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玄幻小说 - 笑神鉴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一章:陈笑的身世

正文 第十一章:陈笑的身世

        陈笑来不及细想,闪身快步冲进屋内,他只见母亲坐在竹椅上低头不语,肩膀微微耸动,陈赫阳在她身边轻声说着什么。
        陈笑来在两人中间,伸手挡住陈赫阳微微前倾的身形。怒声道:“陈大当家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赫阳见他突然出现,也是怔了一怔:“笑。。陈笑你。。你回来啦?”
        陈笑听他言语支吾,神态略显慌乱,更加觉得必定是他理亏,强忍怒气道:“陈大当家的,我看你言谈举止,以为你是个好汉,没想到竟私下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明日必会奏明公主和莫爷爷,是非曲直自有公断!”
        那陈赫阳脸上忽红忽白的变来变去,却是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没料到母亲在身后轻轻拉住他的衣袖,他回头看去,只见霜清桦美目含泪,婉转哀怨,定定的看着陈赫阳,过了半晌才道:“你。。你走吧。”
        陈赫阳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见这娘俩一个满面怒气,一个楚楚可怜,只得轻轻跺了跺脚,轻叹一声转身而去。
        陈笑见他离去,忙扶着母亲坐下。心中不免奇怪,母亲平日对其他男人从不理睬,有别有用心者更是不假辞色。今天陈赫阳这般无理,但母亲眼中只有哀怨,却不见半点愤怒,恐怕事情没有自己想象这样简单。
        霜清桦默然不语,心中好似翻江倒海般不是滋味。想起过往,一会儿嘴角含笑,一会儿又流下泪来。看得陈笑莫名其妙,又不便作声。
        过了好半晌,她才回过神来,仿佛下了什么决心对陈笑道:“笑儿,你也坐下,娘有事儿和你说。”
        陈笑依言坐下,霜清桦望着他的小脸,目中满是慈爱,不一会儿眼泪又流了下了,她理了理思绪,对陈笑道:“方才那人。。”
        陈笑接道:“娘说的是陈赫阳么?”
        “嗯,他。。他是你爹。”
        陈笑顿时如遭雷击,不可置信的看着母亲:“娘不是说爹已经死了么?”
        霜清桦轻摇了摇头,这才将往事缓缓道来。
        原来霜清桦年幼时生在官宦之家,父亲官拜御林院院士,全家一直在蓝王帝都生活。后因父亲无意于朝官的明争暗斗,又醉心诗文,索性辞了官职带着一家老小返回乡下老家。
        没想到刚走到半路就被一伙强人盯上。霜老爷为官清廉,又是文职,身边只有一个老迈管家跟随,哪里能抵得住这伙强盗。片刻功夫家人就被屠个干净,只留得两个女眷性命。
        霜清桦遭此大变只是一心求死。强盗见劫得的财物不多,但两个女子却是容貌清丽,各有千秋,就想把她们带到山上欲行不轨。
        陈赫阳当时拜个老师,修炼五年已是到了化元境,因家中父亲体弱多病,时日无多,因此告辞了老师,赶回去料理家事。
        下山时正与一伙强人碰个正着,他看众人神色举止,想必不是善类,又见两个女子被软禁起来,不免动了侠义之心。
        陈赫阳隐在一旁悄悄跟随,听众盗谈话才知道事情原委,便不再犹豫,奋起与强人厮杀起来。
        强盗实力不高却人多势众,陈赫阳苦战半日,身负几处刀伤才把这伙强盗全部击毙。
        霜清桦与另一女子获救,不禁对他感激涕零,又见恩人负伤,扶了他下山找到一间民宅,许了些钱物,在这里住了下来,每天服侍陈赫阳饮食起居,静养伤势。
        陈赫阳正在青春年少,恢复的极快,半月功夫就已行动自如。他见两个女子孤苦无依,也深感头疼,不得已只好带着她们回到陈家暂时安顿。
        陈赫阳年少英俊,实力超群,霜清桦清丽可人,知书达理,日子久了,他们互生情愫,自然的走到一起。
        另一位获救的女子叫王兰,是霜清桦哥哥的妻子,在帝都时也算持家有道,因此霜清桦一直很敬重这位大嫂。
        眼见陈霜二人情真意切好事将成,王兰每日却满面愁容哀哀自怨。霜清桦心里觉得难过,心疼嫂子失了丈夫,无依无靠很是可怜。
        陈赫阳向她提亲时,霜清桦心一软,求陈赫阳也一并娶了嫂子,二女共侍一夫。陈赫阳本不答应,却见霜清桦心意已决,不肯妥协,怕耽误了这门亲事,无奈只好允了下来。
        霜清桦大喜,将此事告知嫂子,王兰也是愁容顿消,心中暗喜。
        陈赫阳父亲已亡故多日,昔日跟随他的狄云比陈赫阳年长很多,倚老卖老以长辈自居,替他问神求卜选了一个吉日,娶了两位夫人过门。
        王兰丧夫,身份自然低人一等,本该做小,霜清桦却不肯,故此二人以姐妹相称不分尊卑。
        初时王兰对霜清桦心存感激,倒也相安无事。日子长了,陈赫阳与霜清桦情投意合,郎情妾意,自然对王兰有些冷落。王兰渐渐心生不满。
        霜清桦心地善良,明事知理,常常劝陈赫阳多照顾照顾姐姐。可越是这样,王兰心里反而愈加生气,觉得好像被施舍一般。
        好在这时王兰怀了身孕,十月以后诞下一个男婴,也就是那陈麟。陈赫阳爱子心切,在王兰身边陪伴时间也比往日多了一些。王兰心满意足,自觉压了霜清桦一头。
        可好事不长,一年多后霜清桦也有孕在身了。王兰顿觉不妙,怕霜清桦生了孩子,陈赫阳又一心扑在她的身上,自己以后的日子只会更加难过。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每天如坐针毡,惶惶不可终日,这些全被老奸巨猾的狄云瞧在眼里。
        狄云心里对霜清桦也是恨之入骨,只因她持家有道,又是驭夫有方,陈赫阳遇事犹豫不决之时,定会请教这位贤夫人,而每每必是言听计从。这让一向倚老卖老的狄云极度不满。
        他暗自观察,见王兰对霜清桦也是妒恨,觉得机会来了。于是找个机会与王兰密会,一谈之下更是不谋而合,筹划一番,定了一条毒计。
        王兰依计而动,假意担心霜清桦的身子,送了几副汤药给她服用,霜清桦喝了后觉得并无不妥,也没在意,还再三谢谢姐姐心意。
        转眼十月已到,霜清桦却久久没有生产,直拖到十二个月才诞下一个男婴。
        说来也巧,那日霜清桦重腹临盆之际,正是子时,夜空中西北方有一颗红色星辰突然出现,闪了九闪才显示不见,就在这时陈笑出生了。
        陈笑降生时,身绕黑气,哇哇哭声好似鬼啸,异常恐怖,所有的丫鬟老妈儿都吓得跑出房中。
        原来那王兰送的汤药乃是狄云所炼制的鬼胎药,不但延误诞生日期,还让刚刚出生的婴儿身显异兆。
        陈赫阳冲进屋内,也是大吃一惊,陈家唯有狄云对星象占卜,鬼灵神魂精通一二,只好请他过来一探究竟。
        狄云对鬼胎一事早就心知肚明,唯独红星突闪没在意料之中,心道许是老天保佑。于是装模作样卜了一卦,故作大惊失色道:“这妖孽竟是魔星转世,大大的不妙!”
        陈赫阳问他,他早就有了腹稿,说陈笑是什么妖孽投胎,十二个月才能出世,又道此子必定连累家人性命,必须以文火煅烧三日才能化解。
        陈赫阳见陈笑出生时确是不合常理,不疑有它,又见霜清桦哀怨可怜,顿时又是犹豫不决,过了半晌才一狠心道:“也罢,就请狄先生明日施法吧。”说罢一挥衣袖转身而去。
        霜清桦哭了良久终于止住泪水,向怀中婴儿望去,此时陈笑身上黑气已去,也是不再啼哭,盯盯的望着母亲。
        霜清桦仔细观看,这孩子哪有什么妖孽的样子,唇红齿白,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紧紧看着自己,说不出的可爱。
        可丈夫只听那狄云胡说,虽然陈赫阳对自己情深义重,想必不会对己不利,但明天这孩子就要夭亡。。。心中凄苦却又求助无门。
        霜清桦只呆了片刻就打定主意,母子天性,怎么也不会让自己的骨肉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
        她只收拾几件衣物,带了些铜币作盘缠,用白布将陈笑裹住,推开后窗而出,好在后院角门无人,霜清桦逃到路上,花了几个铜币雇辆小车,辗转几日终于到了蛮牛村安定下来。
        陈赫阳次日发现夫人和陈笑消失不见,也是心有悔意,派人四处寻找几年也没消息,哪想到霜清桦会在这偏僻贫穷的地方安顿下来。
        陈赫阳心念霜清桦,苦寻不着之下更是心灰意懒,每日里只顾修炼,对王兰也是很少理睬。
        王兰本以为随着霜清桦的离去自己会更加得宠,哪想到处境还不如往日,心里愤恨交加,三年前一场大病,撒手人寰了。
        陈笑听了母亲说起这段往事,心中也是起伏跌宕,母亲所讲虽有不能肯定之处,他也猜了个大概。
        他看母亲诉说以往之事时流露神情,知道她对陈赫阳已是情根深种。自己虽然一时无法释怀,但想到母亲这些年含辛茹苦的抚养自己,日子过的清苦,作为人子当然没有剥夺母亲幸福的权利,一时间怔怔的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