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科幻小说 - 漫游在影视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我余欢水,以理服人

第三百九十二章 我余欢水,以理服人

        正事?还有正事?

        甘父甘母甘虹呆呆望着守住门口的疯子。

        林跃左手夹着香烟,右手拿出装在兜里的旧手机,解锁屏幕调出一段录音。

        “水,有个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

        “甘猛不是跟孙佳好上了吗?我爸妈对她也挺满意的,想尽早把婚事定下,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好事啊,甘猛早点结婚,二老还能趁着年轻帮他带带孩子,弄孙为乐,颐养天年。孙佳父母说什么日子举办订婚仪式了吗?”

        “订婚仪式什么时间举行都可以,现在父母头疼的是孙家要求的礼金。二十万不是个小数目,你也知道,爸妈刚买了房子,手里的积蓄全花光还借了朋友十几万块。”

        “甘虹,你的意思是……咱们是夫妻,爸妈和甘猛都是我的家人,有什么话不用拐弯抹角,直说就是。”

        “你和大壮上次出车祸,保险公司那边不是赔了十八万块钱吗?再加上我们手里的积蓄,我想在银行放着也是放着……不如拿出来给爸妈救急,先帮甘猛把婚结了,等他们日子步上正规,再一点一点还给我们,你看怎么样?”

        “可以啊,爸妈什么时候用?”

        “尽快吧。”

        “这样,后天周末,我去银行取出来给爸妈送去,晚上呢,再叫二老和甘猛出来吃个饭。”

        “水,你对我真好。”

        “那必须的,当老公的不对老婆好,难道去对外人好啊。”

        录音播放结束,客厅里鸦雀无声,只剩酒水由餐桌边沿坠落拍打地面的滴答声。

        甘虹定定看着林跃。

        九年前她爸还没升官,手里的积蓄都拿来买房子了,而孙佳父母那边催的紧,希望俩人早点把婚事办了。她妈知道余欢水和大壮发生车祸后,保险公司那边赔了一笔十八万的补偿金,便要她去和余欢水说,看能不能借钱拿来这边救救急,先把甘猛和孙佳的婚事办了。

        她去说了,余欢水也同意的,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余欢水会把当时的谈话内容录下来。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会在那个时间点借钱并录音的?

        “我的岳丈老泰山,这个钱你们借去九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我?”林跃看着像竹竿一样站着的甘父。

        一如电视剧里余欢水和甘虹说的,十年前的今天,他一个人住的房子比甘家四口人都大,他一个月挣的钱能抵甘虹半年工资,两人结婚后他不行了,而甘家时来运转,甘父升官了,甘猛也跟着狗仗人势,耀武扬威。

        但是即便现在他们一家住着大house,开着丰田普拉多,对于从余欢水那里借的十八万块钱,却像是忘记一般。

        甘父不说,甘母不说,甘猛不说,孙佳更不会说。

        余欢水不敢问,他怕惹恼甘虹,余欢水不能问,站在小辈的角度开不了口。

        这钱……就这么黄了。

        余欢水没胆子要,林跃有啊,他张得开嘴,抹得开面,更下得去手,而且他“伪造”的证据比真的还真。

        在林跃看来,对付这种王八蛋家庭,先礼后兵远不如先兵后礼。

        “十年前你妈住院从我那儿拿了一万多块钱,你爸给大领导送礼,你拎走了我当时收藏的一对生肖茅台,买新房后购买装修材料我出了一万五,甘猛买第一辆车一万二,他在ktv跟人斗殴被抓进派出所,是我保他出来的,当时还交了三千块罚款,孙佳坐月子买营养品六千……这些钱,我不要了,留着钱给你这王八蛋弟弟和婊子弟妹看医生吧。”

        “不过那十八万属于车祸赔偿金,是我的个人财产,你们一个月之内要是不还给我,咱就法庭见。”

        甘父的脸像缓慢崩塌的山一样由严厉滑向尴尬,从未想到那个一家人谁也瞧不上的女婿把这些帐都记在心里,平时看起来庸庸碌碌窝窝囊囊,关键时候拿出那怼得他们一家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跃不关心他们心里想什么,找到相册,点开一段剪辑过的视频往桌上一丢。

        “看看吧,你们女儿干的好事。”

        画面里的甘虹撑着一把伞步入大雨中,上了一辆本田crv的副驾驶,镜头一闪,是一男一女在车里拥抱的景象,紧随而来的是第二段录音。

        “喂,你有事吗?”

        “你没在公司吧?”

        “外面下雨了,我这不是想早点下班去接孩子嘛,今天路上肯定特别堵。”

        “行吧。”

        通话中断,视频也来到末尾。

        甘父和甘母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心情十分复杂,他们确实横竖看余欢水不起,也确实想女儿跟余欢水离婚,但是他们无法接受女儿以极不光彩的方式中止这场婚姻。

        他们也是要脸的呀!

        怪不得余欢水要打她,这是把老实人逼急了。

        “余欢水,我跟你没完!”

        甘虹以为他只拍了她上黑色本田crv的一幕,毕竟当初在家里,恼羞成怒状态下的余欢水曾放给她看,回到娘家冷静两天后,她彻底放松下来,因为那段录像说明不了什么。

        上黑色本田crv就一定是出轨吗?不能是谈商务合作,或者聊同学会的准备工作吗?余欢水给她看的东西拿到法庭上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然而事实却是这个以前被她玩弄于鼓掌间的男人留了一手,不仅拍到了她走进本田crv的一幕,还用镜头捕捉到她跟前男友在里面亲热的画面,完了打电话中断他们的好事后又对通话录了音。

        “没完是吧。”林跃冷冷地看着对面的女人:“我的话讲完了,你们可以报警叫人来抓我,我把人打成这样,起码得拘留15天,还要赔礼道歉加罚款。”

        他这么一说,甘虹反倒不敢报警了。

        甘父的嘴角不断抽动,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婿发起狠来是又阴险又恶毒。

        报警?

        报了警是能为甘猛、孙佳和她媳妇博一时痛快,可是一时痛快过后呢?

        女儿出轨在先,还带走人家的儿子,中秋节也不让见面,完了女婿找上门,既要儿子又要债,后面双方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结果一家人都没打过对方一人。

        他在体制内好歹是个领导,又是上了年纪的人,这事真要传到熟人耳朵里,他跟媳妇儿的老脸还往哪儿搁?

        “不报是吗?我可没拦着你们不让报警。”林跃把桌上的刀子收起来,转身从茅台酒的礼品袋里取出那份没有签成的离婚协议书和签字笔丢到甘虹面前。

        “签吧,今天你要不把这协议签了,这110,你们不打,我帮你们打,而且给自媒体的稿子我都写好了,别人中秋节一家其乐融融,这个小区某户人家的中秋节,女婿开了小舅子的瓢,扇了弟妹巴掌,差点没把丈母娘弄死,这个噱头够不够吸引眼球?”

        孙佳抱着她的宝贝儿子缩在墙角,甘猛缓过一口气来,呆呆看着那个曾经可以百般羞辱的窝囊废。

        这事儿真传出去,舆论会站在谁一边?一向强势,欺人太甚的甘家一边,还是任劳任怨围着老婆孩子团团转的余欢水一边?

        答案显而易见。

        往后他们全家人走到哪里都会被指指点点,任人议论。

        “签!”说话的是甘父。

        “我让你签!”

        “不。”甘虹说道:“儿子是我的,余晨也不会跟你走。”

        林跃看了一眼茫然无措的余晨。

        “孩子的事以后再说,今天你先把离婚协议书签了。”

        甘虹看看气得浑身发抖的甘父和一脸颓然的甘母,拿起签字笔咬着牙在离婚协议书签上自己的名字。

        她知道,从今往后那套房子是跟她没有关系了。

        甘虹签字完毕,林跃拿回离婚协议书,感觉憋在心里的怨气出了不少。

        “想用老子的房子养野男人?白日做梦!”

        说完这句话,他无视甘虹狠毒的目光,转向甘父。

        “钱呢?”

        “我一时拿不出这么多。”

        “那打个欠条吧,甘先生。”

        林跃改口改的很自然,甘父听得很不自然,但是事情走到这一步,他只能按照林跃的意思办,不然撕破脸,甘家以后的生活将变得一团糟。

        甘父拿起签字笔,手因为愤懑微微颤抖。

        “哦,别忘了注明利息,我吃点亏,就按……银行同期利率算吧。”

        “余欢水,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进你大爷的尺。”林跃抄起桌上的小碗啪的一声摔在地上:“那些钱是老子准备求得大壮他妈原谅后给她养老送终的,结果被你这两个老不死的弄去给那个杂种结婚用,整整九年别说提,连个屁都没放。”

        想到大壮母亲已经死了,他心头火起,猛踹了甘猛几脚,换来两声杀猪般的惨嚎。

        “不写是不是?好,我不介意在媒体面前哭诉大壮的母亲在大壮死后日子过得有多么可怜。”

        余欢水做的出来,他绝对做得出来。

        甘父怕他那么做,也怕他把甘猛踢死,再不敢刺激他,在纸条写下欠余欢水十八万元九年未还的事实,并承诺会在一个月内归还欠款和利息。

        离婚协议签了,借条打了,系统也认定这个中秋节过得足够热闹了,再在这里呆下去便只剩不爽了。

        他收好离婚协议书和借条往外面走去,经过置物柜的时候把那两瓶茅台和小拉很自然地拎起来。

        “这是我买来孝敬岳父和岳母的,很可惜,你们不是。”

        甘父顿觉心口一闷,人瘫倒在椅子上,边喘粗气边哼哼。

        这是早就算计好了呀……

        他肺都快气炸了,余欢水……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他是这样的人呢?

        林跃头也不回地走出客厅。

        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把余欢水受的气也给甘家人尝尝,比较余欢水这十年来的忍辱负重苟且生活,甘家人今天的遭遇算个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