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臣亦为侠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唐拾的进献

第十八章:唐拾的进献

        朱艾双手将信接过,兴奋地问道:“风华将军真的会来永安吗?”

        唐拾见朱艾这么高兴,心情也变得晴朗了一些,便笑着肯定道:“我怎么敢骗长公主呢,当然是真的啊。”

        得到唐拾的确认,朱艾一拍胸脯:“那给风华将军送信这件事儿,就包在我身上啦!”

        唐拾不留痕迹地瞄了一眼被朱艾自己拍的颤巍巍的峰峦,咽了口口水,拱手道:“那我就谢谢长公主了。”

        “哎呀,你既然是风华将军的儿子,那你私下里就别‘长公主长公主’的叫我了,听起来怪生疏的。”

        朱艾大大方方地一拍唐拾的肩膀,笑盈盈道:“以后私底下你叫我朱艾就行啦,我也直接称呼你名字唐拾,这样还亲近一些嘛。”

        唐拾迟疑一下,轻声问道:“这是不是有点不合礼……”

        “哎呀让你叫你就叫!大男人哪里这么多废话!”

        朱艾不耐烦地说着,又一巴掌拍在了唐拾肩上。

        唐拾顿感肩上一沉,不知朱艾这是趁机报复他还是真的没注意,只能强笑着答应道:

        “叫叫叫……”

        李翌趴床上偷偷听着,心里对唐拾默默竖起一个大拇指。

        公子!高!

        就在李翌正佩服唐拾的时候,又被朱艾接下来的话吓得满身冷汗。

        “讲真的,唐拾,我也真挺佩服你的,明明昨晚都发现自己的小丫鬟都跟马夫私通了,却不惩罚他们,还将这小马夫放在自己的卧房中养伤。”

        “哈?”

        唐拾愣住了,心想朱艾定是想歪了,连忙解释道:“长公……朱艾,你误会了,我一直以来都是把我那两个小丫鬟当成妹妹看待的,而现在巧琴能觅到良人,我是打心底为她高兴的。”

        这个解释倒是出乎朱艾和李翌的意料之外。

        朱艾又想了想表弟欧阳段和他们那群纨绔子弟的秉性,还是有些不信地问道:

        “你们这些公子少爷一般不都是会将贴身小丫鬟纳为妾吗?”

        “哎呦喂,朱艾,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唐拾苦笑一声,继续解释道:“我可不是那种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的人,再说了,就算是巧琴是我的女人,李翌昨晚可是拼命护主,我就算是惩罚他也是得等他伤好了再说啊。”

        李翌比较相信唐拾后面的这个解释,所以他正考虑着要不要把伤口再崩裂,让伤恢复地慢一些。

        朱艾也挺相信唐拾这一番解释的,不过与李翌不同,她是相信唐拾不是那种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的人。

        因为她也知道她的长相对男人有多么大的吸引力,而唐拾在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却只是微微怔了一会后就马上恢复了正常。

        朱艾哪里会知道,唐拾能恢复正常那都是因为她那一身男子气概。

        唐拾看朱艾一不点头二不说话,也不知道她到底相不相信,不过倒是想起他拉朱艾来卧房是因为要重新给朱艾做点饭菜吃,便对朱艾说道:

        “朱艾,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出去给你做点饭菜送过来。”

        朱艾却摇摇头说道:“不,我跟你一起出去。”

        她一指床上的李翌,继续道:“我在这里恐怕会影响你这小马夫养伤,而且我的问题也已经解决了,就不再继续叨扰了,现在我就回宫派人给风华将军送信。”

        唐拾看朱艾没有留下的意思,也没有必要强留,便点点头道:

        “也好。”

        说完两个人就一同走出了卧房,装睡的李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结果唐拾一开门,就看见巧琴正端着几盘菜站在门口,似乎是为了防止饭菜着凉,还特地盖了个盖子。

        唐拾心猜巧琴应该是为了不让他下厨,便自己先做出来了,可现在朱艾要走,也吃不到了,不过倒是可以让李翌吃了,正好可以让他俩磨合一下感情。

        心念至此,唐拾带着老父亲一般的笑容,对着巧琴说道:“巧琴,正好李翌也还没吃,他身上有伤,你进去照顾着他吃饭吧。”

        巧琴一愣,疑惑道:“公子你刚刚不是说,要让长公主要在你卧房里吃饭吗?”

        朱艾听巧琴提到了她,便解释道:“我跟你家公子的事情已经办完了,而且宫里还有事儿,就不在这里吃了。”

        说完还面带老母亲一般的笑容,一脸暧昧地靠近巧琴耳边,轻声道:“快进去照顾你的心上人吧。”

        巧琴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嗫嗫嚅嚅却说不出来话,赶忙跑进了卧房之中。

        唐拾跟朱艾看到巧琴害羞的表现,相视一笑,一起把房门关上,又说着些琐碎的闲话走出了院落。

        ……

        ……

        昨天唐拾告诉苏仪,他会邀请一些文武大臣来唐府吃午宴,到时候坐的用的就会是这种新式家具,正好通过这些大臣来将新式家具推广出去。

        但除了那些之外,唐拾还给了苏仪一张别的图纸。

        他让苏仪用上好的金丝楠木,打造一把雕刻精美的长背椅、宽书桌和一把逍遥椅,唐拾要把这套新式家具进献给皇帝,以此来让新式家具名声大噪,提高价格。

        由于进献给皇帝的那套新式家具需要细细雕刻,即使苏仪让铺子里最精于雕刻的十位匠人去雕刻,也花费了若干个时辰。所以待到家具上的漆一干,苏仪就立马让人将这套家具搬到马车上蒙上麻布,并亲自驾车送往唐府,这一路上惹得一众大姑娘小媳妇频频侧目。

        待到苏仪驾着马车到达唐府所在的大街,远远就望见唐府巷子门口黑金马车,心里顿时大喜,一边佩服着唐拾的雷厉风行,一边庆幸着自己得亏连夜让匠人打造,要不然便会辜负唐拾的期望了。

        连忙快马加鞭,不一会儿就到了巷口。

        此时,唐拾也正好将朱艾送到了巷口,身后还跟着秦风及、欧阳段等八位官二代,外加一位刚跟乐应到唐府的乐室真。

        当唐拾一瞧见苏仪马车的时候,便通过苏仪马车后面麻布的起伏便判断出,那马车上定是他说要进献给朱亟的新式家具,心中不禁对苏仪的效率大为震惊。

        他本以为苏仪要过好几天才会送过来的,却没想到苏仪的动作这么快,不过也正好可以让朱艾带进宫里。

        想到这里,唐拾便对朱艾大声笑道:“长公主,请再随我来一趟,我给您看点好东西。”

        毕竟现在不是私底下,唐拾还是得称呼朱艾为“长公主”。

        朱艾被唐拾突然的大声吓了一跳,嗔怒看了他一眼,但还是负手随唐拾来到了苏仪的马车前,而后面秦风及几人也赶忙跟上,他们也想看看是什么好东西。

        苏仪感激地看了唐拾一眼,他知道唐拾大声叫出朱艾“长公主”的身份,是为了不让他因为不知朱艾身份而失礼,便连忙对朱艾躬身行礼道:“在下苏仪,见过长公主。”

        “免礼。”

        朱艾轻扬一下右手,又疑惑地看着唐拾,问道:“唐公子,你要给我看什么啊?”

        “呵呵,长公主马上就知道了。”唐拾轻笑一声,又对着苏仪拱拱手道:“苏掌柜,麻烦你解开这马车上的麻布。”

        “好的,唐公子。”

        苏仪连忙将绑住麻布的绳子解开,然后猛地一揭。

        “哇……”

        除了唐拾以外,包括朱艾在内其余十个人都一齐惊呼出声。

        只见马车上摆放着一张三弯腿宽书桌、一把厚重宽大的方椅和一把能前后摇晃的逍遥椅。

        虽然众人刚刚在唐府内见过也用过了样式新颖的八仙桌和圈椅,但唐府内的那些只有简单的重复几何形雕刻,而马车上这三样家具却都有精细华美的雕刻。

        尤其是那张三弯腿宽书桌,左、右、前方都被穿插的木板封住,左边木板刻龙,右边木板刻凤,而中间的木板上刻着的则是龙凤呈祥的图案,龙鳞跟凤羽都逼真无比,好似真有一龙一凤在围绕着中间的太阳腾云驾雾一般。

        与其说这是三块木板,倒不如说是三块华丽的屏风将左、右、前方都屏住,让人看不见使用人的腿脚,给人以浓浓的安全感。

        唐拾看完后也怔了一会儿,对苏仪手底下的工匠的技艺水平之高超又有了新的认识,竟忍不住鼓起了掌,赞叹道:

        “苏掌柜,你有这样一群能工巧匠,怪不得你能把一个木匠铺都开成永安第一木匠铺。”

        苏仪看唐拾对这三样家具很满意,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谦虚道:“唐公子言过了。”

        唐拾又转头看向朱艾,笑道:

        “长公主,不知您能否代我将这三样新式家具进献给陛下呢?”

        “啊?进献给我父皇?”

        朱艾这才回过神来,有些幽怨地看着唐拾,幽幽道:“我还以为你领我来看,是为了把它们送给我呢。”

        唐拾一听此话,尴尬地笑道:

        “啊哈……哈哈…,下次、下次我一定拜托苏掌柜再做一套给您送过去。”

        好在朱艾大大咧咧的,并没有继续追究,只是紧紧盯着唐拾的眼睛说道:“我可以代你将这三样家具进献给父皇,可你下次一定得送我,不送我你就是小狗。”

        朱艾说到最后,竟有些许撒娇的意味。

        这些许的撒娇,让一众官二代有些毛骨悚然。

        他们可从来没见过朱艾对同龄男人有过“幽怨”和“撒娇”的情绪。

        “好的好的,不送你我就是小狗。”

        唐拾连忙答应下来,又转身向秦风及一拱手,请求道:

        “秦兄,小弟我还需要跟苏掌柜谈一些事情,还请秦兄驾他的马车,随长公主进宫向陛下进献这三样新式家具。”

        “啊?好,正好我今夜也要去宫里当值。”

        秦风及感激地看着唐拾,他知道唐拾之所以让他随朱艾去进献,是为了让他去朱亟面前刷一下好感,好让朱亟对他爹少一些疑心。

        苏仪倒是一愣,他不知道唐拾为何要把他留下来,但想到唐拾定有唐拾的考虑,便没有多说什么。

        再者他一介商贾,就算现在有什么意见,那也不好使,只是对秦风及拱手道:

        “还请秦公子进献完后,务必记得将马车赶回来。”

        唐拾一听此话怪异地看了苏仪一眼,苏仪则尴尬地摸摸鼻尖,轻声道:

        “都是钱啊。”

        秦风及被苏仪这句话逗乐了,笑着保证道:“哈哈哈哈哈,苏掌柜放心,你的马车进不了宫里的,我到时会让手底下的人给你送还到唐府的。”

        就这样,众人一番寒暄后,秦风及驾着苏仪的马车跟朱艾回了皇宫,而唐拾则带着苏仪和一众官二代回了唐府。

        因为在正厅里,还有一位父亲等着他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