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品狂婿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众叛亲离

第三十五章 众叛亲离

        “秦家的上门女婿还敢回来?他不怕死吗?”

        “怕死他就不回来了。”

        “我看啊,他肯定知道事情摆平了,所以偷偷回来。”

        “也对。秦家一家没在,这上门女婿,就可以名正言顺获得一切家产!”

        龙傲回到如囚笼般的明彩雅园小区,就听到小区传来阴阳怪气的说话。

        小区里,看向龙傲的人,眼神怪异,一脸鄙夷。

        在他们眼里,龙傲就像一个病原体。

        走到哪,哪就有人厌恶!

        当了上门女婿一年,多少人瞧不起他,以为他是个废物,窝囊废。

        对此他早已习惯。

        这些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回到了所谓的家,龙傲以为张秋萍,早就坐沙发那儿,杵着腿,一副审犯儿的模样,问他这些天滚哪去。

        平日里,素来喜欢两手环胸质问的秦烟媚,也没了影。

        还有那向来假装中立,最后又站张秋萍一边对付他的秦政寒,也没在家。

        整个家冷冷清清,除龙傲一人,毫无生气。

        “不在家更好,耳根清净会儿。”

        龙傲心里烦躁,拿出了秦政寒泡茶的茶具,泡茶静心。

        只是,心没静下来,莫名想起傅彩妍送傅彦霖,临别前问的问题,“你上车吗?”

        龙傲有些好笑,然后摇头。

        几天相处下来,哪能看不出傅彩妍对他那丝情愫?

        医院第一次救傅彦霖,知道傅彩妍在佛市有一定身份那会儿。

        他定制了利用傅彩妍,奠定他势力根基的计划。

        不过让人好笑的是,几天接触下来。

        相比秦烟媚有身份,更高高在上的傅彩妍,从没摆谱。

        导致获得他不少好感。

        除此之外,两人相谈甚欢,甚至后悔没早点认识对方。

        龙傲纵然冷血无情,也不会利用一个对自己有情的女人。

        如此做法,与禽兽,畜生。

        有何分别?

        这种事,他做不来。

        至于利用傅彩妍的计划,在他放弃利用傅彩妍那一刻。

        胎死腹中!

        如果有选择,他更希望,娶懂自己,知自己的傅彩妍为妻。

        而非秦烟媚!

        “这样平静的日子,不知何时再有。”

        脸上再无笑容,只有淡漠的龙傲,语气带怨,最后仰头喝上一口茶。

        这个家就像一个囚笼,囚禁了他的自由,囚禁了他的喜怒哀乐。

        至于何时能逃脱这囚笼,他不自知。

        半小时过去。

        龙傲没等到秦烟媚等人回来,却等来了庞四海的信息。

        看完信息,龙傲眼底升起怒火,直奔禅城酒店而去。

        相比这几天日子过得滋润的龙傲,秦烟媚一家三口就凄惨不少。

        秦家老宅大厅。

        秦老爷子坐在主位。

        秦铭泽一家坐在左侧,旁边分别是老婆花秀珍,儿子秦昊,女儿秦香莲。

        然他们一家四口,脸上流露不一样的笑容。

        秦老爷子右侧,自然是二儿子秦铭和。

        秦铭和只有一个儿子秦添,老婆朱然坐他身则。

        这秦添看上去一副被酒色掏空身体,孱弱萎靡不振的样子,看向大厅中央三人那双眼,写满了好色。

        秦家其余人,皆是坐在秦铭泽,秦铭和他们家旁边。

        “秦家罪人,跪下。”

        “听到没,跪下啊!”

        “秦家有你们,真是不幸。”

        秦家所有人义愤填膺,要求大厅中央三人跪下认罪。

        他们的样子惹人厌到了极点,很是丑陋。

        “政寒堂弟,做错了事,就得认错,下跪吧。”

        秦铭泽一副为你好的样子劝慰,实际内心却是另一副嘴脸。

        秦烟媚这臭女人,一直站在自家儿女头上作威作福。

        现在成了秦家罪人,遭众人唾骂,真他么心凉。

        唉,唯一美中不足,就是那上门废物没在场。

        秦氏物料有限公司老总位置,要不是秦烟媚突然蹦出来,早就属于他女儿。

        为此他对秦烟媚一家,早就恨得不行。

        不过位置回到女儿身上,他心甚慰!

        “大哥就说得有道理,错了就得认,如不知错,那就得罚。”

        这边,秦铭和同样恨透了秦烟媚一家,他看向主位上的秦老爷子,“爸,秦政寒一家子得罪了庞会长,罪不可赦!”

        “就因为他家的废物上门女婿,得罪了庞会长,导致落在他手的药材生意,一落千丈。”

        他站起来,对秦老爷子拱手,“求爸收回成命,将药材生意交还儿子打理。”

        “我保证,一定将药材生意做得更好!”

        秦铭和双眼明亮,充满自信。

        秦家的药材生意,就是由秦铭和为主,秦政寒打下手。

        不过后来,由于秦烟媚的能力突出,秦老爷子完全交给秦政寒打理。

        同时也导致了秦铭和不忿,退了出来。

        如今再有机会重新执掌药材生意,秦铭和自不会错过。

        药材生意油水肥着呢。

        他怎舍得放弃啊!

        “爷爷,请同意我爸请求!”秦添看了一眼秦烟媚,对秦老爷子提出请求。

        朱然也站了起来,诚恳道:“老爷,请你成全铭和的请求。”

        话音落下,秦家其他人,纷纷为秦铭和说情。

        曾经站在秦政寒一家那边的人,也毫不例外。

        为之说情。

        众叛亲离四个字,很好地诠释了秦烟媚一家的状况。

        你得势时,个个跑来问好拉关系。

        当你落魄了,原来拉关系的人,纷纷上来补一脚,把你踩向深渊,永无翻身。

        素来在龙傲面前嚣张,火气大的张秋萍,不得不认怂,不敢说一个字。

        面对秦家人请求罢免秦政寒,她心里怒火怪责到龙傲身上。

        都是那废物垃圾惹的祸,没有那废物,自己一家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是他,都是他害的!

        张秋萍恨不得吃龙傲的肉,喝龙傲的血。

        听着过去讨好自己的人落井下石,仿佛苍老十岁的秦政寒,脸上写满了无尽苦涩。

        他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开口。

        “爷爷,爷爷!”

        “我爸为药材生意鞠躬尽瘁,还请爷爷高抬贵手!”

        秦烟媚纵观所有人,看到没人为秦政寒说话,她当女儿的,跪在秦老爷子面前求情。

        她见秦老爷子一脸漠然,急得眼泪打转,“爷爷,我爸他...”

        “秦烟媚,闭嘴!”

        秦香莲俏脸冰冷,打断秦烟媚说话,“这里没你说话的资格。”

        她担心秦烟媚说穿结婚冲喜的事。

        秦烟媚一家西山日落,她绝不能给机会重生。

        她指向秦烟媚尖叫责骂,“秦烟媚,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没有你的好老公招惹庞会长。”

        “庞会长就不会收回一千万的合作!”

        在秦香莲看来,秦烟媚倒台,自己就属运气最好的一个,不光成为秦氏物料有限公司老总,还得到与禅海贸易商会的合作。

        谁知道,满心欢喜找庞四海谈合作,却落得被骂狗血淋头的下场。

        她认为,自己被骂,皆是因为龙傲那废物,得罪庞四海所致!

        秦家人所有人听完秦香莲的话,对秦烟媚一家更恨之入骨。

        没有龙傲招惹庞四海,他们秦家早就与禅海贸易商会扯上关系。

        “不是这家坑爹货,庞会长怎会取消合作?”

        “哪怕拿他们一家的命来换,也要取得庞会长原谅!”

        “抓住他们,押他们到庞会长面前跪下认错...”

        听着秦家人难听入耳,伤透心的说话,秦烟媚浑身发抖,心痛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