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臣亦为侠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与朱艾做生意(下)

第二十四章:与朱艾做生意(下)

        “嗒嗒嗒……”

        一名黑衣少年正骑着一匹骆驼疾驰在去往皇宫的青石路上,而在少年的怀里还有一名俏脸上沾满黑灰的白裙少女。

        黑衣少年正是唐拾,白裙少女正是风华首饰铺的掌柜丁芝。

        富贵儿是身高腿长的单峰骆驼,再加上这段时间李翌细心的养护又让它的体力重回巅峰,即使现在背上驮着两个人,但速度却丝毫不弱于普通的马儿。

        这也使得丁芝虽然被唐拾护着,却仍被颠了个七荤八素。

        颠簸了一会儿,丁芝似乎是有些受不了了,便皱眉对唐拾请求道:

        “唐公子,你能不能慢点啊。”

        “不行,我还有事儿。”

        唐拾冷漠地回绝了丁芝的请求。

        开玩笑,他今天可是忙的很。

        待会跟朱艾商量完做胭脂水粉生意的事情后,不光要去找他那几位伯伯投钱开酒楼,还要买一堆材料回去弄出来另外四样化妆品呢。

        丁芝听唐拾斩钉截铁的语气,不禁在心中暗骂唐拾真是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木头。

        就这样继续颠簸了一刻钟,唐丁二人终于到达了皇城西门——白(bo)征门。

        丁芝下骆驼后缓了好一会儿,才拜托守门禁军去观宁宫通禀,最后二人又在朱艾的一位宫女的带领下进了皇宫,并在皇宫内的一个小演武场见到了朱艾。

        由于朱艾每天卯时都会准时早起练个把时辰的武艺,朱亟便在皇宫内的西南角圈出的一小块地方,专门为朱艾作演武场给朱艾使用。

        唐拾一到演武场,就看见朱艾身穿一套黑色练功夫,满头秀发都用一根银钗尽皆盘在脑后,即使素颜朝天,也遮不住那倾国倾城的面容。

        似乎是刚刚练完武的缘故,朱艾现在满身香汗淋漓,正席地坐在演武场的一角,手持一个皮水袋,仰头大口大口地喝着水。

        又因为喝的太大口,有些水都从嘴边流出,沾湿了朱艾的胸襟,更凸显出了妖娆的身材。

        只是这喝水的动作简直跟一位豪放的军人一般无二。

        唐拾觉得自己对朱艾的脾性已经比较了解了,但看见这个场景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怪不得皇上要把朱艾下嫁给我。

        就这性子,除了我谁能治得住。

        丁芝倒是早已对朱艾的豪放行为习以为常了,上前对朱艾躬身施了一礼,就要开口。

        结果还没等她说话,朱艾就用皮水袋指着她的俏脸大笑道:

        “哈哈哈哈哈芝芝,你今早怎么没洗脸啊?”

        “啊?”

        丁芝一愣,转头看向站在朱艾身后的翠环。

        翠环看着自己好姐妹的小黑脸,也是香肩不停耸动,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铜镜递给丁芝。

        丁芝不满地接过铜镜。

        长公主笑就算了,你笑什么?

        可当她看清铜镜里脸后,顿时就呆住了。

        只见自己脸上沾满了黑灰,依稀能从形状上看出来是几道手指印,跟个黑胡子小猫一样。

        丁芝想到唐拾刚刚在铺子门口,曾为自己拭去脸上的泪水。

        肯定又是这个混蛋干的!

        丁芝瞬间转身怒视着唐拾。

        可惜的是丁芝在来皇宫的路上一直背靠着唐拾,让她的白裙背面也都沾满了唐拾衣衫上的草木灰,这一转身又把朱艾逗乐了。

        “哈哈哈哈哈芝芝,你刚刚是在炭堆里打了个滚儿吗?翠环,你快带她下去重新梳洗一下,换套衣裳。”

        “是。”

        翠环答应一声,强忍着笑意将自己的好姐妹带走。

        只是丁芝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一直怒视着唐拾。

        可唐拾哪里是在乎这个的人,不光丝毫不在意丁芝的目光,还对丁芝做了个鬼脸。

        朱艾看见唐拾幼稚的行为又是哈哈大笑,起身拍拍手,让在场的其余的两名宫女退了下去,对唐拾道:

        “唐拾,那封家信我已经派快马送往镇漠了。”

        “谢啦。”

        “而且昨天我父皇收到了你进献的那三样家具很高兴,还说想要赐你个官当呢。”

        那是他答应我的,你父皇还说要把你赐给我呢。

        唐拾心中腹诽一句,但表面上却谦恭道:

        “不敢不敢,陛下抬爱,我哪有能力当官啊。”

        “我看你就很有能力。”

        朱艾说着,从兵器架上取下一柄长剑,如同掷出一杆长枪一般掷向唐拾。

        只是那长剑怎么看都像是冲着唐拾的二弟去的。

        唐拾看见飞来的长剑心中顿时大惊。

        卧槽,怎么又是朝我二弟!

        这娘们想搞什么!?

        断送自己的幸福吗!?

        唐拾一闪身躲过长剑,对朱艾怒问道:

        “朱艾,你疯了!?”

        “我没疯。”

        朱艾拔出自己的佩剑,扔掉腰间的剑鞘,剑尖直指唐拾,笑呵呵道:

        “你一大早就来找我肯定是有求于我,虽然我不知道什么事情,但是要想让我答应你,就先跟我过几招。”

        呦呵,想不到这娘们看起来彪呵呵的,却也是个粗中有细的妙人儿。

        唐拾从地上捡起长剑,却并没有用,而是走到兵器架前将长剑放了回去,转头对朱艾笑道:

        “你知道你打不过我的。”

        朱艾脸一红,回想起她昨天被唐拾一脚踹趴在地上的尴尬,但还是强词夺理道:

        “那……那又怎么样,说不定今天就打……打过了呢?”

        “你还挺认真的嘛……”

        唐拾弯腰从兵器架最下面取下一把略有锈迹的七环阔刀,转身微微一笑:

        “那我也要认真一些啦。”

        朱艾看见唐拾的动作,黛眉一皱。

        “你擅用阔刀?”

        唐拾点点头,右手用这把七环阔刀挽了一个漂亮的刀花,继续对朱艾笑道:

        “虽然这把刀又小又轻,但也够用了。”

        “小?轻?”

        朱艾瞪大了美眸,不可思议地看着唐拾。

        虽然这把阔刀只是把普通的阔刀,刀背上只穿了七个铁环,但是其长也是有三尺有余,宽约六寸,重五十余斤。

        要知道,喜好用阔刀的人无不是膀大腰圆的猛人力士,但唐拾明明只是个身材瘦削的少年,却也能如那种力士一般,单手用阔刀挽出刀花。

        虽然太子太傅盖冲曾告诉过朱艾,这世上有种人极为特殊,他们体重百十斤,单臂一挥却能有两百斤力,双臂齐挥可有五百斤力。

        甚至有个专门的四字词就是来形容这种人的。

        天生神力

        朱艾过去却并不相信。

        单臂两百斤?

        双臂五百斤?

        妖怪吗?

        可现在朱艾却不得不相信盖冲的话了。

        很显然,唐拾就是天生神力之人。

        一时间,朱艾看着那把七环阔刀,心里竟有些许的恐惧。

        那是人对于绝对力量的恐惧。

        唐拾看朱艾迟迟不做动作,就知道朱艾肯定是被自己的力气吓住了,于是又迈着八字步换了个位置,贱贱地对朱艾挑衅道:

        “怎么了?怕了?怕了的话咱们就坐下来泡壶茶,好好聊聊我的请求。”

        “谁……谁说的!我……我只不过在找你的破绽而已!”

        “找到了没?”

        “快了,你再等等。”

        “……”

        唐拾嘴角一抽,仰头看天。

        他对朱艾这种时常会出现的小脾气很无语。

        就在这时,朱艾动了。

        朱艾右脚猛地一蹬地,飞身上前,手持长剑对着唐拾的脖颈刺去。

        她倒不是想杀了唐拾,而是准备将剑尖停在唐拾脖颈前吓唬一下唐拾。

        可就在长剑快要到达唐拾脖颈的时候,唐拾却突然消失了,朱艾的动作也为之一滞。

        她能感觉到现在自己的脖颈前有一股寒意。

        此时,唐拾的正右手持着阔刀横在朱艾的脖子前,左手搂住朱艾的柳腰,将嘴慢慢靠近朱艾的耳边,轻声道:

        “朱艾,偷袭可太不讲武德了。”

        朱艾的耳朵都能感觉到唐拾吹出的热气,身子微软,但还是强行争辩道:

        “那不是偷袭,那是找准时机。”

        “废话,不找准时机怎么偷袭!”

        “我不管,就不是偷袭!”

        “就是!”

        “就不是!”

        “……”

        唐拾觉得自己跟朱艾争辩这个问题是个很傻的行为,所以便直接了当地问道:

        “就算不是偷袭,你总算是输了吧?”

        “三局两胜!”

        “……”

        朱艾脸一红,她是个爱恨分明的人,若是过去的时候,她打输了自然不会这样不讲道理,肯定会大方地承认自己的失败,然后暗中努力超越打赢自己的人。

        可不知为何,她在唐拾面前却总想下意识耍小性子。

        唐拾听到朱艾的话后便撒开了左手,退后几步一脸黑线地看着朱艾。

        “好,你说的,三局两胜。”

        “嗯嗯!”

        朱艾甩了甩脑袋,似乎将那些给自己降智的情绪甩出去,就能打赢唐拾。

        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处,这次她还没来的及动,唐拾的阔刀就直接停在她的玉颈边上了。

        朱艾看着近在眼前的七个铁环,吞咽了一下,喃喃道:

        “你怎么这么快?”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唐拾收回阔刀,得意洋洋的看着朱艾。

        好机会!

        朱艾心中一喜,好了伤疤忘了疼,又俯下身子冲向唐拾,想要再偷袭唐拾一次。

        又来?

        唐拾对于朱艾的反复无常很无奈,快速闪到朱艾身后,眼疾手快地抓住朱艾的腰带。

        霎时间,朱艾不光身形僵住了,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她扔掉了手中的长剑,转身一屁股坐在地上,气鼓鼓地看着唐拾,撒泼道:

        “啊啊啊啊,不打了不打了,你是妖怪。”

        “真不打了?”

        唐拾一脸不信任地看着朱艾。

        “不打了,打不过,有屁……话快说。”

        “好嘞!”

        唐拾也扔掉了阔刀,一屁股坐在地上,笑道:

        “我来就是想用一下你那个首饰铺子,跟你合伙做点胭脂水粉生意。”

        朱艾听后一脸鄙夷地看向唐拾。

        “胭脂水粉的生意?你个大男人做这个干嘛?”

        唐拾假装看不见朱艾的表情,直言道:

        “跟庐郡苏家抢饭吃。”

        “庐郡苏家!?”

        朱艾瞪大了美眸。

        “你好端端的跟苏家抢饭吃干嘛?”

        她身为大玄长公主,自然知道八大世家的力量有多大,也知道苏家垄断着大部分上层胭脂水粉生意。

        可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跟她说,要跟八大世家之一的苏家抢饭吃,怎么能让她不震惊!

        “天下苦世家久矣。”

        唐拾淡淡说完这句话,眼中闪过一抹令人胆寒的暴戾。

        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朱艾还是捕捉到了。

        那种暴戾她也在她父皇极度愤怒的时候见到过,而每当朱亟这样的时候,也一般都是因为世家。

        朱艾不知道唐拾为何跟她父皇一样这么仇恨世家,可她也多多少少知道些世家对皇家的危害,沉默了一会后,抬头确认道:

        “你跟我合伙,是想让我跟你一起抗衡世家吗?”

        唐拾点点头,又摇摇头:

        “不是跟你,是跟陛下和天下百姓。”

        “差不了太多啦,我四岁之前也是百姓啦……”

        朱艾摆摆手,继续问道:

        “所以你想用什么跟苏家抢饭吃呢?”

        唐拾从怀里掏出了那块小皂膏递给朱艾。

        朱艾接过皂膏,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会这个滑溜溜的小白块儿后,才问道:

        “这啥?”

        “皂膏,是我用来跟苏家抢饭吃的东西之一。”

        “之一?你还有其他的吗?”

        “废话。”

        “……这东西跟皂角一样吗?”

        “差不多,但比皂角更方便。”

        “怎么用?”

        “跟皂角一样的用法……马上告诉你。”

        唐拾突然起身往演武场门口跑去,只因他看见翠环跟换完衣服的丁芝回来了。

        因为朱艾一般每早在练完武后都会再简单梳洗一下,所以翠环手里还端着一盆水,丁芝手里则拿着一条毛巾。

        唐拾跑到两人身前,无视了丁芝充满杀意的目光,接过铜盆和毛巾,又跑回了朱艾身边将铜盆放下。

        “来,快试试吧。”

        朱艾不疑有他,跟平常一样先用清水洗一遍脸,又将皂膏在手上来回搓了几下,最后又洗掉了脸上的皂液。

        可当她用毛巾擦完脸后,却对唐拾皱眉道:

        “这皂膏除了比皂角方便一点,效果上比皂角强不了太多啊。”

        “不不不,方便只是一个方面,况且你用的这个只是我昨晚临时做的简化版皂膏。”

        “简化版?”

        唐拾将朱艾的洗脸水泼在了演武场上,又转头解释道:

        “我之后还会让皂膏变得更漂亮,而且用完之后不光会润滑人的皮肤,还会让人身戴花香。”

        “润滑皮肤?花香?”

        朱艾眼睛一亮。

        虽然她性格很像个男子,但她的爱美之心还是跟其他女子一样的。

        而且……

        谁能拒绝一块能让人变香香的小方块啊!

        唐拾看朱艾兴奋的样子,就知道朱艾也是爱美的,便继续趁热打铁道:

        “不光如此,我将其他的新样式的胭脂水粉弄出来后就先给你送一份!

        到时候用胭脂水粉赚来的钱在分给陛下五成后,剩下的你我三二分成!”

        “我支持你!铺子你就拿去用吧!”

        朱艾猛地一拍唐拾的肩膀,好似将毕生的信任都汇于这一掌之上。

        唐拾现在很确定,朱艾的这一掌包括昨天的那一掌,绝对是她在趁机报仇!

        可是现在翠环跟丁芝都在演武场,他又不能对朱艾动武,只能强笑道:

        “谢长公主……”

        “不谢不谢,不过只给你个铺子显然太寒碜了,还有什么要求你都提出来吧!”

        “我需要丁芝继续在铺子里做掌柜。”

        “没问题!芝芝对铺子很熟悉,也方便日后我跟你交流。”

        丁芝顿时感激地看了唐拾一眼,之前对唐拾恶作剧的不满也尽皆烟消云散。

        唐拾冲丁芝挑了挑眉,继续道:

        “我还需要把铺子名子改成‘皇家胭脂’。”

        “没问题,这样的话那些宵小之徒也不敢造次。”

        “我还需要两千贯钱。”

        “没问……你说什么!?两千贯!?”

        朱艾瞪大美眸看着唐拾。

        “你要两千贯钱干嘛?”

        “到时候我总不能自己一个人干吧,肯定需要买块地建作坊,还得找人生产呀。”

        “你知道我一个月的例钱有多少吗?”

        “多少?”

        “二十贯!我每个月只有二十贯!我去哪给你弄两千贯!?”

        唐拾倒是不急不慢地朝乾坤宫方向拱拱手,又冲朱艾邪邪一笑:

        “陛下可不能白拿咱们五成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