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在线阅读 - 第1229章 绝阵(一更)

第1229章 绝阵(一更)

        他眯了眯眼睛,大圆镜智观照四周,发现小山谷不大,但地势极好。

        他脸色微变,便要施展神足通离开。

        周围陡然一变,大圆镜智瞬然失去了一切感应,天地瞬间漆黑,茫然不知身处何处,唯有黑暗。

        神足通已经不能发动。

        茫然不知自身在何处,在虚空也找不到他要去的地方,一旦施展,怕就是身陷无限虚空内,再也无法找到这个世界,甚至回不到这个地方。

        他忙收回大圆镜智,观照自身。

        周身大放光明,脑海虚空依旧浩瀚无穷,一佛一魔背对而立,嘴里喃喃诵经,各颜色莲花一朵一朵的飘飞,漫天飞舞最终归于佛魔身,强壮着他们法身。

        大圆镜智内,周身内力如月光下的溪流,四周灵气如月华,让他周身明亮,照耀了周围,不让他迷失。

        他从大圆镜智退出,目光转向四处。

        自己置身茫茫云海中,看不出四周模样,看不清上下四方,让人莫名的生出绝望感。

        楚离皱眉沉思,想着大圆镜智在阵法发动前所观,结合四周的地形,他推测这是一座乾坤五绝阵,五绝乃是绝利五源,五官皆被封锁派不上用场,成了一个不能听不能闻不能尝不能感觉的废人。

        除了封锁五官,还有炎风雪雷电五绝,稍一异动便是风雨交加,雷电相击,招招致命,不给人活路。

        他对阵法之道研究极深,机缘巧合下,研究过这个乾坤五绝阵。

        但凡阵法,不管如此绝命,必有一处生门,一处生机,他想闯出去,凭着自己的武功与神通是不可能,唯有找到这处生门。

        阵法之内自成世界,他一切神通都失效,武功也抵抗不了阵法的威力,宛如大象脚下的青蛙,怎么蹦跶都没用,得找到唯一的那处生门。

        “丁前辈,烦请现身一见。”楚离扬声说道。

        他再傻也知道这是丁瑞洁所为。

        原本以为通过自己的飞刀,感应到梁吟歌原本的住处,只要找到梁吟歌的坟前,凭丁瑞洁天机术,感觉足够敏感,则能把她引回来。

        没想到丁瑞洁更高一筹,将飞刀当成了诱饵,在此设置了乾坤五绝阵。

        周围空荡荡没有声音发出。

        楚离知道丁瑞洁就在旁边看着,刚才那一下需要她亲自发动。

        “丁前辈是一定要杀我?”楚离道:“不想知道我的秘密?”

        周围仍空荡荡没有一丝声音。

        丁瑞洁显然是想让他绝望,自己崩溃。

        一旦崩溃,意志力消失,那问什么说什么,而且更加痛苦,再杀了自己,她一定格外的痛快。

        楚离继续说道:“这是乾坤五绝阵吧。”

        他需要给丁瑞洁足够的压力,再聪明的人在重大压力下也会做蠢事,便是自己的机会,丁瑞洁一动不动在一旁看着,他想破开阵法需要一段时间。

        在这一段时间内,丁瑞洁能够做很多事,去大风舵痛杀众人对她不是难事。

        或者去找孙明月也是麻烦。

        楚离道:“乾坤五绝阵确实厉害,不过也并非没有弱点。”

        周围仍没动静,丁瑞洁有足够的耐心。

        楚离微笑道:“想破乾坤五绝阵也容易得很。”

        丁瑞洁仍没说话。

        楚离道:“我一刻钟就能破开这阵法,丁前辈信不信?”

        “哼!”丁瑞洁终于忍不住冷笑一声。

        这乾坤五绝阵乃是她费尽心思,寻找到了这一处绝妙之地,再经过二十年的改造才形成了完美之阵形,一旦陷入阵中,莫说天外天高手,便是天神高手也要费一番心思才能破得开。

        楚离摇头道:“依我看来,丁前辈弄错了一处地方。”

        丁瑞洁冷静下来,不为所动。

        楚离道:“巽位上丁前辈多种了两棵树,如此一来,却是木气过重,影响了五绝阵的平衡,威力大损,甚至形成了致命的弱点,我只需以至刚至阳的内力轰击此处,则很容易破开。”

        丁瑞洁正站在一处山巅俯看谷中的楚离,青衫飘飘,恢复光洁的脸庞露出凝重之色。

        楚离这一句击中要害。

        楚离继续道:“看来前辈是没看出来,这两棵树可不是寻常的树,生机健旺,木气充沛远胜寻常的树,结果反而成了弱点。”

        “前辈乃是有情之人。”楚离摇头笑道:“是对这两棵树生出感情来,不舍得摧毁一棵吧,……每天给它们浇水,修剪,看着它们一点一点长大,都说草木无情,却不知草木怎能无情,前辈修习天机术,感觉敏锐,能够隐隐感觉到它们的感情吧?”

        “闭嘴!”丁瑞洁忍不住断喝。

        她心下惊异,没想到楚离竟然说出这一番话来。

        草木怎能无情,此话一出,见识便在小歌之上。

        楚离叹一口气道:“前辈若不放我离开,那我只能得罪,把这两棵树毁去。”

        “哼!”丁瑞洁冷笑。

        阵法之中,天地合一,诸物合一,阵法不破,阵中的一草一木就破坏不了,这个赵大河好大的口气。

        楚离道:“咱们打一赌如何?”

        “什么?”丁瑞洁哼道。

        楚离素来喜欢这般,以最小的代价解决最大的问题。

        若在他前世,当然不适合,这个时代的人们却极重誓言与赌注,不会赖帐。

        “我若能破去此阵,与梁吟歌的恩怨一笔勾销。”

        “做梦!”

        “呵呵,那前辈要与自己不死不休?”

        “你明白就好!”

        “唉……,罢了。”楚离悠悠叹息。

        五绝阵,断绝一切感觉,能听到彼此说话,说明她的位置就在唯一的出路上,唯有那里才能与阵中之人说话,听到彼此的声音。

        而通过大圆镜智烙印入脑海的地形,知道阵法发动的位置,如此一来,他能断定那山巅就是阵法生门所在,丁瑞洁的所在就是他的定位仪。

        她发出的声音就是他能利用的通道。

        “不知丁前辈想如何处置我的那些属下?”

        “一个不留的杀光。”丁瑞洁淡淡说道:“你也不会孤单,让他们下去一块儿陪你岂不更妙。”

        PS:好不容易到家,原本打算是终于能专心写了,没想到病倒,睡了一天,给大伙致歉,今天不知道会不会三更,尽力而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