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修真小说 - 山海八荒录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湖畔初闻哨音

第八章 湖畔初闻哨音

        真罗睺是一名细作!

        这个秘密隐藏在魔躯的记忆深处,直到支狩真瞧见木牌,方才闪现出来。

        支狩真禁不住大感意外,真罗睺的真正底子竟是东胜洲将军府的校尉,奉命潜入南瞻洲魔里青的府邸,收集消息,刺探军情。

        难怪他熟记地形,储备食水,这是一条早已准备好的退路。

        支狩真系好皮囊,稍一踌躇,又将木牌取出,塞回孔窍,快速滑到石柱底部,向地壑更深处掠去。

        此地还是真罗睺与东胜洲联络的一处秘密据点。

        “真罗睺,你跳不掉的!”

        江流汹疾如怒,苦叉的长舌似毒蛇扑出,贯穿真罗睺大腿,顺势一卷,绞碎大片血肉。密密麻麻的血吸虫涌入伤口,向身躯深处钻去。

        真罗睺负痛大吼,双臂奋力划动,游向一道湍急的暗流,被裹挟而去,将双方的距离再次拉开。

        苦叉四肢一蹬,飙出一道疾射的水浪,衔尾而追。他心下纳闷,真罗睺吃了他那么多下,浑身伤痕累累,怎地还有力气挣扎?光是钻进体内的血吸虫,就足以痛得对方发疯了。

        追逐中,苦叉再次逼近,长舌倏地刺穿水浪,卷住真罗睺脚踝,往后拉拽。“咔嚓”一声,真罗睺硬生生用魔气震断踝骨,抽出腿来,往斜向方一窜,滚入江底一个黑糊糊的泥穴。

        苦叉紧跟着冲进去,猛然间血光迸溅,惨叫声中,苦叉整个人齐腰而断,上身踉跄前冲,栽倒在地。他无法置信地扭过头,两根半透明的细锐长丝拦在泥穴口,像不停颤动的锋刃,凝着的血珠“啪嗒啪嗒”往下滴。

        “你……这里……为什么……?”苦叉面色灰败,半截腰痛苦地抽搐着,肠子随着大股鲜血流出来。

        真罗睺慢慢从湿泥上爬起身,脸上似笑非笑:“从入职将军府的那一天起,我就着手准备。这条浊浪江横穿半个南瞻洲,从头到尾,类似陷阱共有一百六十四处。”他手指猛地插入苦叉咽喉,“苦叉,逃不掉的是你!”

        “嘭!”

        支狩真一脚踢出,钟乳石笋应声折倒,断折处喷出大股浓烟,猛罩在蝠嫫脸上,溅起密密麻麻的毒水泡。蝠嫫惨叫着从半空坠落,撞上一根尖突的石笋,被捅穿背腹,气绝毙命。

        支狩真跃下石笋,避开另一头蝠嫫的扑击。一路上,他被好几个蝠嫫接连盯上,利用真罗睺过去布下的多处陷阱,才屡屡化险为夷。

        蝠嫫呼啸的尖爪从上方袭来,支狩真步伐一转,绕到一根石锥背后,利用地形与对方巧妙周旋。周围尽是崔嵬参差的钟乳石林,各种石笋、石瀑、石幔横竖屈伸,交叉伏扑。蝠嫫不得不放慢速度,避开那些尖锐坚硬的石棱,一时无法发挥出飞行优势。

        “噗嗤!”蝠嫫旋飞而至,利爪扣中支狩真肩头,溅起一抹鲜血。支狩真反手抓住蝠嫫毛茸茸的手腕,脚底发力一蹬,身躯犹如利箭倒退。背后是两根并立的峥嵘石笋,靠得极近,只余一条半尺多的狭窄空隙。支狩真闪电般穿过空隙,蝠嫫的双翅来不及合拢,硬生生撞上两边石笋,翅骨纷纷折断,一头倒栽下来。支狩真反扑而上,右膝凶狠腾起,击碎对方喉骨。

        支狩真脚步不停,掠过石林,又穿过一连串窟洞,长长的隧道开始向两旁扩散开,形成陡峭的下斜坡。山坡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野花,花茎又高又密,像闪烁着光芒的波浪。

        数十丈深的山坡脚下,奇瑰的地底风貌像一幅画卷在支狩真视野里展开:峰崖雄峻,壁立千仞,窟洞奇诡,绵延贯通。古老的岩石层重重叠叠,高低交覆,地势时而如巨浪冲向上空,在最高处弯曲成拱,蛛网般往下方延伸;时而如深壑层层下陷,如倾如坠,向四周凿穿出无数险径幽峡。

        一个巨大的熔岩湖坐落在地底中心,亮得像一面金色的明镜,火浆似一条条蟒蛇翻滚,绽开灼眼的金焰。附近长满了茂密的野生植被:碧绿的螺桑,火红的贝兰,橙黄的月菊,绛紫的熏草,墨黑的乌蒿,灰白的麻葱……

        支狩真径直向熔岩湖畔掠去,熔岩湖虽会偶尔喷发火浆,但能吓退凶兽和更恐怖的邪祟。众多魔人、魔物环湖定居,形成了一片大型聚集地。

        一路上,支狩真望见形形色色的魔物和魔人。很多是伤残的,老迈的,个个皮肤干皱,衣不蔽体,动作稍显迟钝,神情里透着漠视一切的麻木。但支狩真若多看他们几眼,他们立即呲牙瞪目,喉头发出低吼,仿佛即便死了,也要从对方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湖畔附近,到处是拉出来的浑黄屎尿,酸臭流脓的凶兽内脏,嗡嗡飞旋的蝇虫,以及布满倒刺陷阱的蜂巢洞穴……魔人、魔物从地穴钻进钻出,络绎不绝,一双双凶暴、狡诈、阴沉、猜疑的目光时不时落到支狩真身上。

        支狩真并不担心,没有什么魔物、魔人敢在聚集地轻易开战。一旦受伤,显露疲势,虎视眈眈的旁观者会蜂拥而上,把交战双方无情撕碎。

        “要玩玩吗?只要一枚低等魔源,就让你玩个痛快!”一个妖艳的女性魔人半躺在污垢斑斑的兽皮上,手抚上**,吃吃笑着,向支狩真分开饱满光滑的大腿。

        支狩真脸上发烫,赶紧绕开她。这里有不少类似的魔女,胴体半解半掩,躺在脏兮兮的兽皮上,扭动着肉光致致的腰肢,向经过的魔人搔首弄姿。

        几个雄性魔人丢出魔源,急不可耐地扑上去,压住魔女,疯狂地耸动着,发出满足而粗野的嚎叫。

        支狩真愣了片刻,闷头往外急走,心跳一下子变得有点慌乱。前后左右,恍惚都是魔人激烈交配时晃动的**、大腿……他停下脚步,竭力调匀呼吸,脑子里乱哄哄的。

        叶哨的鸣乐声倏而传来。

        那是一支古朴又苍凉的曲子,哨音很细,很轻,像一片风中飘飞的野蓬,可听的久了,又沉重得像会坠下来。

        支狩真听着听着,心就静下来,循着曲声走过去。

        一名身着皮甲的女魔人屈膝坐在湖畔,坐在脏乱污臭的废墟里,安静地吹奏叶哨。

        她的皮肤是小麦色的,被火光一照,仿佛金灿灿的绸缎在燃烧,闪烁着明耀而凄艳的光。一片火红的贝兰叶子卷成叶哨,含在唇间,红唇亮得像灼热的岩浆。

        “英招!”支狩真失声叫道。这是魔躯无法抑制的反应,一股支狩真难以理解的情感,犹如狂涛骇浪,从真罗睺的记忆深处奔涌出来。

        “你来了。”英招放下叶哨,微微挑了挑眉。她的眉毛又长又密,英气勃勃,像冷冽的刀锋。

        支狩真一步步走向魔女,他听到胸口的心脏“怦怦”跳动,血液加速流动。真罗睺说话的语气、习惯的动作,隐秘的情感一一跃现而出,与他的精神世界水乳交融,渐渐合为一体。

        识海内,八翅金蝉的茧猛地颤动了一下,魂魄奇迹般强大了一分。

        支狩真恍然生出明悟,分身虽被他占据,但不知何故,与真罗睺本体的精神联系似断未断。他大可利用两者之间的微妙联系,勾动真罗睺的魂魄,将其一步步吞噬,充作巫灵成长的养料。

        这是一种崭新的精神修炼体验。扮演好真罗睺这个角色,他的魂魄力量将因此受益,不断滋长。但这也异常凶险,他必须守住心神,以免入戏过深,最终反被真罗睺的心性影响,迷失自己。

        “属下拜见都司大人。”支狩真走到英招跟前,垂下头,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