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富可敌国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醉打仇公子

第二十四章 醉打仇公子

        林玥冰冷的眼神往仇适脸上一扫,脑海里就浮现起一位身着铠甲的老人来。那人面容严肃,自是有一种极有威慑力的不怒自威。

        那人腰间佩戴了一把宝剑,剑柄上的“薛”字很是醒目。

        林玥心里窃喜。

        这一下,总算是知道仇适那贼人心中的顾虑了。原来,仇适那个混世i魔王也还是有惧怕的人,比如他此刻所想着的薛阎i王。

        林玥在第一世之时,是听师父跟她提到过薛阎i王的。

        薛阎i王本名为薛笙,年轻时,曾和他的伯父、父亲、以及叔父等人一起,领军在俨州戍守。

        在薛笙二十一岁的那年,琉原国的一些海盗,时常会来侵i扰俨州某海一带的百姓们。

        那时的皇帝,是前朝的最后一位皇帝。那皇帝集中精力在对付北边的敌军们,在位十多年,几乎年年都在和北边的敌军交战,很是劳民伤财。

        这么一来,最终就引起了严重的统zhi危机。弄的是北边的某些人举兵叛i变了,西边的那些人们一得知某些消息,便也积极参加,带动全国各地的将士们纷纷叛i变。

        一时之间,便出现了群雄割据的局面。

        那时陆景烁的祖父他们几兄弟,本都是领军在北边戌守的将i领。跟着他们作过战的将士们,在他们齐心协力的赶走了北弩贼子之后,就一路往南,前往晟轶皇朝的国都——晟洛城。

        因为那些将士们,都想拥立陆景烁的祖父为王。

        而那时南边俨州之地的将士们,正在薛笙等人的带领下,抗击琉原敌军。

        还不待俨州刺史大人的奏折送到皇城呢,那个前朝皇帝乘坐龙舟下江南,路途中就被人给刺死了。

        至于前朝皇帝的死因,至今都是一个谜。

        陆景烁的祖父一回到皇城,就听说了南边的薛笙他们,在领军抗击敌军的事。这一下,就赶紧带着将士们赶到南边,及时帮助薛笙他们抗击琉原国的敌军。

        前朝皇帝都被刺死了,薛笙他们领军作i战,全靠俨州百姓们为他们提供粮草等物。而前朝皇帝对人民奴役征敛十分苛重,不管是南边还是北边,生产都遭受到了严重的破坏。

        能拿出来一些粮食,实属不易。

        再加上那阵子各地人民都在起义,除了俨州而外,其他地方的人们收的粮食,也不会给薛笙他们送到俨州来。

        好在薛笙他们不负众望,那一战,以150艘战船、一万多将士,远航千里,直至琉原国某地。歼i灭琉原敌军数万,俘虏近五千,捣毁敌军战船几百艘,还活捉了某位敌军1统i帅。

        薛笙把敌军1统i帅带回到俨州,关进囚车里拉到街上游行。不给那贼人吃,也不给那贼人喝,最后在太阳底下暴晒到昏厥。

        好好儿的一个俨州,因为琉原人发动的那场战争,导致他们的生产和生活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薛笙他们很是咽不下那口恶气,他就把那位敌军1统i帅给斩首示众了。当时,全俨城的人们,差不多都是跑到街市上去观看了的。

        自那之后直到如今,琉原国的人们,都再也没敢打俨州这边的主意了。

        而且就是在薛笙他们打了胜i仗之后,新的琉原国君来到景熙国,亲自给太祖皇帝赔罪,并愿意俯首称臣。

        太祖皇帝倒也心胸宽广,没和新的琉原国君计较从前的事。但是,还是在大殿之上立下了新的规矩。

        说是大家最好友好相处,便可相安无事。

        若是有人敢食言,那他就是拼上一条老命,也不能再让他的子民们受人欺负!

        新的琉原国君赶紧诚恳的表态,说是他们一定会遵守约定,绝不会再做伤害他人的事。

        这么一来,太祖皇帝听了,便高兴了。也就送了好些宝物给新的琉原国君,还允许他们派人来景煜城求学。

        薛笙被人们称为薛阎i王,其实是有两个原因的。

        一是薛笙那人谁都不怕,又脾气暴躁,特别的讲原则。他做事只讲理,对事不对人。要是你做的不对,伤害了人,那你就是天王老子,他也敢跟你拼命。

        反之,他要好起来的时候,心肠也挺好。

        从前薛笙在俨州任节度使期间,有一年,发生了水灾,百姓们的收成减少了许多。薛笙看了很是心痛,就把自家的粮食拿出来,分给了灾民们。

        再就是跟着他出去作战过的将士们,他都是没亏待过谁的。

        当时薛笙要是愿意,他大可以在俨州为王。甚至可以领军北上,去跟陆景烁的祖父他们一争高下。

        可薛笙并未那样做。

        薛笙带着将士们,直接拥护陆景烁的祖父称帝。甚至在陆景烁的母亲,嫁给陆景烁的父皇之后,还自觉的让薛家的人们都辞官了。

        即便是有在朝为官的,也没再拥有太大的权力。

        但是不管是谁来俨州做官,薛家的后人们,都有监管的权力。俨州毕竟是薛家的人们领军打下来的,谁要是敢在俨州搞破坏,他们就不答应。

        林玥在第一世之时的师父,是这样说给她听的:

        “也许他们是说的薛笙是俨州王,就叫薛俨王。有些人听了,会错了意,以为他们是说的薛阎i王。不过在北边的人们,确实是说的薛笙是薛阎i王。”

        林玥一下子就明白了仇适的想法:

        他们在俨州做了坏事,眼看着俨州这边就要举办一场大型的马球赛了。薛笙的后人们肯定也会跟着过来。

        这一下,他们只要查出了某些事,就不会放过某些做了坏事的人。

        到时,就算仇适的老爹是皇上,只怕也保不了仇适的性命。

        林玥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欣喜。心想:自己带着菱花铜镜伴君好运系统而来,还是挺有用的。

        最起码的,她这会儿知道了仇适心里的想法,正好就可以在逃出去之后,想方设法的,把仇适他们做的坏事说给薛笙的后人们听。

        把某些细节跟陆景烁提一提,就不愁他不会说给他的外祖父听。

        仇适一步步走近林玥,伸出右手去扣林玥的下巴。

        林玥怒视着仇适,只想把他撕了!却见一道细细的亮光闪过来,刺在仇适右手上。很快的,她听到仇适“啊哟”的惨叫一声,他那被刺伤的右手渗出了血迹。

        由于石门已经被仇适他们给打开了,就着室外照来的亮光,林玥已经看清,仇适的手受伤了。流出来的血,是紫黑色的毒血。

        会使用暗器,还会在飞针上涂抹毒i药的人,想必也就是陆景烁他们了。

        在林玥第一世之时,她就知道,陆景烁擅长使用暗器。不管是飞刀还是飞针什么的,都用的很娴熟。

        如若不然,从前在她和陆景烁去了迎花楼之后,在那种情形下,她也不能安然无恙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