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臣亦为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唐拾的未完,巧琴的坦白

第二十二章:唐拾的未完,巧琴的坦白

        苏仪驾马一路狂奔到唐府,当他到唐府的时候,只见唐府大门一开一合,合的那扇门上还贴着一张纸,上写“膳厅”二字。

        苏仪看完苦笑几声,将马栓在唐府门口的树上,整理了一下衣衫就抬腿迈进了唐府。

        只不过因为他屁股上挨了苏蒙三脚,外加刚刚在马背上的颠簸,导致他走起路来的姿势有些怪异。

        ……

        膳厅里,唐拾正跟青墨面对面吃着饭,巧琴刚刚被他打发去照顾李翌吃饭和换纱布了。

        唐拾正在吃地不亦乐乎,毕竟他今天忙了一天还没正经吃顿饭呢。

        而坐在他对面的青墨虽然吃起来文文静静的,但却在心底窃喜。

        现在只有我跟公子两个人在膳厅。

        这是不是巧琴以前说过的二人世界呢?

        应该……应该是吧……

        哎呀,好羞人……

        咦?

        那巧琴和李翌岂不是也在过二人世界?

        正在青墨胡思乱想的时候,苏仪也进入膳厅之中。

        唐府就屁大点儿地方,苏仪之前带人给唐府送家具搬家具,早就把唐府内部什么构造给摸透了。

        苏仪对着唐拾深揖一礼。

        “唐公子,您以后称我子张吧。”

        人的字一般都是平辈朋友间会互相称呼,苏仪既然让唐拾称呼他的字,就是说他同意跟唐拾一起与世家争商。

        所以唐拾瞬间放下了碗筷,快步上去扶起苏仪,搂着苏仪的肩膀,朗声笑道:

        “哈哈哈哈哈我得子张,如得一臂,来来来子张,先坐下吃点。”

        说着便将苏仪领到了桌子旁边,又一把将苏仪按在了椅子上。

        “嘶——”

        “子张,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嘶——”

        唐拾奇怪的看了苏仪一眼,又对青墨说道:“青墨,去给子张拿一副碗筷。”

        “是,公子。”

        青墨冷冷看了苏仪脖子一眼,便起身去拿碗筷了。

        该死的家伙,现在来干嘛!

        没看见我跟公子正在二人世界吗!?

        苏仪只感觉脖子一凉,抬手摸了摸脖子,又转而向唐拾苦笑问道:

        “唐公子是已经料到我今晚会来了吗?”

        “唔…一半一半吧。”

        “啊?”

        苏仪一愣,他没明白唐拾口中的这一半一半是什么意思。

        唐拾咽下饭菜,笑道:

        “我就是觉得你这个时间可能会来,所以才半开着门,贴张纸告诉你来膳厅。”

        “那倘若我在您吃完饭后才来,您不在膳厅怎么办?”

        “你不会叫人啊。”

        “……”

        苏仪看着唐拾脸上还粘着的几粒粟米,开始思考自己要不要现在回去给苏蒙风光大办一场。

        这时,青墨也拿着一副碗筷回到了膳厅,苏仪双手接过碗筷,开始吃了起来。

        苏仪既然身出曾经的扬州望族苏家,自然有着良好的家教和仪态教育,吃饭一直都是细嚼慢咽,不言不语。

        可他现在吃起这桌子饭菜却狼吞虎咽,连夸赞的话都来不及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确实做到了“食不言”。

        而苏仪狼吞虎咽原因自然跟今天中午来的那群人一样。

        这菜太好吃了!

        好吃到他现在就想拉着唐拾去开个酒楼!

        唐拾本来还是面带微笑,但之后发现苏仪正风卷残云一般扫荡这满桌的菜肴,脸色也逐渐变了。

        连忙拿起碗筷争食儿。

        奶奶的,我也还没吃完饭呢!

        青墨无语地看着两个互相争食儿的男人,她也不想加入进去,便默默离席,选择去马厩喂富贵儿和那匹老马。

        李翌需要养伤,这喂马的工作自然就交给她了。

        不到一刻钟,满桌子菜就被两个人吃完了,只剩下一堆骨头和空盘。

        苏仪瘫在椅子上,摸了摸被撑的滚圆的肚皮,笑道:

        “唐公子,我看不如咱们第一步就先开个酒楼吧。”

        “嗝~可以啊,但是咱们要开连锁的。”

        “连锁?”

        苏仪突然直起身来,疑惑地看着唐拾:

        “唐公子,这连锁是什么意思?”

        “连锁是一种经营模式,就是说咱们要开多家名字一样的酒楼。”

        “那不就是多开店吗?”

        “不不不,不一样。”

        唐拾突然直起身子,指了指桌上这一桌空盘子,笑道:

        “子张,你觉得这些菜吃起来怎么样?”

        “色味俱佳,回味无穷,恐怕我以后再也吃不下自己府上的饭菜了。”

        “那你在别处吃过这些菜吗?”

        苏仪摇摇头。

        “那你觉得只是吃了这些菜,就可以知道做法吗?”

        苏仪还是摇摇头。

        “这就是了!”

        唐拾一拍手,笑道:

        “既然这些菜式让人回味无穷,肯定会有大量的食客经常来吃,而且这些菜式的做法只被咱们所有,那么所有的食客都只会来咱们酒楼吃,这样他们只就会认准咱们酒楼的名字。

        时间一长,就会成为习惯,到时候若是咱们开了另一家名字一样的酒楼,他们肯定也会下意识去那家酒楼里喝酒吃菜,依此反复,咱们就可以不断的开酒楼,不断地赚钱。

        就像是一条锁链一样,环环相扣,开的店越多,绑住的食客就越多。”

        这是玄机子教给唐拾的商业经营模式。

        唐拾很想知道这天底下还有玄机子不懂的东西吗?

        苏仪听完顿时恍然大悟,这种新颖的连锁经营模式,让他感觉打开了商业上的另一扇大门。

        他忍不住站起来,兴奋道:

        “这岂不是说,只要这样一家家的开下去,咱们的酒楼甚至可以开遍大玄的每一个城池?网罗天下食客!?”

        唐拾却摇摇头,遗憾道:

        “不,因为开的越多,菜式做法泄露的机率就越大,而且做法的泄露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苏仪却无所谓地笑道:

        “唐公子不要担心,咱们只要抢占各地市场抢占的快,就可以提前把酒楼的名字打到食客们的心里,到时候就算是菜式做法泄露也没有关系,因为他们已经认准咱们了。”

        苏仪这番举一反三的话倒是搞的唐拾一愣,因为玄机子也说过类似苏仪的话。

        很多东西他都需要别人提醒才能记起来,因为玄机子教给他的东西很杂很乱,很多甚至都只有一句话,一个概念,一段故事。

        所以唐拾脑子里的知识就像一个表面整洁的书架,但书架上的书却并不是完整的,甚至这些书缺失的部分是被抄成笔记夹在了别的书里。

        就连教给唐拾的体术、剑法、斧法、身法和内功也都是没有名字跟体系,都是杂糅的。

        玄机子当初让唐拾去罗马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唐拾在不断生死战斗中磨砺,让唐拾的剑法跟斧法娴熟。

        就跟他迫不及待需要唐拾出师一样。

        这样就导致唐拾只知道自己的武艺很厉害,却不知道跟大玄的那些高手一比会怎么样。

        尤其是上次他锤了秦风及胸口一拳,但秦风及却没什么事儿,让他觉得以后还是少动武,万一惹上位高手就麻烦了。

        苏仪又突然遗憾道:

        “只可惜咱们可信任的人手不够,钱财也不够,没有办法很快地开店。”

        “这不着急。”

        唐拾很快从刚刚的状态中缓过神,微笑道:

        “咱们先开一家,你明日就去寻个开酒楼的地方,我明日跟我那些伯伯们要几个厨子,再让他们投钱给咱们,咱们到时候给他们分红。”

        苏仪听完也是一笑,同意道:“这样也好,等咱们这家酒楼开出来,恐怕全永安城的酒楼都开不下去了,到时候那些酒楼背后的人肯定会来找茬。”

        “对啊,所以咱们也需要多找点人撑场子啊。”

        唐拾站起身来,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后,又对苏仪笑道:

        “不过只开个酒楼可对付不了世家,咱们还需要搞点别的东西。”

        终于要讲正题了吗?

        苏仪精神一震,连忙问道:

        “什么东西?”

        唐拾邪邪一笑。

        “走,跟我进屋。”

        ……

        ……

        唐拾卧房外面,青墨正俯着身子,透过她刚刚在窗棂纸上戳破的小洞,偷偷看着里面巧琴跟李翌在做什么。

        她刚刚喂完富贵儿和那匹老马后,突发奇想,就想来看看这一片二人世界。

        卧房里面,巧琴正红着脸低着头给上身赤裸的李翌换纱布,而李翌俊秀的脸上则满是疼痛的汗珠,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呻吟。

        “嘶——”

        “啊——”

        “嗯——”

        巧琴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红着脸埋怨道:

        “你能不能别老发出这种奇怪的声音!”

        李翌看了她一眼,幽幽道:

        “你背上挨一刀试试?”

        巧琴顿时被李翌的话给噎住了,安静下来乖乖给李翌缠纱布。

        谁让这一刀是李翌为了保护她才挨的呢?

        纱布是那位李郎中留下的,也是被烈酒泡过的那种,还有两条,李郎中要巧琴每天给李翌换一条,还让巧琴两天后再把他找来,他要看看李翌伤势恢复的如何。

        巧琴因为低着头不敢看李翌赤裸地上身,整整缠了一刻钟才给李翌包扎好,青墨在外面看的腰都酸了。

        “呼,终于好了。”

        李翌也终于结束了包扎的痛苦,软倒在床上开始忍受烈酒烧杀伤口的痛苦。

        他感觉自己背上就跟有火烧一样。

        因为昨晚他晕过去了,所以就没有“享受”到这种痛苦。

        巧琴也长呼了一口气,有些心疼地看了眼咬牙忍痛的李翌,便提起刚刚送饭的食盒,起身准备离开。

        “巧琴!”

        李翌突然叫住了巧琴,忍着痛爬了起来。

        “你疯了!”

        巧琴赶忙上去用食盒把李翌一把子按回床上,凶巴巴道:

        “你要是把伤口再崩裂怎么办,再多躺几天?我可不想再喂你吃饭,给你包扎伤口了。”

        “不是……你听我说……”

        李翌脸色极为痛苦地趴在床上,巧琴的那一按让他措不及防之下脸直接怼床面上了,好在褥子厚,没让他再受一次伤。

        巧琴也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太大了,又不想道歉,便嗫嚅道:

        “你……你说吧。”

        李翌这才转过脸来,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我一定会…会跟公子解释清楚,咱俩昨…昨天晚上,不…不是去马厩私会的……”

        “私会?”

        巧琴美眸震惊地看着李翌。

        外面偷看的青墨此时也惊讶地张大了樱桃小嘴儿。

        我说那天晚上他俩怎么会那么巧都在马厩。

        原来是去私会了啊。

        莫非巧琴孤独寂寞冷了十六年,终于忍不住了吗?

        好姐妹!祝你幸福!

        公子就留给我吧!

        青墨带着祝福的眼光看了巧琴一眼,便起身离去。

        卧房内,巧琴小手指着李翌,羞愤道:

        “谁说的我跟你去私会的!”

        “公子啊。”

        李翌看巧琴不太理解,细心地解释道:

        “今天下午公子在跟长公主说昨晚贼人夜袭的事情时,我在装睡,便听见公子说咱们俩是因为昨晚去马厩私会才发现了贼人。

        公子似乎是为了维护面子,便跟长公主说他一直是把你跟青墨当成妹妹看待的,所以不光不在乎咱俩私会的事情,还为你能觅到良人感到高兴。

        我多聪明啊,哪能信这个,我本来想今天下午你来送饭的时候告诉你的,但担心公子他们没走远会被听到,就没跟你说。

        不过你放心,我之后一定会跟公子解释清楚的。”

        巧琴听完倒是放心了,便对李翌道:

        “既然是这样,那你就不用多费口舌了,公子那不是为了维护面子,他确实把我跟青墨当成妹妹看待的。

        毕竟……”

        巧琴突然眼睛一弯,敬佩道:

        “只有长公主的身份和容颜才能配的上公子吧!”

        巧琴跟青墨是唐戬麾下牺牲的两名将士的女儿,自幼被杨潇潇养育长大。

        所以巧琴对唐拾就像是妹妹对哥哥的崇拜。

        哪怕是想嫁给唐拾的想法,也多半是担心等日后出了唐府,会因为年龄太大了嫁不出去,最后孤独一生。

        再说了,唐拾除了十四岁那年一直呆在镇漠,其余每年在镇漠的时间不到三个月,哪能培养出来感情。

        李翌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我对公子的判断又错了?

        李翌有点不信邪,连忙问道:

        “那两个多月前在镇漠的时候,在浴堂里……”

        巧琴不耐烦地摆摆手打断了李翌,解释道:

        “那是我跟青墨去偷看公子洗澡,被他发现了,对我俩生气呢。”

        又似乎是害怕李翌误会什么,连忙加了一句:

        “就像是妹妹会去偷看哥哥一样!嗯!对!我走了!明天见!”

        巧琴说完就赶忙提着食盒夺门而出。

        李翌一个人趴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巧琴离开的方向,喃喃道:

        “你走就走……

        倒是把门关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