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520 - 科幻小说 - 临死前想杀个神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交易达成

第二十一章 交易达成

        使徒的事情说来话长,程依一在中途不住地打哈欠,被赶上楼睡觉了。纪幽竹在院子里,客厅里就只剩下了主人程海,还有目瞪口呆的徐秋凡。

        “你是说,像上次那么强大的怪物,还有六个?”

        “准确的来说,五个半。”程海纠正道。

        无尘这个凑数的应该不能算一个。

        “让我缕缕……”

        徐秋凡端起了杯子,杯底和杯垫撞击出“咔咔”的声响。

        艰难地喝了半杯水,他将手指举起,一个个地掰着数:“你是说,这八个高级判官水平的存在,你先杀了一个,然后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开了会。出来之后又杀了一个,昨晚又跑进去开了一次会?”

        “额……大概是这个意思吧。”程海忽然老脸一红。

        “他们难道没人发现?”徐秋凡难以置信。

        “额……运气好吧。”程海挠挠头。

        谁让男巫正常形态看着也是个凡人呢?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使徒,他早露馅了。

        “敢问高人何方神圣?”徐秋凡半开玩笑地抱拳道。

        “别闹,反正我说的是真的。现在血月和恶魔合作,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所以才想让你下去找负责的人过来。”程海皱眉道。

        “不是,我有点好奇,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修炼的?”徐秋凡跳过了问题的重点。

        “大概,就是上次见到你之后吧……”

        “一个月前?”

        “差四五天这样到一个月。”

        “李奶奶的!”

        徐秋凡一拳捶在了桌子上,咬牙切齿道:“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修炼的吗?”

        “十岁?”

        “八岁啊!”

        徐秋凡激动道:“老子当年是村里公认的修道奇才,勤奋修炼了十六年也才混到了个捕头水准。你和我说你一个月内从无到有干死一个判官?”

        “嘘……小心隔墙有耳。”

        程海指了指周围,徐秋凡这才注意到,店里居然还布置了一个隔绝法阵,品级还不低。

        “我服了……”

        事实摆在眼前,徐秋凡只能无力地瘫在椅子上。

        苦茶入喉心作痛,秋凡悲伤谁人知。

        程海试图安慰道:“你别这样,人类的力量是有极限的,我这种开挂的玩家是不能作为比较对象的,你已经很强了。”

        “人话?”

        徐秋凡白了他一眼,那幽怨的眼神,风情万种。

        好气啊,辛辛苦苦练了十几年的号,好不容易步入了中级区的行列。结果发现vip玩家刚入坑就人手一把屠龙宝刀,这能玩?

        “好了,别气了,这个城市需要你。”程海好言相劝。

        “我能干什么?”

        徐秋凡黯然道:“下面前几日派上来一个巡检,估计已经发现了这事。那个人身为阴身,下去也比我方便,我顶多去报个信。”

        “巡检……你对他们了解吗?”程海问道。

        “偶尔见过一两个,但不熟。毕竟,在认识你之前,这里一直没有什么大事情发生。”徐秋凡道。

        程海:“……”

        硬要说,这件事情的起因还是恶魔一侧和使徒一侧在争夺圣教的宝物,就算没有他带节奏,这件事一样会发生。

        但被他这么一说出来,总觉得有点玄学。

        “那还是别把我供出来吧,到时候我处于暗处,以防出了岔子。”程海认真道。

        “知道了……”徐秋凡不耐烦道。

        反正这次他也就和上次一样,吃个瓜,看……好像这次也没戏看。

        “还有件事。”

        程海又说道:“反正你这次也是打酱油,再帮我个忙吧。”

        “什么叫也是……”

        徐秋凡被戳到了痛处,但只能无奈道:“说吧,欠你的。”

        “我想去往生街找个叫楚璇的妖精,你能不能去帮我打听一下?”

        “打听?你自己找信使不就好了吗?”徐秋凡疑惑道。

        “没钱……”

        “……”

        “我也不是白要你的,你们的阴功不是认牌不认人吗?你把你的捕头令牌给我,我这段时间干几票大的,包你死后升官发财。”

        “呸!不吉利!”

        徐秋凡啐了程海一口,哪有做交易往死里说的。

        “额,总之大概这个意思吧。”程海挠头道。

        他身上还有个S级神降资格,怎么说也能干掉一个大家伙。

        这次事情不是他挑起的,怎么也能硬攒一堆绩点。

        “你这是在钻规则的空子,这是要被鬼戳脊梁骨的。”徐秋凡义正言辞道。

        “那……算了?”程海挑眉道。

        “当然不能算了!”徐秋凡咳嗽了两声,说道:“不过还是悠着点吧,分我两只巡捕级的绩点就行了,判官我hold不住。”

        走后门也是得量力而行的。

        他知道自己修炼到死也达不到判官的修为,太贪心反而会坏事。

        “成交。”

        程海喜笑颜开。

        “对了,我现在有资格给你安一个鬼差的身份。你将多余的功德可以存储在你的令牌里,对你自己也有好处。”徐秋凡提醒道。

        “不用了,官身不好办事。”程海摇头道。

        从和阎王的谈话中得知,她们将规则看得很重。而这次的事件涉及到圣教,他们说不准会派人前来,如果他成为了鬼差,有些事情就不好插手了。

        “那随你便咯。”

        徐秋凡靠着椅背,身子向后扬了扬,看向后院的方向道:“那是谁?金屋藏娇了?”

        “腿部挂件,随时都会没的那种,所以得多看看。”程海隐晦道。

        “嗷~”

        徐秋凡会意地点点头。

        后院里,纪幽竹没由来地缩了缩肩膀。

        ……

        (小剧场)

        夜晚,萩海学院。

        纪幽竹精神饱满地走回了房间,便迎来了无良闺蜜劈头盖脸的询问。

        “第一天过得怎么样?”

        “怎么说……很不舒服。”纪幽竹看了看地板。

        “正常,第一次都会不习惯,久了就好。”林羽沐点点头,一副我懂的表情。

        “你正经点!”

        纪幽竹在她某个柔软的部位拍了一下,说道:“不是那种不习惯,就是感觉……他看我的眼神……”

        林羽沐怪叫一声,一脸不正经地凑上前道:“色色的?”

        “不是,还不如色……不是那种。”纪幽竹揉了揉太阳穴,说道:“就那种明明没有说话,却总感觉很伤自尊,日子过不下去了的那种。”

        “那还能离怎么的?这么曲折都熬过来了,凑合着过呗。”林羽沐摊手道。

        “你这……”

        纪幽竹还想抽她,又收了回手,挨着墙壁坐好,低声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在修炼时,人的五感会变得比平时敏锐。再加上程海下午的谈话没有刻意避着她,她也大概明白了他为何会一改态度,主动收她为徒。

        这个世界,还是太危险了些。

        “咋了?”

        见到纪幽竹这个样子,林羽沐也收起了玩笑之心,去安慰道:“没事没事,他欺负人,大不了咱不去了。”

        “没什么。”

        纪幽竹摇摇头,强笑道:“下次,我会保护你的。”

        “你这……”

        忽然这么一正经起来,林羽沐反而尴尬了。

        “真肉麻。”

        “嘿嘿。”