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翻边(1)

第一百七十九章,翻边(1)

        趁着农忙时节发起大扫荡,借此来破坏农业生产,这并不是什么——准确的说,是在约瑟夫看来,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在另一个时空里,日本蝗军就喜欢玩这一手。但是这一手照样被革命英雄们破了个干干净净。而这些人民英雄们破解这种缺德手段的作战思路,在约瑟夫看过的很多抗战老电影(注意,不是后来的那些抗日神剧)中也有很多的表现。

        这一战术在当时就叫做“翻边战术”。它的意思就是:当敌人对我进行“蚕食”和“扫荡”时,在军事上就必需提出“翻边战术”,即敌打进我这里来,我打回敌那里去。(《分散性游击战争与对敌政治攻势》)

        上辈子历史盲约瑟夫当然没有看过这类专业文献,但是不要紧,因为约瑟夫上辈子看过不少相对靠谱的抗战片甚至是直接叫做“科教片”的抗战片。在这些电影中,他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桥段。

        大部队的首长,握着老区长的手,对他说:“鬼子又来扫荡,我们现在要跳到外线去打击敌人,保护群众,拖住鬼子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老区长坚定地回答:“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这里的所谓“跳到外线去”,就是“翻边战术”中的“敌进我进”。也就是我军主力,利用敌军之间的空隙,直插敌军的后方。此时敌人的后方正好非常空虚,而敌人的大军行动又非常依赖于后面的物资补给,一旦兵力空虚的后方受到打击,敌军便不得不将大军召回,这样,针对根据地的大扫荡自然就无疾而终了。

        当然,这种作战方式,对于执行他的军队的组织度有着极高的要求。它要求这支军队既能够化整为零,也能随时化零为整。否则军队在利用敌军之间的空隙的时候,就很容易被敌人抓住,导致严重损失。在如今,包括爱尔兰游击队在内,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有如此的组织度的军队。所以原本要让爱尔兰人来执行这样的高难度战术,其实是相当艰难的。

        但是爱尔兰的地形却给了爱尔兰人一个很大的帮助,使得他们要穿越英国人的包围变得相对容易了不少。那就是爱尔兰平原上到处可见的沼泽地。

        这些沼泽地面积广阔,充满了各种危险,即使是本地人,也不敢走进去。但是在做好了准备的游击队那里,这些沼泽就成了最好的隐蔽地域和通行通道。联合会在英军的第一次大扫荡之后,总结经验教训的时候,就将建设沼泽庇护所放在了格外重要的地位,他们通过在沼泽中钉入木桩,然后在木桩上铺上木板,形成安全的道路。而在必要的时候,拆掉上面的木板,甚至用绳子将木桩拔出,原本的道路就变成了致命的陷阱。

        英军不可能将这些大沼泽团团围住,他们没有这么多的兵力,而且这样做只会导致兵力过度分散,多半还会被人家弄出什么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花活出来。他们的主力只能越过这些沼泽,去攻击根据地的腹地。但这样一来,游击队的主力也就可以通过这些沼泽通道,绕过英军,打击英军腹地的目标。

        所以,当约瑟夫再给统一爱尔兰人联合会的领导们寄去的信件中提到了这样的一种战术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两眼一亮。

        “真是……真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操作!哈哈哈,他们到我们这里来扫荡,我们就到他们那里去扫荡。把他们花了大功夫在哪些城市附近建造的兵站拆个精光,把他们放在兵站里面的东西搬个精光,把他们留在兵站里面看家的人杀个精光——总之,我们也还给他们一个三光!”起义军指挥官乔伊斯,他曾经在拿破仑的意大利军团中当过排长,后来又在土伦接受了特殊军事训练,现在是联合会组建的独立军第一师的师长。

        联合会的师其实更类似于后世东北抗联的师,而不是第十八集团军的师。也就是说,一个师其实也就不到一千人。但是在爱尔兰独立军这边,这已经是主力部队了。如今在联合会的指挥下,也只有两个师而已。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调动敌人,阻止敌人对根据地的破坏,不要陷入不必要的复仇情绪中,更不要让情绪影响了工作。”拉塞尔会长非常严肃的对他道。

        “我明白,会长。我只是随口说说。不会因此影响工作的。”乔伊斯赶紧说。

        “在战时们面前,也不要随口说这样的话。要宣传,就要从救助根据地的同胞兄弟的角度去。”

        “明白。”

        “那好。那我们就都抓紧时间工作吧。”

        工作的准备是繁忙的。尤其是在下定了这样的翻边作战的决心之后。各种各样的情报不会的汇总到指挥部,敌军的各种配置也渐渐的清楚了起来……

        小矿村是处在“准治安区”和“非治安区”之间的一个小村子。很多年前,这附近曾经有一个小铜矿,所以这个村子就有了这么一个名字。如今这座村子附近的铜矿早就因为矿石开采光了而荒废了,当年的采矿人也都迁走了,剩下的人便都成了种马铃薯的农民。

        在上次大扫荡之后,这个村子的人死了个精光,不过村子并没有就此荒废,在联合会的安排下,那些从英国人控制区逃出来的农民就成了小矿村新的村民。

        英军又要来大扫荡的消息早就被区小队的民兵通知到各家各户了。他们还特别提到:“一定要按照我们平时的训练,在接到通知之后,有组织的到旁边的沼泽地里面去避难,千万不要躲到矿洞里面去。上次大扫荡的时候,村里人就躲在矿洞里,结果被英国人用烟一熏,全村都死光了!”

        这个故事其实村里的人早就已经人人都知道了,甚至村里都已经有了关于那个矿洞的种种恐怖的传说了。但是大家还是对于区小队的同志表示了感谢。

        这天中午,大家还都在地头上忙碌,却听到有人吹起了哨子。

        大家赶忙抬头望那边的小山顶上望过去,果然看到消息树倒下了。

        “大家跟着我,立刻去避难所!”村长肖恩喊道。

        “村长,我老婆还在村里呢。”有人喊道。

        “没事,村里有人管。你跟着我直接去避难所就是了。”村长说。

        村长便带着人一路到了沼泽边,在进入沼泽的路口上,有个区小队的队员正拿着一杆从黑狗子那里缴获的步枪守在那里。而在他身后,一条木板铺成的道路朝着前面延伸了几十米远。

        “埃德加,留在村里的人都进去了吗?”村长问道。

        “都进去了,牲口要什么的也都带进去了。”埃德加回答说。

        村长朝着大家一挥手喊道:“那好,大家赶紧进去!”

        大家便都一个接一个地踏上了这条木板路。看着大家都走上了这条路,肖恩村长便和埃德加也开始往里面走,大家一路走,还一路将铺好的木板收起来,再铺到前面去,还用绳子将身后的那些支撑木板的木桩子拉起来,或者拉歪掉。于是他们走过的地方就都又恢复成了一片长满了各种水草的沼泽。

        “村长你看,那边冒烟了!”有人喊道。

        “好像是我们村子的方向!”

        “英国人真的来了,你说他们敢不敢追进来?”

        “就怕他们不进来。这帮坏东西敢进来,来多少,老子干掉他们多少。”埃德加握住手里的枪骂道。

        又过了一阵子,一队英军和一队“黑狗子”来到了沼泽边。

        “报告长官。看痕迹,那些村民应该是进了沼泽。”一个黑狗子军官向另一个骑在马上的英军军官说。

        村民们带着一些牲口,这些牲口在转移的时候,留下了脚印和粪便,所以英国人和黑狗子便一路追到了这里。

        “嗯,很好。”那个英国军官先举起望远镜往沼泽里面望了望。沼泽里面满是个各种高高矮矮的芦苇,或是其他的水草,偶尔还能看到几只水鸟飞过。至于其他的,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很好。”这英国军官又点了点头,然后对站在他的马前的那个“治安军”军官说,“你带上你的人,到前面探探路。”

        那个“治安军”军官吓得浑身一抖,差点就跪了下来:“长官,这种沼泽是不能进的,你看着水没多深,但是,但是下面的泥巴不知道有多深,说不定,一脚踩下去,整个人都沉下去了!这不能进呀!”

        “不能进?那那些叛逆怎么进去的?”

        “长官,他们是本地人,说不定知道怎么走。我们是外地人,这里面什么地方深,什么地方浅,我们可是一点都不知道,就这样进去,是要死人的呀。”

        “死人?上尉,我们是在打仗!怕死人,还打什么仗?你们这些爱尔兰人,一个个都只会偷奸耍滑……怎么?你想要违抗军令吗?”

        看到那个英国军官似乎已经在伸手摸手枪了,那个“治安军”上尉便不敢再说什么了,赶紧点头道:“长官说的是,我们奉命……”

        然后他便来到自己的队伍前,随便揪了几个人出来,挥舞着手枪道:“你们给老子往前面去探路,谁敢不去,老子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