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都市小说 - 宠夫令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运气

第五十九章 运气

        房顶处,声音一点一点传下。

        那种轻微但是又的确存在的声音,令人听着心颤。

        元宝狗毛一立,跃身便无声的跳到宋瑾身侧。

        将宋瑾挡在身后,大有一副护花使狗的样子。

        被一条狗子保护,宋瑾瞧着,心里怪暖的。

        忍不住伸手摸摸元宝的头,元宝回头看了宋瑾一眼:有我在,放心!

        宋瑾……

        手一哆嗦,嘴角跟着颤了一下。

        一条狗,在给她上演霸道总狗?!

        呵!

        就在宋瑾嘴角一颤的同时,头顶的声音忽的大了一声。

        咔嚓。

        许是踩碎了坏掉的瓦砾。

        万喜吓得一哆嗦,伸手抓住宋瑾的胳膊,轻声道:“主子,他们一定是把你当成四殿下了,怎么办?咱们去找四殿下吧,别杀错了人啊。”

        宋瑾……

        莫说万喜这话诡异,单单是她现在占着的就是沈樾的身体,那些人就必定把她当做沈樾,这没毛病啊!

        不过,现在她们开门去找沈樾……

        宋瑾转头看向大门。

        几下解下自己腰间腰带,轻手轻脚去到门边,将腰带系在门上,身子后退几步,闪到一旁。

        猛地一用力拽腰带,大门被咯吱打开。

        就在大门被打开一瞬,一道利箭泛着寒光便扑面而来。

        砰!

        直接钉入对面梁柱。

        万喜看着,脸都白了。

        腿一软,扑通跌坐在地。

        “主子,好可怕!”

        宋瑾安抚的看了万喜一眼,转头去看元宝。

        目光与元宝对视那一瞬,宋瑾心头狠狠一颤。

        靠!

        她在做什么!

        她在和这条狗商议下一步怎么做吗?!

        关键是,这条狗,居然给了她回应!

        元宝抬起他的左前爪,朝着左上方指了一下。

        宋瑾忍着心头巨大的惊悚和复杂,抬头看去。

        左上方是一道房梁。

        宋瑾想了一下,一把抓起已经瘫倒的万喜,然后又看向元宝:“我不会轻功。”

        元宝……

        万喜……

        “主子,您被吓疯了,您不会轻功,和元宝说有什么用!”

        不及万喜语落,她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腾空了。

        还不等她一声惊吼喊出声,人就落在房梁上了。

        靠!

        她被元宝驮着上了房梁。

        那条狗,会轻功?

        这是条狗妖吧!

        万喜趴在房梁上,瑟瑟发抖。

        就在元宝要驮着宋瑾上房梁的一瞬,外面的箭羽,忽的就密密麻麻射进来。

        宋瑾立刻原地打了个滚儿,藏到墙根。

        与此同时,元宝也原地打了个滚儿,藏到宋瑾对面的墙根儿。

        万喜趴在那里,惊恐又担忧。

        宋瑾急的额头冒汗。

        她爹不许她使用灵力控制兵器,可若是不用灵力,难道在这里给人当靶子射死吗?

        不行,活人不能让尿给憋死!

        谁搞她,她就把谁搞死,这样也就没人发现了。

        没人发现,等于没用过!

        对,就这么办!

        宋瑾很快说服了自己,深吸一口气,双目凝向那些射入屋内的箭羽。

        原本杂乱的钉在梁柱和桌椅上的箭羽,缓缓的自己把自己的箭头拔出。

        元宝愣了一下,目光忽的柔和下来,看向宋瑾,满目崇拜。

        箭羽的箭头在宋瑾的控制下,齐齐调整方向。

        宋瑾原本是打算让这些箭羽原路返回的。

        可就在她调整方向到箭头冲房顶的那一瞬,房顶忽的发出咔嚓一声巨响。

        “妈呀!”

        万喜吓得一声嚎叫,拼命抱紧梁柱。

        随着巨响,房顶忽的裂开一道大口,七八个手持大刀的黑衣人就齐刷刷从天而降。

        然后……

        噗嗤!

        噗嗤!

        噗嗤!

        七八道噗嗤声同时传来。

        那些黑衣人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他们落下一瞬,脚下的箭羽忽的就箭头朝上了。

        我去!

        怎么会这样!

        他们再原路返回可还行?

        然而,地球就在他们脚下,落下来容易飞出去难。

        这样自杀式的进攻,宋瑾还是第一次见,直接就看呆了。

        不光宋瑾看呆了,就连在外面血战一场,急忙冲进来查看宋瑾死活的沈樾都看呆了。

        亏他还担心宋瑾那个蠢货会不慎弄伤他的肉体,急吼吼冲进来。

        结果……

        他和路詹在外面对付那些弓弩手,战的上气不接下气。

        一番打斗下来,手腕都震麻了,还险些失手被一个刺客砍断半条胳膊。

        结果宋瑾这里,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暗卫们在路詹的指挥下,打扫战场。

        宋瑾软萌的凑到沈樾身前,居高临下,“这些什么人?安国公府的?”

        沈樾仰头看宋瑾,内心万马奔腾。

        他娘的,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他的身体要回来啊!

        靠!

        又粗鄙了!

        沈樾的面色,几度变化,“你爹不是告诉你,不许你用灵力吗?”

        宋瑾……

        “我若是不用,难道等着你的身体被人刺穿吗?我倒是不介意,但是你也不介意吗?”

        沈樾……

        抬眼去看宋瑾,很想捏住她的脖子,但是,够不着!

        “你不介意吗?刺穿我的身体,受伤的是你,感受疼痛的是你!”

        宋瑾就笑,“所以,你我关系这么紧密,你一定要用这种奇怪又别扭的语气和我说话吗?做人不能平和点吗?”

        路詹仰头望了望头顶。

        一声长叹!

        是啊,殿下,别犯病了!

        做个正常人,不好吗?

        您到底是怎么了!

        路詹一抬头,就看到头顶的万喜还在房梁上挂着呢。

        脚尖点地,蹭的将万喜弄下来。

        结果万喜一落地,来不及说谢谢,抬脚直奔床榻底下。

        身子一蹲,从里面掏出一条羊腿,抱着羊腿就朝外跑。

        宋瑾……

        “你做什么去!”

        万喜一边跑一边急吼吼道:“外面着火了,小的趁着去烤了这条腿!”

        宋瑾……

        沈樾……

        路詹……

        宋瑾无力的望着万喜奔出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垮下肩头。

        在吃货这条路上,万喜,完胜!

        “外面怎么会着火?”

        沈樾沉着脸,一言不发,转头朝外离开。

        路詹望着他家殿下那副欠揍的样子,转头客气的朝宋瑾道:“是刺客为了掩人耳目,在后院放了火,不碍事的。”

        宋瑾点点头。

        同样是人!

        看看人家路詹,武功好人也好,关键还有一手好厨艺!

        看看那个沈白莲,我滴天,浑身没有一处优点!

        简直……

        做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哎!

        宋瑾拍拍路詹的肩头,“会做饭的男人,运气都不会太差,好好努力。”

        路詹被宋瑾一拍,膝盖跟着就一哆嗦。

        隔壁房间,传来砰的一声。

        声音巨大,宋瑾和路詹急忙跑过去。

        落目就看到沈樾四脚朝天摔倒在地上。

        路詹……

        不是说,会做饭的男人运气都不会太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