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完美人生(江羽客陈白露)在线阅读 - 第130章 开业二十周年

第130章 开业二十周年

        江羽客一听脸色霎时变了变。

        “咱们也不一定非得用太岁吧,用别的肯定也行,对不对?”陈玉菡急忙道。

        郄芳紧抿着嘴,感觉气氛有点奇怪,但又不知道怪从何来。

        “大姐,用别的的确也可以,但要想达到最好的效果,太岁绝对是最佳选择。”江羽客苦笑。

        中药讲究搭配,同一个药方中,有君有臣,龙衣是给陈白露治病的绝对君药,太岁是臣药之一,由于这张龙衣的特殊性,自然是年深日久的褐太岁与它最为匹配。

        “那,要不我去求求爷爷,以他的名义去买太岁......”

        陈玉菡不禁蹙起了眉头,她知道,药王堂眼高于顶,江羽客两次得罪孙中则,他们肯定无论如何都不会把太岁卖给他们,如果陈桓仁出面,事情应该会好办一些。

        “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呀?”

        郄芳终于忍不住发问了,她一片迷糊,因为对江羽客和孙中则的矛盾一无所知。

        陈玉菡神色凝重,把江羽客跟孙中则的冲突告诉了她。

        “这个孙中则原来这么狂,羽客,你做得对,就应该好好修理他!”

        郄芳听完后也很气愤,孙中则在她面前也很有礼貌,真没想到,他竟然是那样一个小人,不过,郄芳毕竟是个识大体的人,犹豫了片刻,又道,

        “不过这件事的确有点棘手,孙琴心前天好像回东海了,他可是出了名的护短,我看也是让你爷爷出面的好,再叫几个老朋友,一起找孙琴心吃个饭,顺便提这个要求,孙琴心总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们。”

        “妈,还是我先去试试吧,一旦不成,再求我爷爷。”

        江羽客听完心头却是一惊,郄芳的话很不对劲,陈桓仁找孙琴心买一味药还得请人帮忙,这不明摆着是说陈桓仁也没把握吗?

        江羽客依稀记得,孙琴心在90年代可是名重一时,在市委书记那里都是座上宾,假如真是这样,以陈桓仁一个二流商人,人家还真未必鸟他。

        郄芳听完后也没再坚持,拿出一张存折,让江羽客随便取用。

        “啊啊!”

        见话说完了,客厅恢复静谧,陈白露忽然软软地站了起来,很是害羞的拉起江羽客的手,朝卧室示意,眼里充满了火热。

        “哟,这都快一点了,你们俩快去睡吧!”

        郄芳见状兴奋的两眼冒光,赶紧跳起来,催促着两人。

        她一颗心激动的都快跳出来了,这就叫小别胜新婚,大孙子唾手可得啊!

        江羽客心头也是一颤,看着陈白露火热的眼神,忽然明白,冲脉与肾经交汇,活络的气血一激荡肾经,她自然会“心潮澎湃”。

        “今晚要不要......”江羽客咽了口唾沫,如果说他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但念头还未转完,人已经被陈白露拽走了。

        “妈,我也去睡了,这五六天从没睡过一个好觉,真是困死了。”

        陈玉菡紧接着也站起身,低着头,加快了脚步朝自己的卧室走去,谁都没注意到,她的脸是一片骇人的苍白。

        ...........

        翌日上午九点多,江羽客才醒来,看了看兀自酣睡的陈白露,嘴角勾起一笑。

        昨晚,尽管陈白露情热如火,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用启玄金针刺了几下她的关元穴和肾俞穴,她的欲望便一泻千里。

        这样做,倒不是江羽客假清高,只是他依然迈不过心里那道坎,一天无法接受她为自己真正的“妻子”,就一天不想和她有夫妻之实。

        收拾一番,江羽客带着存折,坐公交车来到了药王堂总部。

        药王堂总部一直坐落于北洋区一条大街旁边,直到21世纪也没改变,江羽客非常熟悉。

        赶到时,却惊愕的看到门口放着鞭炮,红绸招展,人流熙攘,宛如刚开张一样。

        找个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今天恰好是药王堂开业二十周年,这是在庆祝,而且要搞一个大型义诊活动,孙琴心亲自坐诊,全堂药品也尽数半价,所以场面才会如此火爆。

        “小兄弟,你也是来看病的吗?快抓紧吧,孙老先生年纪大了,每天最多看60个病人。”那人瞪着一双泛黄的眼珠好心提醒着江羽客。

        “谢谢,我......”

        江羽客感激的一笑,才要说话,不料药王堂大门里忽然走出一个青年,拿着电喇叭喊道,

        “各位患者朋友,请安静一下,欢迎大家在我们药王堂开业二十周年之际前来捧场,由于一些事情的耽搁,我爷爷刚刚赶过来,耽误了大家的时间,非常抱歉,接下来,就请各位需要他看病的朋友排队......”

        说话的正是孙中则,伴随着他话音落下,大门里又走出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身穿白大褂,笑眯眯的看着台阶下的众人,同时几名小伙搬来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摆在大门外的空地上。

        老头就是孙琴心,看来他是想露天义诊。

        人群立刻乖乖在孙琴心的诊桌前排起了长龙,江羽客也混在里面,正在思索要怎样才能不漏痕迹的提出自己的要求,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个非常震惊的声音:

        “江羽客,是你?”

        江羽客也是一怔,扭头循声望去,正是孙中则,他居然先看见了自己。

        “孙大夫,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今天是药王堂成立二十周年的纪念日,恭喜恭喜!”

        江羽客嘴角含笑,对孙中则拱起了手,既然今天有求于药王堂,他不想把关系闹得太僵。

        孙中则则冷哼了一声,眼神非常不友好的打量着他,显然心存狐疑。

        不过,他也没再说什么,回到了诊桌旁,江羽客也一直老老实实的排队,直到轮到他,孙琴心口吻和蔼的问道,

        “小伙子,你哪里不舒服?”

        “爷爷,他就是给港商梁永孝和闻弈秋治病的小神医,江羽客江医生!”孙中则嗤之以鼻道。

        “哦,原来你就是江小神医?”孙琴心听罢顿时来了精神,眼睛放光地道,“我听说你医术过人,出道短短几天,就治好了数种罕见的疑难杂症,整个东海中医界都非常仰慕,今天择日不如撞日,你可否也施展一下医术,让老朽也开开眼?”

        “这......”

        江羽客心里一苦,他当然听得出孙琴心的弦外之音,这番话表面客气,实际上带着明显的挑衅之意,看来孙琴心今天是故意想给孙子找回场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