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都市小说 - 宠夫令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决定

第五十八章 决定

        “人家已经动身上京了。”赵科一把拉住孙琪瑶,道。

        孙琪瑶一脸震惊。

        “上京?”

        赵科点头。

        “昨儿下午走的。”

        孙琪瑶狠狠咬了咬牙。

        “这明显就是个绿茶婊!”

        “什么婊?”

        孙琪瑶翻个白眼,手指一阵乱指,最终落向不远处墙根旁的茅房,“你不懂,就是一种惹人厌的……东西。”

        赵科……

        “人家宋老爷觉得她娘疯了怪可怜的,收留了她们,她倒好,一点不担心她娘,说是感念宋老爷收留,怎么不留下宽慰宋老爷倒是急吼吼的进京了,一看就心思不纯。”

        孙琪瑶愤愤说完,继续朝外走。

        “不行,我得去提醒提醒宋老爷,别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可怜,就算是为了思念宋瑾要收一个义女,也该收我这样的!我才是最佳人选。”

        孙琪瑶大步流星朝外奔走。

        赵科……

        宋定忠正与韩柏议事。

        原计划是让大少奶奶的娘悲恸过世。

        可因着那野人的缘故,再加上母亲过世做女儿的不能近期完婚,宋定忠便改了主意。

        让那野人当做是大少奶奶的娘。

        反正都是疯子,都是女性。

        正好,也有了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带着野人入京了。

        韩柏与宋定忠汇报着眼下的安排,外面小厮传话,“老爷,孙小姐求见。”

        宋定忠立刻与韩柏一个对视。

        这个孙琪瑶对宋瑾的感情,让他们大出意外。

        孙琪瑶已经几次三番问过他们,宋瑾是不是真的死了。

        若宋瑾当真是死了,孙琪瑶如是问,他们肯定是当做孙琪瑶对宋瑾的念念不舍。

        可宋瑾没死。

        孙琪瑶这么问,他们就心虚了。

        问一次,心虚一次。

        深吸一口气,宋定忠朝韩柏道:“你去安排吧,一下葬我们立刻就出发,与瑾儿他们应该能前后脚抵达。”

        韩柏领命告退,宋定忠缓了口气,让孙琪瑶进来。

        宋定忠应付着孙琪瑶这个小丫头片子。

        而在一家客栈休息的宋瑾,正在两眼灼灼的看着路詹。

        万喜立在路詹面前,虔诚的捧上一只大肘子。

        “今儿,咱们就吃这个吧,你若是觉得用客栈的灶台不方便,我带了炉子和锅,你将就一下。”

        路詹……

        瞠目结舌看着面前的肘子,一颗心成片崩塌。

        原以为赶了一天的车,他终于能休息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

        路詹颤着眼皮,朝沈樾看去。

        毕竟是您做,您发个话吧!

        沈樾……

        他也想拒绝的。

        但是刚刚在大堂扫了一眼客栈的饭食,真的是……

        对于食物有硬性要求的他,实在难以下咽。

        而这客栈周围,也没有什么像样的馆子。

        就算是不为宋瑾,为他自己,他也打算自己另开炉灶的。

        “我们这么些人,只做一只肘子自然是不够的,按照我们的路程,三日后抵达京都,万喜带的那些吃食……”

        沈樾盘算了一下。

        “今儿就做炭烤肘子和水煮鱼吧,带了辣椒吗?”

        万喜立刻吞着口水点头,“当然,我万喜是谁,出门岂能不带全了!放心,一应调料俱全,路詹你就放心去做好了,我等着吃。”

        路詹……

        沈樾……

        宋瑾好笑的在万喜头上摸摸。

        这孩子可爱的。

        一共要了两间客房,沈樾和路詹一间,宋瑾和万喜一间。

        好在不管是真男人还是假男人,大家的装扮都是男人,分房间的时候,也不会太过引起店小二的惊悚。

        拿了食材,沈樾和路詹离开。

        “殿下怎么也要去?您不留下给我讲讲京都的事吗?不是说回去就赶上年节了,宫里设宴的事,您再给我说说。”

        一日赶车,除了沈樾闹性子以外,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沈樾给宋瑾详细的讲京都的一切人事关系。

        眼下她虽跟着沈樾一起回京,可宫中若真的设宴,她顶着沈樾的身子赴宴,沈樾却不能顶着她的身子一同前往。

        毕竟还不是真的王妃。

        宋瑾心里,实在是害怕啊。

        她爹又说了,她在京都,不许动用灵力控制兵器。

        这就更害怕了。

        宋瑾闪着一双眼睛,软萌萌的看着沈樾。

        沈樾……

        我留下给你讲,你还吃个屁的肘子!

        腹诽的话一起,沈樾……

        靠!

        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他最近越来越粗鄙了!

        一定是因为用了宋瑾粗鄙的身子,玷污了他的灵魂。

        沉着脸,沈樾看了宋瑾一眼,一言不发转头离开。

        眼见主子发话不被人打理,万喜急的就要去和沈樾干架,被宋瑾一把拉住。

        待沈樾和路詹离开,万喜气咻咻的坐在宋瑾一侧。

        “主子拦着我做什么。”

        宋瑾笑道:“都在车上待了一天了,想来他也说的乏了,让他歇歇也好。”

        沈樾用的可是她的身体。

        万一得不到好的休息又说话太多,患了咽炎怎么办。

        慢性咽炎,简直难受。

        她这么貌美如花的小姑娘,难道以后就要时常扯着脖子瞪着眼的咳嗽吗?!

        还是那种状似怀孕般的干呕!

        万喜翻个白眼,道:“主子真是太天真了,他可是与路詹一起离开的,哪里是去歇着,他肯定是等着路詹出锅,好吃第一口。”

        太气人了!

        瞧着万喜气鼓鼓的小模样,宋瑾噗的一笑。

        伸手捏捏万喜的脸。

        “就算是他吃第一口,也没毛病,毕竟他才是路詹真正的主子啊。”

        “可路詹不是他给了咱们?”

        “给不给咱们的,如今也没什么太大区别,只要我还是用着他的身体,路詹做一日饭,便有你我一日享受。”

        万喜一脸严肃摇头。

        “主子,这不一样的,所谓吃人嘴短用人手软,路詹是咱们的,咱们吃着理所应当,可路詹是他的,咱们吃着气短啊。况且这路詹,是那日他做错事,赔给您的。”

        对于美食,万喜寸步不让。

        让一步都觉得心肝疼。

        正说话,宋瑾忽的眉心一蹙,朝着万喜做出一个禁声的动作。

        万喜会意,小脸登时紧张起来。

        双眼盯着宋瑾:该不会又有人来杀咱们吧?

        这个四皇子,好衰啊!

        两人禁声,一时间屋内落针可闻。

        头顶的声音,便格外明显了起来。

        宋瑾扯了万喜的衣袖,拉了万喜立到墙根,低声道:“站在这里别动。”

        万喜点头,紧张的看着宋瑾。

        宋瑾仰头,仔细瞧着房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