        “啪!”

        “啊!”

        朱艾直接拿起桌上的银茶盘一把子拍在朱玄民头上。

        朱玄民被这一盘子拍的有点懵,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向朱艾:

        “你敢打我?我可是太子!”

        “啪!”

        “啊!”

        “太子怎么了?太子也是我弟弟!”

        朱艾说着又拍了朱玄民脑袋一下,差点把朱玄民的金冠都给拍掉了。

        朱玄民赶忙扶住头上的金冠,但还仍然嘴硬道:“你对太子不敬,我待会就要上奏父皇治你罪过。”

        “既然如此,那还请太子就赶紧去吧。”

        朱艾仿佛听见朱玄民讲了个笑话,又将茶盘放回石桌,一脸玩味地看着朱玄民,坏笑道:

        “你可别忘了,刚刚是你直呼我名在先,到时候父皇会治咱俩谁的罪过还不一定呢。”

        “你!”

        朱玄民一脸憋屈地盯着朱艾。

        他可太清楚了朱亟对朱艾有多宠了,要是朱亟知道事情原委之后,百分百会以“不尊长姐”的理由来治他的罪过。

        这也就幸亏朱艾是个女儿身,如果朱艾是个男子的话,朱玄民敢肯定,这太子之位肯定是朱艾的。

        就在朱玄民跟朱艾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朱玄民的身边近侍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四君亭外:

        “殿下,长公主的宫女翠环求见,说有要紧的事情要告诉长公主。”

        “允。”

        朱艾直接代朱玄民允了。

        “这……”

        近侍有些迟疑,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听命。

        朱玄民瞪了朱艾一眼,又对近侍说道:“让她过来吧。”

        “是。”

        近侍领命后就赶忙退了下去。

        每次朱艾跟朱玄民凑一起的时候都会发生些打斗,他可不想在这里多逗留。

        过了一会儿,朱艾的宫女翠环就面带慌乱,步履匆匆的走到朱艾旁边,在朱艾耳旁低语几句。

        “什么!”

        朱艾在听完翠环的话后,猛地一拍案几,站起身来。

        随后也不跟朱玄民告个别,转身就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四君亭,翠环也赶紧跟了上去。

        朱玄民看着这金丝楠木上的掌印,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在意朱艾的无礼之举。

        不过他也有些好奇,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能让朱艾发这么大的火气。

        于是朱玄民又唤过来之前报话的近侍。

        “黄生,你去暗中跟着长公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儿,待会回来跟孤禀报。”

        “殿下,能不能换个人啊,我……”

        黄生表情很恐惧。

        他想起了上次朱玄民也是这样让他去暗中跟着朱艾,结果被朱艾的人发现后狠狠揍了一顿。

        “嗯?”

        朱玄民嘴角一低,表情不悦,不过他也知道黄生在担心什么。

        “放心,你是东宫的人,还是孤的近侍,长公主发现你后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

        黄生心说挨揍的人不是你,你当然放心了。

        但他只是个小宦官,还是选择领命。

        “是。”

        黄生转身向东宫之外迈步走去,一脸慨然赴死的表情,仿佛他要做的是件舍身取义的大事。

        ……

        ……

        乐室负被赵二刚送到乐府的时候,就被颠醒了。

        哎?这谁?背着我干嘛?

        乐室负一脸懵地看着周围的景象,抬头一看大门牌匾上“乐府”两个烫金大字。

        哎?这不是我家吗?我怎么会在外面?

        “乐二少,您醒了啊?太好了太好了!”

        赵二将乐室负从背上放了下来,将乐室负扶到了乐府门前的台阶上坐下。

        又把之前挂乐室负亵裤上的五贯钱从怀里拿出来,放在乐室负手里。嘿嘿笑道:

        “乐二少,不用谢我,赏俺点钱就行。”

        可能是因为刘庆昨晚下的迷药有点重,乐室负一直到现在还迷迷糊糊,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赵二看乐室负就呆呆坐着,一不道谢,二不表示表示,顿时有些不悦。

        “乐二少,俺跟你说啊,你刚刚光着个身子,还被五花大绑地撅着个腚趴在俺们风华首饰铺的门口,让人看了一大早晨笑话。

        刚刚可是俺给你解了绑,还给你套上衣裳,一路背着你从白虎长街跑到了你家,差点没给俺累死,你就算舍不得给俺赏钱,总得谢俺句话吧。”

        乐室负还是不说话,呆呆看着赵二的脸,脑袋里则在慢慢消化赵二刚刚说的话。

        风华首饰铺门口……光着身子……五花大绑……

        这怎么跟我找人要对唐拾做的事情这么像……

        赵二看乐室负瞪着个大眼珠子看着自己,心里有点发毛。

        这乐二少看着俺干嘛?

        俺脸上有花不成?

        不会是傻了吧?

        莫非是被俺颠得?

        想到这个可能,赵二吓了一跳。连忙对着乐室负拜拜手,打着磕巴:“乐……乐二少,俺不要赏钱了,俺……俺也不用你谢了,你自己进门吧,俺就……就不送你进去了。”

        赵二说完后转身就跑,他害怕待会被乐府的人发现自己把他们家二少爷颠傻了。

        只不过在速度上要比他刚刚背着乐室负跑的时候慢三分。

        他跑了干嘛?

        乐室负疑惑地看着赵二逃跑的方向,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沉甸甸的五串铜钱,感觉这重量有些熟悉。

        等等。

        这不是我给刘庆那小子的钱吗?我不是让他去绑唐拾了吗?

        乐室负连忙掐了自己一把。

        嘶——好疼!

        这代表着……

        不是做梦!

        乐室负回想起刚刚赵二对他说的话,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他赶忙撑起身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疯狂拍打着自己的大门,大声哭喊道:

        “爹!你这次一定要给我报仇啊!”

        “不报仇我就成笑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