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品狂婿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疯子

第九十四章 疯子

        市一医院内。

        张秋萍和秦政寒私人病房,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两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病房是庞会长给我们开的,你们也敢闯进来?”

        沙发上,身体康复不少,仍然打着点滴的张秋萍,看到两个死爹妈模样的男人闯进来,脸色立刻就不好了,一下子没了食欲,“你们俩嫌命长了是不是?”

        “信不信我庞庞会长弄死你们呐!”

        她趾高气扬指向两人,“还不赶紧滚?”

        住医院这几天,探望的好友知道她是庞四海送进医院后,对她唯唯诺诺,讨好得不行。

        张秋萍享受了几天的讨好,这会儿就飘了。

        身体伤势相对严重,吃过东西躺床上的秦政寒,一眼就看出对方一脸不善,搞不好是找麻烦来的。

        张秋萍开口就趾高气扬威胁人家滚蛋。

        要是两人真找麻烦。

        他不敢想象,两人会不会动手揍自己!

        想到家被砸那天。

        他不受控制的颤抖和恐惧。

        “你们就是秦烟媚父母,张秋萍,秦政寒?”

        两人其中一个,眼角有疤痕的男人,冰冷的眼神扫视张秋萍和秦政,“本大爷没啥耐性,赶紧跟我走一趟。”

        他急性子,对方超过特定时间都没有回应,就会出手给予对方教训。

        至于教训结果。

        死活不论!

        另一个笑容阴恻恻的男人,破铜锣嗓子说话刺耳,“喂,你们没听见我大哥说什么吗?”

        “最好听听话话赶紧走。”

        “省的时间长惹怒了我大哥,要你们生不如死!”

        阴翳男人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样,上前拿了个苹果,往衣服擦了擦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张秋萍看到这一幕,气不打一处来。

        这两人要翻天了。

        一声不响进来不说,出言不逊,还拿她苹果吃。

        当她不存在?

        张秋萍鼻孔朝天,哼了一声,“我们秦烟媚父母又怎样,为什么跟你们走?”

        “倒是你们两个垃圾,进来就哔哔叫,不知道毁心情?”

        她冲对面而坐的阴翳男人叫嚷,“垃圾,我这苹果全是外国进口,一个就几十块钱。”

        “你吃了我一个,一百块,立刻给...哎哟!”

        张秋萍话都没有说完,就被苹果砸得痛苦哀嚎。

        拿苹果砸向张秋萍的阴翳男人,两腿搭上桌子,一脸玩味看着张秋萍,“他么的臭婆娘,老子吃你苹果,又不是吃你豆腐,你瞎哔哔什么?”

        “再说老子吃你苹果,是给你面子,你他么敢问老子要钱?”

        他从没见过这么逗的蠢女人。

        也是因为张秋萍蠢,所以阴翳男人没有计较。

        被苹果砸黑了眼眶的张秋萍,终于知道对方来者不善,立刻就怂了。

        吓得瑟瑟发抖。

        然秦政寒发现情况不妙,拔掉手背针头,忍痛起床走到了张秋萍身边。

        他就算害怕,还是张秋萍老公。

        这会儿老婆被人欺负。

        作为男人。

        他得站出来。

        “别和他们浪费时间,赶紧打断一条腿带走。”

        这时,眼角带伤疤男人没心情等下去,招呼阴翳男人动手。

        两人不急不慢走来。

        “这是医院,你,你们别,别乱来。”

        看到两人没有停下的意思,秦政寒一脸慌张。

        这两人不怕威胁。

        这下子完了。

        要被抓走了。

        “救...”

        恐惧不安的张秋萍,扯着嗓子呼救的话没说完,就被阴翳男人抽巴掌打怂。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秦政寒和捂着脸的张秋萍,不敢有任何反抗,很听话地主动离开。

        走在前面的阴翳男人打开了门。

        只是。

        下一秒。

        龙傲就出现在阴翳男人面前,同时看到畏畏缩缩,一脸惊慌的张秋萍和秦政寒。

        两人身后那眼角带伤疤的男人,他也看到了。

        张秋萍看到龙傲,大喜过望,不过很快就满脸失望。

        她心中对龙傲鄙夷到了极致。

        和龙少相比,他就是垃圾,废物,窝囊废。

        这窝囊废看到她被威胁又怎样?

        难道能够比得上前几天从秦香莲手中救下她的龙少?

        “男的留给我,女的你们带走。”

        龙傲无视阴翳男人,分别指向秦政寒和张秋萍,冲两人身后的男人开口,“大家奉命行事,行个方便。”

        张秋萍是死是活,与他无关。

        他的任务,带秦政寒到济世堂谈合作。

        仅此而已!

        秦政寒被龙傲的冷漠冷血吓一跳,心中狂颤。

        这还是刚入秦家门的窝囊废吗?

        不等秦政寒开口,张秋萍忘了记恐惧,冲龙傲破口大骂,“废物,垃圾,窝囊废,我是你岳母,你让人带我走?”

        “你个垃圾,是不是看我这一年经常羞辱你,所以安排他们过来对付我?”

        “你好哇你。”

        她认为阴翳男人两人就是龙傲安排的,冲龙傲大吼大叫,“这件事我一定告诉烟媚,要她休了你这废物,垃圾...”

        听着张秋萍的怒吼,阴翳男人一脸懵逼。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他压根不认识门口的人好吗?

        眼角带伤疤的男人,因为龙傲出现拖延了时间,心情很不好。

        他两手抓住秦政寒和张秋萍后颈,“女的带走,男的也要。”

        “滚开!”

        谈不拢,那就动手咯!

        龙傲嘴角上扬,动作快如闪电,握住阴翳男人喉咙,将其推回病房。

        张秋萍和秦政寒没发现龙傲怎么动的手,眼角带伤疤的男人却看到。

        他带着秦政寒两人退回了进去,一脸警惕盯着龙傲。

        “放开我兄弟。”

        眼角带伤疤的男人,阴沉着脸开口。

        然龙傲没有回应,直接卸了阴翳男人一条胳膊,骨头断裂的声音明响刺耳。

        “疯,疯子,你是疯子...”

        阴翳男人无比痛苦,他见过狠人,却没见过这么狠的。

        “停手,你给我停手!”

        看到龙傲准备卸下自己兄弟另一条手臂,眼角带伤疤的男人满脸阴沉,用力掐住秦政寒和张秋萍脖子,“你若敢动手,我断他们脖子。”

        龙傲怎么突然就牛逼哄哄,张秋萍一点不在乎,只知道自己被掐着脖子很难受,就要死了。

        她瞪着双眼扯着嗓子叫唤,“废物,没听到人家说什么吗?”

        “松手,你赶紧松手啊?”

        她怕了。

        她真的怕龙傲不听劝,任由对方弄死自己。

        只是秦政寒从头到尾没有开口,带着恐惧症注意龙傲一举一动。

        龙傲眸子冷漠如水,毫无感情可言,出手之狠,卸下男人另一条手臂。

        “疯子,你他么就是个疯子!”

        又被龙傲卸下另一条手臂的阴翳男人,额头青筋暴起,痛苦哀嚎还不忘大骂龙傲是疯子。

        岳父岳母在自己兄弟手中还动手。

        这他么不是疯子是什么?

        龙傲掐住阴翳男人的手缓缓升起,说话言辞残忍吓人,“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放人他可活。”

        “当然,你也可以杀了他们。”

        “事后我会杀你为他们。”

        “报——仇!”

        报仇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阴翳男人被龙傲掐住脖子提在半空,呼吸困难,不断挣扎,绝望的对眼角带伤疤的男人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