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历史小说 - 无双庶子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能比我好

第六十章 能比我好

        叶晟此时说的这些话,很显然是在交代后事了,而且这些话都思维缜密,很显然并不是他这一时半会之间想出来的,而是想了很久了。

        事实上早在大半年时间,身子开始不舒服的时候,这位老公爷就开始考虑自己的后事了。

        叶茂这么个比李信高出大半个头的壮汉,跪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

        叶老头仿佛是有点累了,他重新坐回了床上,半躺在被窝里,缓缓开口:“我死之后,不许让老大回京奔丧,丧事一切从简。”

        说到这里,老头子在自己的床头摸索了一番,没多久之后,摸索出了一个铁盒子,他把铁盒子放在自己面前,尝试着打开,但是手上实在是没有力气,便放弃了。

        “老四,打开它。”

        相比于叶茂来说,已经四十多岁的叶璘情绪稳定很多,他点了点头,上前把这个铁盒子打开,打开之后,发现是一张地契。

        叶老头看着这张地契,脸上露出笑容。

        “小的时候家里是给人家做佃户的,连块自家的地也没有,父祖走的时候,就只能埋在山上,三十多年前,我托人在家里买了块风水不错的好地,将祖坟都迁了进去,我死了之后,你们便把我送回宁陵老家,埋在我父旁边。”

        叶璘再也忍不住,眼睛里涌出泪水。

        叶老头笑着说道:“不要哭,你虽然分家了,但是以后想要埋到宁陵老家,也埋进去就是了,这块地我买的不小,够埋咱们家十几代人了。”

        因为是农户出身,叶老头对于地颇有些执念。

        叶璘擦了擦眼泪,把这份地契收了起来,声音沙哑:“父亲,儿子是宁陵侯,以后自然是要埋在宁陵侍奉父亲的。”

        “正因为你是宁陵侯,这地契便交给你收着了。”

        说到这里,老头子看向叶茂。

        “我是宁陵人,从生到死都是宁陵人,但是叶茂却是在京城长大的,我不强迫你们埋在宁陵。以后的陈国公府,要不要再京城扎根,也都随你们。”

        叶老头自嘲一笑。

        “其实埋在京城里也好,离得远了,去上坟也不方便。”

        叶茂低着头,垂泪道:“阿爷是宁陵人,那叶家世世代代,都是宁陵人,都会埋在宁陵!”

        叶晟深呼吸了一口气。

        “你们自己看着办就是了。”

        他咳嗽了一两声,最后抬眼看向李信。

        “你们两个都……出去,我有些话,要与长安单独说一说……”

        叶璘与叶茂对视了一眼,最终都从地上爬起来,缓缓退了出去。

        李信这会儿眼睛也有些发红,等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之后,他便坐到了叶老头床边,艰难开口:“叶师,您要不要歇一歇,说不定明天您的身子就好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老公爷深呼吸了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今天不说,以后可能便没有机会了。”

        李信心里有些难受,他低着头,鼻子有点发酸。

        “您说吧,徒儿听着呢。”

        叶晟呼吸变得有些艰难了,他缓缓的说道。

        “你们……永州,是不是真有那个规矩…?”

        李信杜撰出来的那个规矩,是哄骗叶晟的,而叶晟说家里有个永州的家将,也是哄骗李信的。

        老头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是有些担心,李信的那个小儿子,会不会真的因此折寿。

        靖安侯爷再也忍耐不住,泪水从眼睛里涌出来,他哽咽道:“叶师,那是弟子哄骗您的。”

        “您……不用挂在心上。”

        “这便好,这便好。”

        叶老头长出了一口气:“我还担心,会折损了娃娃的寿数。”

        靖安侯爷低着头,眼眶通红。

        “长安啊。”

        叶老头声音变得低了下来。

        “你是个……有大本事的人,以后要善用慎用。”

        他说的“善用”,并不是擅长,而是“行善”。

        李信点头道:“叶师放心,弟子是有分寸的人,不会……胡作非为的。”

        “为师这么说,非是要临死之前,给你上一个枷锁。”

        叶老头半躺在床上,叹了口气。

        “你不管是心思城府,还是手段权术,都是人中佼佼者,但是你毕竟年纪还小,为师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动辄便要瞪眼杀人,是个脾气很不好的恶人。”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叶晟喘了好几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比我要强的多,我只是希望你,如果真的要做什么决定之前,多想一想。慎重一些为好。”

        “真有什么事情你觉得该做,那便去做,死人约束活人,是天下最蠢的事情。”

        如果是大家族出身的人,从小讲究祖宗礼法,便绝对不会说出这句话,但是叶晟就是泥腿子出身的“创业一代”,又经历了这么多事,才能说出这种豁达的话。

        “叶师放心。”

        靖安侯爷低着头,咬牙道:“弟子做事之前,向来都会思虑清楚,不会做冲动的事情。”

        叶晟静静的看着李信。

        “你在西南……豢养了一支军队,是不是?”

        西南汉州军的事情,除了沐英与赵嘉等人知根知底以外,李信谁也没有告诉,就连叶鸣叶茂这些人,李信也都没有说,但是现在,被叶晟一句话道破,李信有些不知所措。

        “叶师……如何知道的?”

        老师已经是弥留之际,这个时候不管是什么事情,李信都不应该瞒着他。

        况且看情况,叶晟已经知道这件事很久了,但是平时的时候,他一句话也没有问,只是在这最后的时刻问了出来,已经对李信非常尊重了。

        叶晟喘了好几口气。

        “叶鸣与叶茂……把西南的事情都与我说了。”

        “先前只是觉得这些南蜀遗民有些行为诡异,但是前些日子,你亲自动手去柳树坊杀了那个…南蜀的大殿下,为师便猜出了一些端倪,不过一直没有与你说而已。”

        “你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很多事情为师不想影响你。”

        李信从床边站了起来,对着老爷子一揖到地,低头道:“多谢叶师。”

        “为师不问你想做什么,只与你说一句话。”

        叶晟咳嗽了好几声之后,声音已经有些晦涩。

        “能够在朝堂上爬到高处的人,一般做事只问值不值,不问对不对,这句话你教过叶茂,也是你和我早都明白的道理。”

        “但是为师希望你……”

        “以后做事的时候,可以先想一想对不对,再去想值不值。”

        老爷子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李信。

        “毕竟……你已经足够高,不需要再往上攀爬了。”

        李信心里大为触动。

        只问利害不问对错,是名利场上所有人的通病,但是眼前这位老人家,在临死之前,又给他上了一课。

        他再一次深深鞠躬。

        “弟子受教。”

        叶晟这会儿,说话已经很是艰难了。

        他招了招手,示意李信靠过来。

        靖安侯爷附耳过去,才听到了叶晟低微的声音。

        “为…为师自小从军,杀…杀人无算,好事做过一些,坏事做的也不少。”

        “但是我能从一个农家子,一路做到大将军,做到大都督府的右都督……”

        “到今天八十岁整,寿终正寝,这一辈子也算……不差了。”

        说到这里,老爷子渐渐没了力气,声音也越来越小。

        “我……希望……”

        “你李…长安将来……”

        说到这里,老公爷最后的一丝力气已经用完,但是他非常努力的,说出了他这辈子最后的四个字。

        “能比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