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都市小说 - 宠夫令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婚事

第五十六章 婚事

        立在书房里,安国公紧皱着眉头,一脸惆怅。

        外面响起脚步声,安国公不由朝大门方向看去。

        安国公夫人由一个婢女扶着走进来。

        迈进门槛,那婢女自觉的退出门外,将书房的门关上。

        安国公长叹了一口气,“宫里,怎么样?”

        今儿一早,安国公夫人便借口看望女儿,进宫查探虚实。

        在椅子上落座,自斟一盏茶润润喉,安国公夫人道:“丽妃娘娘说,霖儿连着十几日不去京卫营,皇上着实挂念,只是临近年关,京卫营任务繁重,霖儿若是再不去,他的职位,有可能被宁国公府的人顶替了。”

        安国公闻言,眼角抽了一下。

        安国公府与宁国公府算不上政敌,但是两家感情也不算多好。

        只……

        宁国公府从来不曾主动与安国公府为敌。

        怎么霖儿才对外称病不过十几日,宁国公府那边就有动静了。

        安国公夫人觑着安国公的面色,知道他心里起疑,便道:“你也不必多想,宁国公府那边,是两个月前便向皇上求了恩典,想要给他家世子谋个职位的,并非刻意要夺了我们霖儿的。”

        安国公夫人如是说,安国公面色稍霁。

        “宁国公府的世子,一向无意仕途的,怎么好好地,要求了恩典?”

        安国公夫人摇头,“这个,丽妃娘娘也曾试探过陛下,不过陛下不曾说,娘娘也不敢太过多问,陛下的性子您也知道。”

        安国公便叹了口气。

        “太后娘娘那里,如何?”沉默了须臾,安国公又道。

        安国公夫人脸色变了变。,

        “太后娘娘那里,听说寝宫的所有宫人都被送去慎刑司了。”

        安国公闻言大惊,“这么狠?”

        安国公夫人点头。

        “赵福海可是太后娘娘跟前的第一内侍总管,好好的这人就消失了,太后能不动怒嘛!”

        “可是盘问出什么?”

        安国公夫人摇头,“你也知道,太后娘娘一向不喜欢我们府,连带着也不喜丽妃娘娘,平日都不许娘娘去请安的,娘娘怎么敢刺探太后娘娘那里的情况。”

        抿了口茶,安国公夫人又道:“不过,娘娘说昨日暮色时分,陛下去太后娘娘那里请安,听说是被骂了出来。”

        安国公闻言,心头狠狠一跳。

        安国公夫人看他这反应,便道:“是不是与十六年前那件事……”

        安国公原本只是发沉的面色,骤然阴戾起来,“不许再提。”

        安国公夫人当即闭嘴。

        一时间,书房里便静默下来,空气凝滞的有点让人喘不上气。

        想起十六年前那件事,安国公夫人只觉得脚下生凉脊背发寒。

        转手又倒了一盏热茶,握在手中,想要暖和暖和冰冷的手指。

        默了好一会儿,安国公夫人又道:“娘娘说,让赶紧找到霖儿,若是十日内找不到,只怕霖儿的职位就要被夺了,至于赵福海,娘娘的意思是,我们不必太急,急了反倒是让太后娘娘起疑,反正赵福海与我们来往,也是私下。”

        安国公就道:“只怕……”

        话音起,又顿住。

        叹了一口气。

        “罢了,许是我想多了,你去歇着吧,霖儿那边,我已经又派人去查了。”

        安国公夫人点点头,面上带着担忧,起身离开。

        才走到门口,忽的顿住步子,转头看安国公。

        “对了,丽妃娘娘的意思是,若是馨儿执意要嫁给四殿下,便是嫁了也无妨。”

        徐馨是安国公府嫡出的三小姐。

        性子张扬跋扈,人却是生的明艳。

        去年年关到永昌寺祈福,因着雪天路滑,马车失控,险些出事。

        幸好四皇子沈樾路过,出手搭救才免过一难。

        对于四皇子的出手,安国公府送去过谢礼。

        可自那日之后,徐馨便对沈樾一见倾心,非此人不嫁。

        沈樾只是一个不受皇帝待见的破落户皇子。

        安国公府是什么地位!

        凭着安国公在朝堂的实力,他的女儿,要嫁之人,必定要是未来天子。

        安国公一共三个嫡女。

        长女已经入宫,便是丽妃。

        二女徐薇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模样不及三女明艳。

        原本,安国公要三女嫁给大皇子,安国公府辅佐大皇子登基,三女儿便是未来皇后。

        二女儿嫁给骁勇侯。

        骁勇侯手握兵权,又是大皇子自幼的伴读,这几年虽然来往不多,可那也只是碍着陛下对结党营私的忌讳。

        这些安排,安国公对丽妃提及过。

        毕竟皇子婚事,是需要皇上赐婚的。

        现在丽妃怎么又……

        “娘娘是何意思?”

        安国公夫人便道:“馨儿自小就骄纵,半点亏不吃,她这性子,若是嫁给大皇子殿下,未必是良配,若是成了怨偶,不能锦上添花反倒变作累赘。”

        安国公一怔。

        这……

        他倒是没想过。

        男人不都是喜欢妩媚明艳的女子嘛。

        他的十八房姨娘,个个都是明艳动人啊。

        纵然有些小性子,可那小性子也会因为长得好看而被忽略不计。

        安国公夫人瞧着自家色**君,没好气翻个白眼。

        “馨儿美貌不假,可嫁给大皇子殿下,毕竟是正妃,正妃所做之事,不仅仅是貌美如花就够了,还需要替大皇子殿下笼络人心,打点内宅。”

        你以为我们这些正房夫人容易吗?

        凭脸吃饭,能吃什么好饭!

        无知浅薄的男人。

        被安国公夫人如是一说,安国公不由琢磨,好像,是有点道理。

        凡是他知道的这些高门大户,正房夫人,都是如他夫人这般,模样只是看得过去而已。

        这么说……

        馨儿长这么美的,只能做偏房?!

        “可纵然馨儿与大皇子殿下不能成良缘,那也不能将她嫁与四殿下啊,我们与四殿下结亲,四殿下怕是要生了不该有的心思,反倒给大皇子殿下添堵。”

        顿了一下,安国公又道:“再者,四殿下不得陛下恩宠,馨儿嫁给他做王妃,日后不是要被其他王妃压一头,这馨儿岂能受得了。我舍不得女儿这般委屈。”

        安国公一摆手,满面坚毅。

        这事,没得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