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都市小说 - 宠夫令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本事

第二十六章 本事

        沈樾转头看宋瑾。

        这个娘娘腔倒是稳得住,这种情况,他以为他早就尿裤子了,没想到,居然面色都没变。

        一路来到这里,过关斩将都没有引起大的轰动。

        他以为,没有惊动金矿这里。

        是他大意了。

        安国公府敢背着皇上私下开采金矿,又怎么能不将一切做到万无一失。

        “带他离开。”

        扫了宋瑾一眼,沈樾吩咐路詹。

        “不必。”宋瑾朝沈樾看过去,神色肃然,“且不说他们这里人多地熟是否出的去,单单我宋家就不是背信弃义之家,我既是答应我爹协助你查案,断然没有留你送死的道理。”

        这娘娘腔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倒是让沈樾意外。

        不过,意外之余,也并没有生出旁的感情。

        嫌弃的看着宋瑾,“你留下,只能给我添乱,让路詹带你离开!”

        万喜立刻抓着宋瑾的胳膊,“主子,走吧,老爷总说,男孩子在外要知道保护自己,识时务方为俊杰。”

        说话间,令人脚底生寒的杀气便逼近过来。

        万喜打着哆嗦抓紧宋瑾的胳膊,顿了一下,又觉得不对,又打着哆嗦挡在宋瑾前面。

        “主子你走吧,小的在这里拖住他们!”

        像一只颤抖的鹌鹑。

        沈樾……

        路詹……

        宋瑾倒是感动的摸摸万喜的头。

        四五十个杀手,黑压压一片,人人提着利剑锋刀,距离他们,只有咫尺。

        沈樾顾不得再和宋瑾磨叽,丢下一句,“带走他。”脚尖点地,纵身而起。

        沈樾手中一柄长剑,在他手腕的转动下,挥舞出成片的剑影。

        而对方的利剑,也毫不逊色,几乎几十把利剑,齐刷刷刺向沈樾。

        迎面而来的剑锋凌厉,沈樾却连避开都没有避开。

        眼底寒芒微闪,手中长剑舞的越发诡谲。

        明明没见他刺向谁,却有人不断地受伤倒下。

        这长剑挥舞,那些人只是围了过来,却不能近沈樾身分毫。

        徐霖立在不远处,一下一下拍着手,冷声笑道:“四殿下还真是真性情从不改变,当年依仗着仪贵人重返皇宫,如今竟然还要依仗一个女人,也不知道仪贵人地下有知要如何作想了!”

        宋瑾……

        依仗一个女人?

        仰头看正在舞剑的沈樾,瞧着沈樾石榴红的散花百褶裙和富贵莲花妆,宋瑾不禁嘴角一颤。

        我去!

        对面这男的居然没认出来!

        不光宋瑾嘴角一颤,就是沈樾自己,舞剑的动作都滞了那么一瞬。

        既然徐霖这个蠢货没认出他来,他便不开口就是了。

        嘴唇紧闭成一条刚毅的细线,沈樾手中动作越发如疾风骤雨一般。

        路詹扯了宋瑾的衣袖一下,“宋大少爷,走吧,您在这里,我们殿下分心。”

        徐霖都直接点出沈樾的皇子身份了,他也没必要再在宋瑾这里隐瞒。

        宋瑾偏头看着沈樾,“我若走了,你们胜算多大?”

        路詹默了一下,如实道:“九成。”

        宋瑾眉梢微挑,“就你们两人和那几个暗卫,就有九成的胜算对付这些人?”

        路詹点头,“我们不为打赢谁,只为拿走一样东西,可若是宋大少爷不走,我们殿下分心,只怕连五成的把握都没有。”

        宋瑾就笑:“既是现在要我走,当初何必让我来。”

        路詹……

        让您来不是为了寻找金矿口嘛!

        谁能想到,刚刚找到矿口就遇上徐霖了!

        他们说着话,只见沈樾身子忽的一个翻滚,转瞬落到一处平坦处,手中长剑冲着地下泥沙落叶划出一道极长的长痕。

        随着痕迹划出,他剑头所及之处,便有砂石泥土落叶纷舞而起。

        那道痕迹之上,形成一道飞速旋转的泥沙屏障。

        沈樾身子一闪,消失在屏障一端。

        沈樾消失不见,那泥沙屏障也就渐渐停下,飞沙走石全部落地。

        徐霖原本阴冷的脸,骤然有些惊慌。

        “人呢,刚刚那个女人去哪了!你们这群废物,一群大男人杀不掉一个女人吗!”

        随着徐霖怒吼,那些黑衣人提剑四下寻找。

        路詹拽了宋瑾的胳膊,压着声音,“殿下引开这些人,宋大少爷快随我离开!”

        宋瑾不动。

        隔着浓密的灌木,瞧着对面的人。

        徐霖黑着脸,再次朝灌木方向看过来。

        一个女人,都能厉害到这种地步,他真是低估了这位四殿下。

        没想到沈樾身边,居然藏龙卧虎。

        “四殿下好大的本事!居然能一次又一次的让女人替你卖命!怎么,四殿下是要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躲在女人后面吗?你以为抛出一个女人作为诱饵,我就拿你束手无策?你也太小看我安国公府!”

        说着,徐霖再次抬手。

        手抬起一瞬,有十几名弓弩手架着强弩现身。

        “朝着那片灌木丛给我射箭!”

        弓弩手得令,端着强弩便朝灌木丛走去。

        “大少爷,快走吧,再不走,真的没机会了!”路詹急的几乎打算一掌直接劈晕宋瑾,将人直接带走。

        却是在路詹抬起手掌那一瞬,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饶是见过大世面的路詹,都惊得眼珠子要掉下了。

        只见弓弩手朝着灌木丛射出利箭,箭羽疾驰,直奔灌木丛,却是在抵达灌木丛边缘那一瞬,所有的箭羽都跟长了腿似得,又原路返回了。

        原本是刺向他们的箭羽,现在,直戳戳的奔向了那些弓弩手。

        路詹盯着面前一幕,惊得忘记带宋瑾离开,自然也没有看到宋瑾的神色。

        宋瑾立在那,双手下垂,死死捏拳,一双眼睛如铁钩一般盯着对面的人,眼睛微眯,迸出的寒光像是带着毒。

        那种气势,让万喜觉得陌生。

        万喜不由松开宋瑾的胳膊,匪夷所思盯着她,踉跄向后退了一步,“主子?”

        宋瑾不为所动一言不发,只保持这个姿态,目光死死锁定对面。

        那些箭羽飞驰奔向弓弩手。

        弓弩手那边显然也震骇至极。

        不及众人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那些箭羽齐刷刷转头,箭头全部冲着弓弩手的咽喉。

        噗呲!

        所有的箭羽,整齐划一,血腥味顿时弥漫开来。

        宋瑾扬了扬下颚。

        那些刺穿弓弩手咽喉的箭羽便自动的从弓弩手咽喉拔出,然后箭头微微向上扬起。

        宋瑾眼睛一眯,那些箭羽极速奔向徐霖。

        前一瞬还阴狠毒辣的徐霖,此刻犹如见了鬼一般,扯着嗓子一声嚎,“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