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其他小说 - 凋零夜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迷宫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迷宫

        常思与秦冬夏陷入危机之时,段续和冉然眼前的血池忽然一阵翻涌,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了。

        “走!”

        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在发生变化的两人立刻逃离了这间已经完全变成了血池的房间。

        然而,当他们往后一退,转身逃去之时,还是一头撞进了诡异之中。

        身旁的冉然陡然间消失了。

        就是一个转身的距离,冉然消失了。

        这是哪里?

        段续看着四周,他刚才只是在那间屋子的门口转了个身,一回头就到了另一个空间。

        而且……再次回头也看不到那扇门了。

        这让段续有些难以想象。

        眼前这是一个血色的世界。

        血色的墙壁,血色的地面,血色的走廊一直往前延伸,有许多的岔路和拐角。

        看来我是一头撞进了迷宫里……

        这次的厉鬼已经超出了段续的估计,它既然有瞬间改变环境的能力,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弄死他们?

        它像是在玩……

        段续陷入了沉思,这只鬼的能力也太可怕了,不仅能凭空生出血池,还能造出这样一个血色的迷宫,简直匪夷所思。

        段续无法从中找到任何逻辑存在,这次让他真正有了无解恐怖之感。

        这种做什么都没用,完全无法对抗的无力让段续有些烦躁。

        这时,血色迷宫里段续忽然听到前方走廊的一个岔路口里传来了脚步声。

        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段续的存在。

        脚步声一停,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你是段续吗?”

        这个根本没听过的声音让段续想到了这次任务的最后一个女人。

        “你是刘怀玉?”

        听到段续的声音后,走廊的岔道里走出了一个人,正是刘怀玉。

        亲眼见到确实是段续之后,刘怀玉的神情有些惊喜,也有些为难:“你……怎么也被关进这里了?”

        刘怀玉和段续并不熟,但这种时刻,段续的出现显然让她心中的恐惧减轻了很多。

        段续闻言,也有些无奈:“不知道,一转身就在这里了,这简直不合逻辑。”

        刘怀玉颇有同感地点点头,叹道:“虽然和厉鬼无法讲逻辑,但以往好歹有一些禁忌之类的线索,但这次……我什么都没碰过,也没有遇见什么,但还是被吸进迷宫里了,这确实不合常理。”

        “你进来这里多久了?”

        段续问到。

        刘怀玉想了想:“我刚进空巢馆,在展览厅发现了岳正明的尸体,然后我一回头,就被吸进了这个血色迷宫里。”

        段续意外地看着她,她是口误吗?还是……

        往后退了一些,段续提醒道:“这里是盈风馆,不是空巢馆……”

        刘怀玉一惊,见段续警惕的样子,她也意识到了不对。

        “那就奇怪了……我确实是进入的空巢馆,难道这个空间是两个院馆共有的?”

        段续盯着她,分辨着眼前女人的话是真是假。

        “你说岳正明死了?”

        “嗯,如果不是鬼制造的假象,那他真的已经死了。”

        刘怀玉肯定地说。

        段续这一通询问反而让刘怀玉更加肯定他是人,想了想后,刘怀玉说到:“这个血色迷宫很奇怪,它是在不断变化的,我之前看到了一张车票就贴在眼前的血墙上,但还没等我走过去,走廊就开始变化了,很快那张车票就消失不见了。”

        又有一张车票吗……

        段续也逐渐相信了她的话。

        这个时候,另一个走廊岔道里传来了冉然的声音:“吓死我了……忽然你就不见了。”

        两人听到声音朝那边看去,只见冉然正在走过来。

        她在看到段续和刘怀玉后,脸色好了不少。

        段续看了两个女人一眼,秦冬夏和常思在地下车库里,这么说,还活着的人目前都被拉近了这个血色迷宫里?

        “看来,它是要让我们找到那张藏在迷宫里的车票了。”

        段续说到。

        “可是……”刘怀玉眉头紧皱:“我已经在里面转了快两个小时了,这里根本就出不去,它基本十分钟变化一次,所有的岔路和走廊都会发生变化,如果不能在十分钟内找到正确的路,相当于要一直重新开始寻找,这太难了……”

        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棘手之处。

        这时,冉然的面色陡然一变,整个人的气质冷冽了许多。

        她眸子里的红光一闪而过,像是刚认识一般,直直地盯着段续。

        “你!”

        刘怀玉显然不是第一次知道冉然的这种变化,她靠近了一些段续,带着警告地口吻说:“你不要乱来,这一次任务比以往困难复杂得多,你想害死冉然吗?她死了你也会死的!”

        听刘怀玉这么一说,段续哪里还能不明白,这是冉然的另一个人格出来了。

        段续好奇地看着冉然,一个人的外表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甚至还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但段续从她的眼神里就已经认出了她不是刚才的冉然。

        眼前的“冉然”直到现在才把目光从段续身上收回。

        “躯体……”

        她莫名其妙地说出了两个字,而且这两个字明显是对段续说的。

        这让段续一怔。

        但很快,苏醒了第二人格的冉然就开口道:“这是游戏,每一张车票都对应着一场游戏,赢得游戏的人能取走车票顺利离开。很有意思的鬼,它不是单纯地追求杀人,它在寻找乐趣。”

        她的声音冷了很多,一开口就和之前的冉然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游戏……趣味……”刘怀玉喃喃道:“怎么可能?鬼不该有那些考虑才对,它们不是纯粹的恶念吗……”

        冉然没有回答她。

        显然比起这种问题,这个血色迷宫对她的吸引力更大。

        而段续更加在意的是她刚才看着他说的那两个字。

        “躯体是在说我吗?”段续很直接地问。

        冉然回过头,玩味地看了段续一眼。

        “你不用怕死。”

        说着,她摸着墙壁,自顾自地寻找起来。

        莫名其妙的女人……

        段续被她的两句话弄得心情有些古怪。

        但也能很明显地看出来,冉然的另一个人格,要比她本人危险和敏锐得多。

        “十分钟变化一次……不如站在原地等待下一次变化。”

        冉然停下了动作,好整以暇地靠着墙壁,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