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品狂婿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欢迎来战

第七十六章 欢迎来战

        秦香莲人多势众,一言不合就会动手。

        为了送受伤不轻的父母到医院接受治疗。

        除却跪下。

        她有其他选择吗?

        没有!

        秦烟媚憋屈不已,不顾张秋萍两人阻止。

        扑通!

        给秦香莲下跪。

        她两手按着大腿,屈辱的低头求情,“香莲,求你大人大量,让我送父母到医院治疗!”

        听着女儿颤抖的声音,张秋萍和秦政寒心痛难耐,眼中泛泪。

        不是他们没用。

        女儿怎会给秦香莲跪下?

        “不好意思。”

        秦烟媚给自己跪下,秦香莲笑容灿烂,挤眉弄眼羞辱,“我现在又反悔了。”

        “秦烟媚,你能拿我怎么着?”

        从一开始。

        秦香莲就没打算让秦烟媚送父母到医院治疗。

        要求秦烟媚跪下。

        只是为了更好的羞辱罢了!

        “秦香莲,你说了,我跪下,你就让我父母到医院治疗的。”

        秦烟媚站了起来,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怒视秦香莲,“你,你怎能说话不算话?”

        一旁看戏的秦昊,仿佛看白痴般看待秦烟媚。

        香莲要是同意你的请求,那就怪了。

        连抽了秦烟媚几巴掌,抽得秦烟媚嘴角溢血,俏脸红肿,秦香莲甩了甩发红的手,“我不光说话不算话,我还抽你了,你怎么着?”

        “你咬我吗?”

        秦香莲如此嘚瑟,被抽得披头散发的秦烟媚,恨不得将其弄死。

        然她知道,自己没能耐。

        秦烟媚恨透了自己,又无法干掉自己,秦香莲心情畅快到了极点。

        她指向秦烟媚,顺势道出公司账目问题,“秦烟媚,我昨天查公司账目,发现欠账三百万。”

        “这笔账是你经手的,三百万上哪去了?”

        听到这话,秦昊就知道自己妹妹要栽赃嫁祸。

        “庞会长给我的支票,我放在办公室抽屉。”

        秦烟媚清楚记得,那天被强行带回秦家之前,支票就放抽屉,她极力反驳,“只要问姜茹,就一清二楚。”

        为了引出姜茹,秦香莲费尽脑汁找话题。

        谁知秦烟媚主动提及。

        这让她开心得不行。

        秦香莲心中激动,脸上却尽是怒火,“问姜茹?你好意思提她?难道你不清楚,她两天没回公司吗?”

        “我在你办公室工作多天,有没有支票,我秦香莲会没看到?”

        她的先声夺人,让秦烟媚一时间不知如何反驳。

        秦烟媚一阵心慌,内心嘶吼,不会的,姜茹不会这么做。

        她不会拿走支票...

        只是她没有拿走支票,为什么不回来?

        “秦烟媚,我警告你,今天之内没能补上三百万货款,你就等着坐牢去吧!”

        看出秦烟媚心乱了,秦香莲咄咄逼人。

        片刻过去。

        秦烟媚一家被扔了下楼,成为众人指指点点的对象。

        秦烟媚以为拿出家里全部钱,补上三百万,秦香莲就会大发慈悲,送父母到医院治疗。

        感情她想多了。

        秦香莲收了钱,就把她一家扔下楼,任由小区住户欣赏。

        “咦?这不是张秋萍家吗?他们也太惨了吧?”

        “怕不是那上门废物招惹了人,害了张秋萍一家。”

        “不对啊,那两人是秦家兄妹!”

        “会不会是秦家故意整的张秋萍一家?”

        围观的住户,你一言我一语,却没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

        “各位,我知道你们好奇,他们一家为什么遭罪了。”

        秦香莲一脸怒气冲冲,为大家解释,“因为张秋萍女儿利用职务,贪污了三百万。”

        “她以为做得很干净,殊不知被我查出来了。”

        她走到秦烟媚身边,压着声音嘲讽,“我说过,让你们一家在禅城区没有立脚之地,就不会食言!”

        “秦香莲,你血口喷人,我没...”

        秦烟媚尖叫反驳,但话没说完,就被秦香莲抽了一巴掌。

        “哎哟我去,看她清清纯纯,没想到这么坏。”

        “上次啊,我看到她挽着别的男人进酒店呢!”

        围观的住户也不管真假,落井下石凭空捏造,诋毁秦烟媚。

        这边车上。

        秦铭和看到情况不对,急忙提醒老二秦铭泽,“出,出事了,香莲他们太过了。”

        顺着秦铭和指的方向,老二秦铭泽看到凄惨不已的秦政寒一家子,嘶的一声倒吸凉气,“大哥,要不要上去劝劝?”

        “劝?怎么劝。”

        秦铭和很头痛,老爷子同意他找事,但没说过把人家弄得这么惨啊。

        他该怎么办?

        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同时。

        庞四海座驾停在了秦烟媚一家不远处。

        龙傲下车就看到张秋萍和秦政寒伤痕累累躺地上,秦烟媚披头散发,俏脸红肿坐地上。

        秦香莲在旁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说着秦烟媚一家的不是。

        秦烟媚一家对他就算再差,也容不得别人欺负。

        秦香莲,你,该死!

        龙傲心中怒吼,身影一闪就冲到秦香莲身边,反手抽出一巴掌。

        清脆的声响徒然响起。

        秦烟媚和秦昊等人只是眨了眨眼,就发现秦香莲突然飞出三四米。

        至于秦昊和其余十人,龙傲没动手教训,却记住了他们。

        “庞会长,帮我送龙傲岳父岳母到医院!”

        顶着面具的龙傲,招来庞四海将两人搀扶上车安置。

        难得有讨好龙傲的机会,庞四海浑身一颤,拍打胸口承诺,“龙少请放心,我一定把两人送到医院。”

        “安排最好的治疗!”

        随后,庞四海带走张秋萍两人。

        围观的住户,第一次看到庞四海本人,吓得不轻,生怕庞四海事后报复。

        龙傲走向秦烟媚,将其搀扶起来,“秦小姐,你打算怎么对付这帮人?”

        “只要你开口,我不介意帮你教训他们。”

        秦烟媚现在没有报复的念头。

        打了秦昊等人,她父母就会好起来吗?

        她心如死灰的摇头,“不用了,我想去医院看我爸妈。”

        龙傲没纠缠教训的事,陪同秦烟媚离开。

        只是。

        没走出两步。

        身后传来怒吼。

        “打了我秦昊的妹妹就想跑?你他么给我站着。”

        然龙傲没有回头,冰冷彻骨的声音自嘴里传出,“我龙傲天,龙门实业地产老板。”

        “欢迎来战!”

        冲上前的秦昊听到这话,吓得双腿一软,直接就趴地上。

        爬起来后,他憋屈的带上昏死过去的秦香莲离开。

        ...

        竖日清晨。

        龙傲天离开不久。

        一身寒酸衣服的龙傲,就来到张秋萍和秦政寒病房外。

        门外长椅上,秦烟媚一夜没合眼,样子憔悴不已,挂着早已风干泪痕的俏脸有些苍白。

        “他,他们没事吧?”

        龙傲看了眼病房,走了上前询问秦烟媚,“医生怎么说?”

        昨夜陪同秦烟媚到早上的人是龙傲天,不是龙傲。

        他得假装什么都不清楚。

        秦烟媚抬头,空洞无神的双眼看向龙傲,语气说不出的冰冷,“你来干什么?”

        这反问。

        龙傲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