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都市小说 - 宠夫令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打听

第六十一章 打听

        路詹展现完完美的演技,抬脚出门,反手将门关好。

        万喜瞪着大眼睛,仰头好奇的看路詹,“刚刚你在门前做什么呢?跟皮影儿戏似得。”

        路詹……

        尴尬的抬手挠挠头,傻笑。

        “没什么,就是……就是算一下肘子出锅用的时间。”心虚的说瞎话。

        万喜本就瞪大的双眼,倏忽更大了。

        若非这话是路詹说的,她简直就要以为是胡说八道了!

        一脸钦佩的看着路詹,万喜由衷的道:“你真厉害,不过,咱们要吃的不是水煮鱼和炭烤肘子吗?怎么还要炖?”

        她和主子之前也做过水煮鱼的,基本不炖啊!

        而且,炭烤肘子,听上去像是用烤的啊!

        路詹……

        登时心头一紧,鼻尖冒出细汗。

        他该怎么说!

        就在路詹急的心里都要长草的一瞬,好在万喜又开口。

        “像你这种段位的大厨,肯定是有些独特之处的,要不怎么就比旁人做的好吃呢!”

        路詹……

        除了大松一口气,一脸傻气的呵呵傻笑,他还能如何!

        顿了一下,万喜朝屋里扫了一眼,“只是,我家主子是请四殿下过去。”

        路詹就笑道:“殿下歇会儿,什么话我过去说也是一样的。”

        万喜……

        行吧!

        反正都是分食,果然是谁去都是一样的呢!

        路詹去,她心里还能舒服点。

        毕竟路詹厨艺好人又不做作,不像那个四殿下,简直是个事儿精。

        万喜龇牙嘿嘿一笑,与路詹并肩进了宋瑾的屋。

        瞧着是路詹进来,宋瑾意外道:“怎么你来了?”

        路詹便抱拳回禀,“殿下身子不大舒服,吃食已经下锅,只等着煮熟,宋大小姐有事要说,殿下便派了奴才过来。”

        宋瑾一听沈樾身子不舒服,立刻着急了。

        天哪!

        沈樾那个蠢货怎么就不知道照顾着点她的身体呢!

        “怎么不舒服?嗓子疼?胃疼?还是哪里受伤了?”

        宋瑾焦灼担忧的看着路詹。

        路詹……

        心头狐疑骤起。

        宋大小姐对殿下怎么这么关心?

        莫非,宋大小姐真的被他们殿下英俊的容貌所折服?

        不应该啊!

        他家殿下最近表现的很欠揍啊!

        心头狐疑辗转,路詹不动声色道:“没有哪里特别不舒服,就是才换了身子又赶这么久的路,有些乏了。”

        宋瑾大松一口气。

        “那该歇歇。”

        说罢,宋瑾又蹙眉看路詹,“你过来了,肘子怎么办?”

        有了刚刚的瞎话经验,路詹轻车熟路道:“肘子已经下锅,殿下看着呢,只等着出锅便是,不知宋大小姐有何事要说。”

        宋瑾一笑,“没什么事,请你吃烤羊腿。”

        路詹立刻摆手,“这不合适,若是……”

        不及路詹客气完,万喜就连推带拽的将路詹拉到桌旁,摁着他肩膀坐了。

        “有什么不合适,你给我们做饭也很累了,吃点补充一下体力,反正那边有殿下看着火,也不影响。”

        路詹……

        他是想拒绝的。

        但是,那条烤羊腿都脱离了火源了,还在滋滋响着。

        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而且,旁边还有一盅酒。

        ……

        一盏茶后,路詹满嘴油光。

        宋瑾吃着烤羊腿,朝路詹打探道:“刚刚来刺杀的,又是大皇子的人吗?”

        路詹大快朵颐,摇头,“不是,是安国公府的人,”

        宋瑾……

        小白眼翻了翻,原谅她这个憨憨,没听明白。

        “安国公府的人也要刺杀你们?为什么?殿下此行来余州就是为了调查安国公府三少爷的案子,若是殿下有个闪失,不是正好让人怀疑安国公吗?”

        顿了一下,宋瑾忽的想起金矿的事。

        “该不会安国公已经知道金矿被人端了?”

        路詹嚼着羊肉又摇头。

        “金矿出事,安国公还不知道呢,不过,安国公府的三小姐一心想要嫁给我家殿下,安国公为了堵死安国公府三小姐这条路,就决定杀了我家殿下一劳永逸。”

        宋瑾……

        靠!

        这是什么逻辑!

        为了阻拦女儿嫁给意中人,直接杀了?!

        而且,这话路詹说的怎么那么……轻松呢?

        难道在京都,沈樾是人人喊打的人物?

        想及此,宋瑾沉沉叹一口气。

        她这是什么命!

        “那你们殿下对这位三小姐呢?”

        “殿下对三小姐无意,也不打算迎娶三小姐。”

        宋瑾撇撇嘴。

        你想迎娶人家爹还不许呢!

        “那日在金矿口,徐霖口中的仪贵人是谁呀?听徐霖的话,仪贵人与殿下的关系很是近呢。”

        路詹嚼肉的动作就是一停,眼底迟疑浮起,看向宋瑾。

        宋瑾一脸无意的笑笑。

        “我进京是要顶着四殿下的身份做事的,对他的事总要知道的多点才好。”

        不及宋瑾语落,大门咯吱一声响。

        宋瑾回头,就看见沈樾左手一盆水煮鱼,右手一只炭烤肘子,踢门进来。“这个你不必知道。”

        “啊呀,你怎么自己端着这些就来了,煮好了你叫我们去端啊,万一烫着怎么办!”

        宋瑾一眼看到沈樾手里的大盆,急得跳起就朝沈樾冲过去。

        伸手将水煮鱼接过手,“这都是滚烫的油,烫着了是要落疤的!”

        说着,宋瑾翻了沈樾一个小白眼。

        太不像话了!

        她这娇嫩的身子,都快被沈樾用坏了。

        沈樾……

        我还没有生气,你生什么气!

        莫名其妙看着宋瑾,然后沈樾的目光就落向桌面。

        桌面上,赫赫摆着一条已经没什么肉的羊腿。

        空气里还伴着酒香气。

        ……

        合着我在那屋忙乎的满头大汗,给你们烧火煮饭,你们在这里喝酒吃肉?!

        沈樾一张脸,立时黢黑。

        路詹拿着羊肉的手就一哆嗦。

        遭了,忘记给他家殿下送点过去了。

        舔舔嘴皮,路詹弱弱起身,凑到沈樾身前,伸手去接那炭烤肘子,“殿下,这烤羊腿,烟熏味太重,您一贯不喜的。”

        “真是太好了!”

        路詹语落,万喜蹭的将炭烤肘子接过。

        “殿下不喜烟熏味,这炭烤肘子想必殿下也不吃,正好,咱们三个分了,来来来。”

        万喜自顾自的将肘子放桌上,美滋滋的嘀咕。

        路詹满目惊悚的看向沈樾。

        他会被打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